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 思考 · 人生

快樂的需求層次理論

Image credit: @morten

之前寫過我對於快樂的一些看法,當中有兩個重點。其一、快樂取決於需求是否得到滿足,需求得不到滿足自然不快樂,但是若需求過度滿足,快樂亦會趨向平淡,繼續追求便會過猶不及,反而帶來痛苦。其二、為興趣而做一件事是最快樂的,因為單從過程中就能夠得到滿足,而不必要做出結果才能滿足。

進一步講,需求也有不同的層次。根據 Maslow 的需求層次理論,人在不同階段會著重不同的需要。首先會優先滿足基本需要(如Wifi),之後才會著眼於高層次的需要(如自我實現)。

結合兩套說法,可以導出獲得快樂的幾個方法:

  1. 知足。做人首先要滿足基本需要,若然三餐尚且不繼,高層次的理想便只是空中樓閣。但是反過來說,過度滿足需要也不會帶來更多快樂,甚至有反效果。所以如果某層次的需要滿足得差不多了,就應該知足,適可而止,貪多反而就痛苦了。所謂知足者貧亦樂,不知足者富亦憂,便是此意。
  2. 不知足。低層次的需要多是基本生存需要,是外在動機驅使我們去追求。高層次的需要則較多由內在動機驅動。由於內在動機帶來較多快樂,所以我們在滿足於基本需要之後,就要追求更高層次的需要,這樣才有更多快樂。因此,如果一個人有幸能夠解決溫飽問題,就應該著眼於找點其它事情來做,滿足高層次需要,而不是賺取更多的財富,除非那些高層次需要得靠財富支持。
  3. 下苦功。要追求高層次的快樂,必須離開舒適區。尤其是最高層次的自我實現需要,涉及發揮個人潛能,若不肯下苦功努力學習,提升自己,根本難以滿足。為了追求高層次的快樂,必須承受短期的痛苦。所以,不要輕言愉快學習,愉快學習是建基於刻苦用功上面的。

上述不是科學理論,只是我個人採用的一套理論模型。但是,如果認同人生是一個最優化問題 (optimization problem),而優化的目標不是財富而是快樂,那麼這套理論模型也許能夠帶來一點啟示。

本網相關文章:

經驗 · 資訊科技 · 學術研究 · 教與學

關於科技接受程度的個人反思

UTAUT 模型 (Venkatesh et. al., 2003)
解釋科技接受程度的 UTAUT 模型 (Venkatesh et. al., 2003)

早前提到「數位原生代 (digital natives)」與「數位移民 (digital immigrants)」對新科技的接受程度有異,從而造成學習上的差異,甚至形成數碼鴻溝 (digital divide)(詳見《教育科技應用 知難行更難 | 有涯小札》)。有一派研究利用名為 UTAUT (Unified Theory of Acceptance and Use  of Technology) (Venkatesh et. al., 2003)(詳見《Unified theory of acceptance and use of technology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的理論模型,嘗試找出人們接受或不接受新科技的原因。結果顯示,人們對該科技的「易用 (effort)」及「有用 (performance)」程度的主觀判斷 (expectancy),是決定其接受程度的主要因素。其它較重要的因素還有社群影響 (social influence) (例如:別人的行為及看法)及其它的配套 (facilitating conditions)(例如:技術支援及培訓)。

採納任何理論模型之前,必須先反思其合理性。尤其在自然科學以外的領域,所謂的「理論」往往欠缺普遍性 (universality),例外的情況非常多而且難以解釋。因此閱讀這些文獻時,必須時刻警惕,以批判的眼光來審視每一個概念。批判可以從自我反思開始。以下,我嘗試從 UTAUT 的觀點,思考我自己學習及接受新科技的歷程,看看是否跟 UTAUT 的理論模型吻合。

