旅行計劃方法分享之二:交通篇

Posted on Updated on

市內交通安排示例
市內交通安排示例

決定了去旅行的行程大綱後,接下來便是必不可少的交通安排。要在這方面花時間的原因,是外國的交通往往不如香港或其它大城市般發達。有時交通班次太疏,或者不是每天開行,到了現場才發現就會延誤了行程,也可能會多了花費,所以在這方面下點工夫是值得的。

交通安排分為短程和長程兩類。短程是指市內交通。有地鐵或輕軌的城市最方便,在鐵路沿線亂走都不會有問題,是最輕鬆的玩法。乘巴士則較複雜。由於站名及路線繁多,我會先用 Google Maps 的路線規劃工具試找出發點與目的地之間的公共交通路線,找的時候一定要輸入當日預計上車或到達的時間,確保那個時段會有服務。Google Maps 通常都可以直接給出路線編號及上落車時間,中國國內的話就會改用百度地圖或高德地圖。若該處不是大城市而是較偏僻的小鎮,我還會試用 Google 街景看看巴士站是否真實存在,因為有時所謂車站不過是一小塊不起眼的告示牌,或者位置在地圖上畫偏了,預先看看環境見到站牌就可以比較安心。有些地方 Google Maps 沒有很詳細的公交資料,我會直接去找當地巴士公司提供的路線資料。在 Google 搜尋該地點名稱再加上 “bus route" 或 “bus map" 等關鍵字,通常就會找得到。此外我也會看看有沒有當地的地鐵或巴士路線的 app,尤其是打算隨意遊逛的城市,有了這工具就方便得多。若真的沒有甚麼公共交通,我才會考慮的士,因為的士雖然舒適,我卻覺得會減低了旅行的樂趣。

車票方面,WikiTravel 一般都會列出買票的方法、票種、票價等,去了幾次之後就會發覺來來去去都是那幾種形式。唯一要考慮的是要不要買套票。有些套票讓你在某段時間內任意乘搭市內各種交通工具,像一日通、三日通那類(搜尋關鍵字:城市名+"day pass"),通常只要每天乘幾次車就物有所值。而且用這個在大城市內亂逛感覺會很爽,因為你可以隨便跳上任何一輛市內巴士看它載你到哪裡去,也不用怕沒有錢乘車回來。有些地方會售賣一種車票連博物館入場證,價錢較貴,但進博物館不用另外購票或者有入場優惠,要視乎行程決定是否購買。有些大城市還會有像八達通那類的交通卡,如倫敦的 TravelCard、台北的悠遊卡、廣東省的嶺南通、深圳的深圳通、上海交通卡等。我認為買這些卡的最大好處是,當你很累想盡快回酒店的時候,不用在售票處數零錢排隊買票。

長程交通是指城市到市郊或城市到其它城市的交通。很遠距離的話當然要坐飛機,但如果是歐洲或中國大陸,我會盡量選擇火車,因為可以一路欣賞沿途風景,不像坐飛機那樣感覺疏離。歐洲的鐵路網絡很發達,火車也舒適。如果旅程中要坐幾次火車,我會購買一定日數的火車證。第一次使用火車證前要先到火車站確認 (validate) 車票,之後直接到月台上車。歐洲的車站不少採用開放式,沒有閘口。火車來時直接上車,安坐那裡等職員來查票就行。遇上要過穿過國界的路線,有時還要檢查護照,如果你不是通緝犯的話一般都不會有大問題。我買歐洲火車證會直接上 RailEurope 或 Eurail 網站,買完之後會有一封電郵確認信,信上有一個條碼或二維碼,印出這封信直接出發就可以了。前幾年去瑞士時也買過一種 Swiss Pass,可以限時任意乘搭瑞士國鐵,另加各市鎮內之海陸交通,方便得很。如果不想網上買票,也可以去找本地旅行社代辦,但通常要另加手續費。至於哪一種票種較便宜,我會按行程逐一計算比較,方法是在 Google Spreadsheet 列出各種方案並計算各自的總票價,有時可以因此省掉數十至數百歐元。

中國內地的動車和高鐵也相當舒適,但我在這方面經驗不多。我試過買 D 字頭車次的動車車票,也試過買 G 字頭的高鐵車票,都是現場購買,網上購票倒是沒有試過。記得不要買 K 字頭車次的票。有一次我在杭州買錯了,結果坐了好幾個小時才到上海,是為慘痛教訓。另外留意現在中國的鐵路採實名買票,買票或取票時要出示證件,不及歐洲那樣隨意。