GW-BASIC_3.23
自學電腦初期使用的 GW-BASIC 編程介面

我毫無疑問是一個數位移民。在我出生的年代,個人電腦並不普及。電腦對我來說既無必要,學了亦無功利意義上的利益。但我慶幸在很小的時候就有機會接觸到電腦。當時我在公共圖書館的免費電腦課程上「學習」用 BASIC 語言編寫電腦程式。其時全班只有一部電腦,我們只能在紙上寫下簡單指令(如 PRINT “HELLO"),再由老師抽取幾份「程式」輸入電腦作演示。整個課程其實沒有學到甚麼,卻點燃了我學電腦的一團火。此後差不多有五六年時間,我的唯一「理財目標」就是儲錢買電腦。這個夢想在升中四的暑假達成,從此就開始了我自學電腦的時代。直到在大學主修物理時,才讀了三門跟編程有關的自由選修科,學了一點 C++,才算是接受過正式的電腦科學訓練。較高年班時,我走上了計算機物理的道路,把電腦編程應用在解決科學問題上。此後進研究院做研究,更是跟電腦編程密不可分。出來教書之後,主力任教資訊科技的科目,亦時刻思考如何以資訊科技改善教學及提升工作效率。由是觀之,我學習電腦是由興趣開始,之後才轉到實際應用上去。套用 Biggs 的學習模式 (learning approach) (Biggs, Kember & Leung, 2001) 的說法,在這件事情上我無疑採用了非常「深層型」的學習模式 (deep approach)(詳見《香港大專學生的學習動機研究 | 有涯小札》),在繁重的課業之外仍花了很多時間去學習這門跟成績沒有關係的科目。而我亦相信這種深層型的學習方式,一直影響著我在其它範疇上的學習和工作,使我任何事情都力求融會貫通,並且習慣了獨立及冷靜地面對困難。

上面提及 UTAUT 中影響接受程度的幾項主要因素之中,易用程度是內在動機 (intrinsic motivation),而有用程度、社群影響及配套等則是外在動機 (extrinsic motivation)。其它的內在動機也包括態度 (attitude) 、興趣 (enjoyment and playfulness) 及憂慮 (anxiety) 等,卻沒有成為 UTAUT 的四大直接因素。有文獻指出,內在動機比外在動機更能影響人們接受新科技的程度,但大部份其它研究都過份著重後者而忽略前者 (Yoo, Han & Huang, 2012)。換句話說,UTAUT 比較偏重於外在動機,對於內在動機的直接考慮只在於易用程度一項,淡化了興趣等其它重要因素的直接影響。其實無論是在學習模式 (learning approach) 理論,還是經典的動機理論 (motivation theory) 之中,興趣都是主要因素,UTAUT 沒有將之放入其四大主項之一,似乎是一種缺失,但這個論斷還得查找其它文獻證實。

在我的個別情況而言,內在動機的影響確實遠超外在動機,而當中又以興趣為最主要,跟「深層型」學習模式的說法吻合。但如果直接套用 UTAUT 的四大因素來分析,會得出以下結果:

一、易用程度:科技是否易用,對我來說並無重要影響。基於對電腦的極濃興趣,我在第一次獲得個人電腦之後,就瘋狂地學習一切相關知識。那個年代的電腦一點都不易學,更不易用,所以很明顯這因素已被興趣蓋過。雖然後來的學習和工作經驗令我習慣了面對困難,提升了主觀上的易用程度,但我仍是會毫不猶疑地去學習我認為困難的技術,因此易用程度這因素仍是毫無影響。

二、有用程度:這影響是有的,但至少在我學習電腦的初期不是決定性的。那個年代在學習上用到電腦的情況不多,因此當時沒有考慮任何功利的原因。直到上了大學,電腦及互聯網開始普及,再之後出來工作,Web 2.0 及流動上網先後興起,我才較多地想到如何利用科技改善工作,令「有用程度」成為較重要的因素。

三、社群影響:在同儕之間,我是屬於先行者 (early adopter),我並不是因為別人都在學電腦,或害怕別人的壓力才去學。但豐富的電腦知識有助建立正面的個人形象,而且為了應付幫助別人解決問題的義務,又迫使我掌握更多的電腦知識。這些可能會成為一種社群影響。

四、配套:我初學電腦時,學校沒有提供電腦課程,因此所有的事情都只能靠讀書自學,遇上書本上都沒有解釋的問題,就唯有自己動腦筋解決。因此,配套可謂是近乎零。在這種情況下我仍能堅持學習,證明配套在初始階段沒有影響。但近年資訊科技日新月異,尤其是智能電話的出現,方便我加速學習新知識,這又成為了一種助力。

綜合而論,UTAUT 的四大因素之中,外在動機中的有用程度在近年變得比較重要,而社群影響及配套則只有輕微影響。內在動機方面,易用程度沒有影響,反而四大因素以外的興趣因素卻蓋過了所有其它因素。結論是,UTAUT 並不能完滿地解釋我成為數位移民的原因。也許我是比較不正常的一類,但興趣因素確是一種廣為人知的內在動機。偏重外在動機,等於假定大多數人面對新科技時只會探用淺層型學習模式,忽略了自發的深層型學習的影響。UTAUT 是否考慮不週,還是我對其了解有誤,在使用 UTAUT 前應該要先深入探究。

相關文獻:

Biggs, J., Kember, D., & Leung, D. Y. P. (2001). The revised two-factor Study Process Questionnaire : R-SPQ-2F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71, 133–149.

Venkatesh, V., Morris, M. M. G., Davis, G. G. B., & Davis, F. F. D. (2003). User Acceptance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Toward a Unified View. MIS quarterly, 27(3), 425–478.

Yoo, S. J., Han, S., & Huang, W. (2012). The roles of intrinsic motivators and extrinsic motivators in promoting e-learning in the workplace: A case from South Korea.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8(3), 942–950.

延伸閱讀:

Unified theory of acceptance and use of technology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教育科技應用 知難行更難 | 有涯小札

香港大專學生的學習動機研究 | 有涯小札

數位原生(Digital natives)和數位移民 (Digital Immigrants) @ 教育行政筆記與生活記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教育新聞:數位移民 與 數位原生代 的 代溝 – 數位教學3.0 知道與不知道的距離是…無限大!!!

經驗 · 教與學

教學生涯系列之六:如履薄冰

「世事如棋局局新,鑊鑊新鮮鑊鑊甘」是我在學院工作的寫照。第一次衝擊把我帶入教育行政工作的新領域,成為技術型的主管,專責一些常規的管理工作。第二次衝擊發生在第七年。當時學院正進行架構重整,新增「學務主任」職位,負責管理整個教師團隊。上司 J 小姐是學院最資深的老師,自然獲派此任。整件事順理成章,只有一個小小副作用:J 小姐必須卸掉原任的商學課程主任工作,由我接任。Oh my Confucius!

我將這次任命稱為第二次衝擊,因為它迫我離開了安全區。此前幾年,我一直替 J 小姐分擔一些商學課程的管理工作。J 小姐是很好的上司,她一方面給我足夠的空間去發揮和歷練,另一方面負責做決策和面對高層,因此我能夠在一個相對安全穩定的保護傘下工作,不用擔心太多政治問題。但成為商學課程主任,意味著我要獨立面對整個商學課程的所有事情。這商學課程可不同於之前的視覺藝術課程。它是當時學院最大的課程,科目類別多,學生人數多,老師自然也多。所以我除了管事之外,還要管人。

管人跟管事分別很大,因為必須面對各人的不同做事方式。執行層面上,人有情緒,常常蓋過理性分析。目標層面上,各人獨特的經歷、價值觀、教育哲學理念、處事態度、好惡、恩怨情仇等等,都會導致完全不同的做事態度和方向。事情的對錯往往不明顯,有時甚至是分歧的。