無論是歐洲的還是中國的高速火車,都有所謂一等座和二等座的分別。我沒有買過一等座,但我覺得二等座已經相當不錯,而且一等座看起來也沒有甚麼顯著的分別。我自己的意見是不必把錢花在一等座上。

最後也說說內陸機。近年 TripAdvisor 多了一項有用功能,讓你一次過搜尋和比較多個中介網站的機票票價,相當方便。但有時直接到航空公司網站可能反而會較便宜,建議逐一比較。也有些地方搭內陸機像搭巴士一樣隨意。如澎湖或金門飛台北的航線,你會在機場見到一大班農民模樣的人在現場以現金即場買票,不用提早預訂。

有用工具:Google Maps、WikiTravel、Google Spreadsheet、TripAdvisor

旅行計劃方法分享之一:行程大綱

Posted on Updated on

我去旅行除了吃喝玩樂,更多時是為了探索世界。後者需要很多準備工夫,旅行時才能好好享受。

以前還沒有甚麼經驗的時候,我會去買一本像 Lonely Planet 那樣的旅遊書,訂了機票酒店就出發。但由於沒有自己整理過資料,到了當地才查書往往無所適從。這就好比學生們沒有消化好筆記中的資料,考試時空有印象卻用不出來,乃千古不易之理。雖說無拘無束有無拘無束的樂趣,但有些地方不去便覺終身遺憾,去到門口還是進不去就更是遺憾終身。有鑑於此,我便開始了寫旅行計劃書的習慣。

開始時都只是簡單列出每天要去的地點和次序。後來越做越詳細,加入了交通路線和班次、地圖、票價資料、開放時間、裝備清單等,甚至現在還有信用卡報失電話、電器插頭規格等等。到時一份印出來,另一份放手機,每天跟著這計劃走就行。行程中有適當的留白,便是隨處亂逛的時間。

Screenshot from 2014-01-12 01:01:56
我的旅行計劃書示例

寫旅行計劃書是對資訊素養 (information literacy) 的大考驗。有些人覺得很辛苦,我為了玩得盡興只好硬著頭皮去做,倒也樂在其中。通常在旅行前兩個月開始寫計劃書,旅行回來之後寫遊記,等於把旅行的樂趣延長了幾個月。

這個簡短的系列分享我計劃行程的一些經驗。這次先講行程大綱,之後會談到怎樣安排交通、住宿、及其它雜項。


我的旅行計劃大多是由一個虛無飄渺的構想開始的。例如,近兩年是太陽活動高峰期,所以我想去看一次極光。雖云這個高峰是近百年來最弱的一次,但如果錯過這個機會就要再等11年,所以今年無論如何都想去碰碰運氣,這就是我的構想。我對極光原理薄有涉獵,對觀看極光這活動卻毫無認識,只好向 Google 大神求教。

solar-cycle-24
今年的太陽活動高峰是百年來最弱,但錯過了就要再等11年。 (Credit: Hathaway/NASA/MSFC)

找資料好比做文獻回顧 (literature review),首先要知道有哪些關鍵字,而且旅行資料跟學術文獻一樣,最主要的資料都是用英文寫成的,所以一定要懂得用英文搜尋。北極光的英文除了 northern light 還可稱作 Aurora Borealis,於是我就以此為關鍵字先做一些初步的搜尋。

除了一般的搜尋外,也可以走走捷徑:在學術上有所謂「綜論」(review articles),意思是已經有人在這方面下過苦功了,將資料整理好了並分享出來供人參考。我們可以以此作為基礎,用以搜尋更進一步的資料。WikiTravel 就是這樣的網站,裡面有一個介紹北極光的專頁(詳見《Northern Lights – Wikitravel》),對於何謂北極光、在哪裡觀賞、注意事項等都有詳盡的解釋。下一步我會繼續在 WikiTravel 閱讀各觀賞地點的資料,過程中就會漸漸形成比較完整的概念,而這次我便決定以北歐諸國為首選。選定大約地點之後,我會在 Google Maps 上這幾處打星,看看它們的相對位置,例如點與點之間會不會離得太遠,再決定想把哪幾處包含到行程中。旅行地點至此大約就敲定了。

WikiTravel 上的極光專頁
WikiTravel 上的北極光專頁

之後便要收窄搜尋的範圍 (scope)。看極光的地方大多地廣人稀,不是任何時候想去便可以去的,還要看交通和住宿上有哪些選擇,與及當地除了看極光之外還有甚麼好玩。另外山長水遠到北歐也不想淨看極光,要順道遊一遊附近的大城市。這時候 TripAdvisor 便派上用場。此網站提供交通、住宿、旅遊點等等資料,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那些真正去過當地旅遊的人,會在網站上就該地點的各樣設施評分和給評論。有時在看這些評論的時候,發現某個地方配套很差,或者不值得去,或者發現就近還有其它有趣的地方,我便會修正我的行程大綱。

TripAdvisor 上用用戶評分相當有參考價值。
TripAdvisor 上用用戶評分相當有參考價值。

下次談談交通安排的細節問題。

有用工具:

Google Maps

WikiTravel

TripAdvisor

語言與思考

Posted on Updated on

讀小學時我發現了一個現象:有一段時間,我的默書成績很好,但只限中文或英文其中一科。如果某學期的中文黙書很好,英文黙書就會下滑。反過來如果英文黙書很好,中文默書也會下滑。兩科無法同時取得好成績。

中學時轉用英文教科書,寫英文的機會增加,鐘擺好像又回到英文那邊。大學時,有段時間講英文可以出口成章,跟外國人溝通沒有一點難度,但寫中文就經常執筆忘字,文句不通。到出來教書,因課程特性,用中文講書佔一半以上,由是英文水平再度下滑,但那時也是我用中文寫作的高峰期。近年讀博士,寫英文學術文章越發流𣈱,中文水平又陷入了低潮。

何以如此?我猜測是因為語文運用跟思考方式相互影響。英文了得的人教人要「用英文思考」,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寫得出流𣈱的英文。反之,讀英文讀得多了,思考方式也受到影響。問題是當我「用英文思考」的時候,就不能用「用中文思考」了。所以寫英文寫得好,寫中文就寫得爛。反之亦然。

但是也並非人人如此。我那些教語文和翻譯的同事大多中英文俱佳,似乎這中英不能並存的現象只在部份人身上發生。或者我本身就是個準文盲,必須時刻練習,才能保住有限的語文能力。

延伸閱讀:

Language and thought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5 examples of how the languages we speak can affect the way we think | TED Blog

Does Language Shape What We Think?: Scientific American

生卒日期上的巧合

Posted on Updated on

人類喜歡為數字賦予特殊意義。意義越多,出現巧合的概率越高。但人類又往往低估巧合的概率,寧可接受超自然解釋。好事者遂以此大造文章,製造各種迷信之說。

伽利略、牛頓和霍金都是近代物理學殿堂級的人物,他們的生卒年月日之間似乎也有某種關係:

  • 1642年1月8日,伽利略逝世。
  • 差不多一年後的1643年1月4日,牛頓出生。
  • 伽利略逝世整整三百年後的同一天,1942年1月8日,霍金出生。

如果你信佛教那一套輪迴轉世之說,這些巧合就夠你發揮一番。

你可能覺得牛頓的出生日期還是偏差了一點點。那麼我們再看另一個例子:

  • 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 (John Adams),1826年逝世。
  • 美國第三任總統湯瑪斯·傑佛遜 (Thomas Jefferson),1826年逝世。
  • 美國第五任總統詹姆斯·門羅 (James Monroe),1831年逝世。

巧合的是,三位總統的逝世日期是相同的。前兩位是同年同月同日分別在家中逝世。門羅比他們遲五年,但也是同月同日逝世。這「特殊」的日子是哪天呢?原來正是7月4日,即美國獨立紀念日,其中1826年7月4日還是獨立50週年。你說邪不邪?

交通雜談

Posted on Updated on

Image
出門在外,要乘搭巴士不是易事。圖為瑞士往列支敦士登的巴士,攝於2011年。

在香港長大,如果沒有到外地走走,未必能體會到香港的交通系統有多完善。大三那年,我第一次自己出門去希臘的克里特島 (Crete, Greece),去到了才知道那裡的交通甚為麻煩。在一處名為 Chania 的中型市鎮,全鎮只有一個巴士總站。大部份巴士路線每天只有幾班車,最密的也要一個小時才有一班。每次坐車要先到售票亭買票,上車才向司機買票的話一般較貴。而如果要在荒郊上車,附近沒有售票亭,就要記得預先在市區買好票。那個時候香港的巴士早已實行上車入錢,今天我們拿著八達通拍卡就可乘車,但在歐洲很多小市鎮,乘車依舊不易。也許票種比以前多元化,買票方式比以前先進,班次卻仍然疏落。只有在主要城市,才會有像香港那樣方便的交通系統。這其實再正常不過,但港燦如我當時卻始料不及。

後來有一次去台灣省澎湖縣,才明白居住在這類地方的人對於「交通」的概念跟我很不同。去澎湖旅遊的多是台灣人。他們常說,某個地方很近,五分鐘車程就到了,然後就騎著機車呼嘯而去,留下我們在那裡乾等巴士(公車)。那位民宿老闆告訴我們,當地的巴士通常是給老人家和未有駕照的小孩子乘搭,其他人一般都是騎機車說走就走,見我們像跛子般可憐只好駕車載我們出去玩。隨著出門次數多了,才知道自駕遊在各國都是家常便飯,從家門口開車就直接穿州過省去了,不然就是到當地租車。他們的世界遠比我們的廣闊,只有我們這些在孤城裡生活的人不知道。有時覺得,那條河保護了我們,也把我們困在井底,而我們還要沾沾自喜。

我曾經多次夢見自己駕車出遊,醒來才記起自己根本沒有駕照。我小時候也曾立志當巴士司機,沒有駕照自然也當不成,只好去當老師搞學術。我毫不懷疑駕駛的樂趣,卻不忍在人多車多的香港佔用太多路面空間。再想到碳足印和空氣污染的問題,令我好幾次想去學車而臨時打消了念頭。雖然這就像每年熄燈一小時般沒有甚麼具體作用,我卻難以用理性說服自己。也許只有當電動車流行起來,或者我有朝一日衝出香港,才有多點誘因讓我去考個駕照。

詠梅

Posted on Updated on

總覺得以前的流行歌比現在的秀氣,就像這首《詠梅》。

不作評論,細心欣賞。

歌詞:

《詠梅》   作詞:鄭國江 作曲:關正傑
雪入梅林 梅傲雪 風入梅林 梅耐風
韻味適雅士 折在家裡奉 梅蕊銀瓶幽香送
吐艷華堂人盡碰 身在重重榮譽中
說是詩意重 說是畫意重 誰料難得百日紅
一朝芬芳散 回想似一夢 枯枝泣風裡 空言當初勇
最羨同儕 仍耐凍 果實盈盈 仍耐風
愛極反變害 讚譽不永在 寧願形態不出眾
愛極反變害 讚譽不永在 寧願形態不出眾

旅行與讀書

Posted on Updated on

normal_dsc_6473
從別的觀點看世界,是旅行的重要意義。照片攝於巴黎凡爾塞宮 (2006)。

坊間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話說光緒年間,孫文(孫中山)留學歸國,欲拜見時任湖廣總督張之洞。孫文在拜貼上寫著:「學者孫文,求見之洞兄。」張之洞見了很不爽,心想你是甚麼料子,竟敢跟本官稱兄道弟?就寫了一句讓門衛退回去:「持三字帖,見一品官,儒生妄敢稱兄弟。」不料孫文也不是省油的燈,隨即對曰:「行千里路,讀萬卷書,布衣亦可傲王侯。」張之洞見了嘖嘖稱奇,趕忙令人開門迎接。

作家馬克吐溫 (Mark Twain) 在其著作 The Innocents Abroad (p.650) 中提到:「旅行可以消除偏見、固執與狹隘思維。」(“Travel is fatal to prejudice, bigotry, and narrow-mindedness.") 公元四世紀的神學家聖奧古斯丁 (St. Augustine) 也說過:「世界是一本書,不旅行的人只讀到其中一頁。」(“The world is a book, and those who don’t travel only read one page.")。

孫文、馬克吐溫和聖奧古斯丁的說話,在在點出了旅行的積極作用。去旅行除了吃喝玩樂、抒展身心,也能開闊眼界,增廣見聞。身處異地,看著別人跟自己的不同,嘗試進入當地人的生活,代入當地人的思維,從別人的角度回望我們自己和自己身邊發生的事,往往會發現自己是多麼的狹隘、多麼的無知。

但是也有人說:「若不讀書,行萬里路也不過是個郵差。」旅行是在真實世界中遊歷,去看平時看不到的。讀書是在知識空間裡遊歷,去思考平時思考不到的。有了知識基礎,有了反思能力,才能從旅行的所見所聞中悟出道理。有了這些體會,又會助我們更深入理解書中那個世界。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