推不掉就必須做到最好。我當時對於管理學一竅不通,所以也經歷過一些恐懼和不安。我告誡自己要如履薄冰,不能壞了大事。但之前的經驗又給我信心,相信只要足夠努力,很少有解決不了的事情。於是,我又迫自己讀了大量書籍,積極學習相關課題。我問自己:我的同事是怎樣的人?我應該怎樣做一個領袖 (leader) 而不僅僅是一個管理員 (manager) 呢?這些都是商學院的基本教材,但我的啟蒙導師卻不是商學教授,而是一間科技公司:Google。

Google 的成就主要是由工程師支撐著的,這些工程師在各自的專業上獨當一面,也因此有其做事風格和取向,任何外人(包括主管)都無資格規管他們的做事方式。在這個意義上,這班工程師是不能管的。傳統的所謂科學管理方法,是舊工業時代的產物,把人當貨物或機器看待,跟現代知識型經濟格格不入,必須小心避免。另一方面,興趣是這些工程師的重要工作動機。主管必須了解各人的長處及興趣,提供發揮空間,鼓勵這些工程師貢獻心力,達致員工和企業之間的雙贏。

我發現學院的老師跟上述的工程師有很大相似性,因此 Google 這一套就成為了我的基礎管理理念。簡單來說有以下幾點:其一,所謂的上司和下屬,只是崗位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其二,主管的基本責任是為同事建立發揮空間,協助同事取得個人成功和進步,因為這是組織成功的必需條件。其三,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放了權就得信任同事,不要施加無謂的限制。其四,放了權而同事闖了禍,主管要一齊承擔,不能諉過。其五,主管要尊重異見,因為組織要持續進步,必須維持類似演化理論中的生物多樣性,一言堂很難激發創新。其六,對於表現優秀的同事,主管應該給予更多的責任,然後推薦該同事升職。

但是學院又跟一般商界不同,因為我們的目標不是盈利,而是提供教育。而所謂雙贏甚至多贏,也只是理論上如此,現實中更多的是各陣營間的妥協。當發生無可避免的價值衝突時,我把學生放在第一,同事第二,學院第三,自己只能排在最後。原因是主管必須抽離自身,站在大局的角度權衡輕重。課程主任權力很大,責任很重,坐在這個位置上,再沒有為自己討價還價的權利。如果有些事情對大局有利,即使對自己有害,都要堅持下去,沒有選擇餘地。我後來陸續讀了一堆比較理論性的文獻及其它案例,越加肯定了這種取態。

雖然有了明確理念,但紙上談兵永遠是最容易的,實戰才能見真章。我在商學課程主任任上兩年,遇上了不少風浪,左支右絀,每天忙到透不過氣,只是勉強支撐著,當時感覺已經到達我能力和意願上的極限了。那時我報讀了教育博士課程,開始了兼讀學生的生涯,想花多點時間在學術上。於是盟生去意,但還不是很堅定。此時,第三次衝擊,亦即最後一次衝擊發生了。踏入第九年時,上司 J 小姐忽然離職,學務主任的位置壓到了我的頭上。這學務主任是教學團隊的最高位置,要統領七十多位老師。看上去風光,其實是雜務主任,任何關於教學團隊和課程的事情都由我包底。而在我剛接任的那個暑假,學院發生了一些災難性事件,令所有同事疲於奔命,我也在事業和學業之間分身不暇。正是這最後一根稻草把我推出臨界點,產生了明確的去意。下次談談我在學院最後一年當學務主任的經歷。

教學生涯系列》:一:初出茅蘆二:幸中之幸三:戰戰競競四:教育理念五:初試啼聲六:如履薄冰七:放下自在

經驗 · 自傳 · 教與學

教學生涯系列之五:初試啼聲

有人說:「人生是一張茶几,上面擺滿了杯具(悲劇)。」在學院工作,確實經常遇到各式各樣的悲劇(和慘劇)。初入職時面對各種適應問題,勉力為之。好不容易上了軌道,責任又隨之加重,各類悲劇林林總總,無日無之。但我只求盡其在我、樂天知命,認真處理任何重要事情,然後隨遇而安。即使遇上逆境,也會以最積極的心態面對。

過去九年,我在工作上經歴了三大衝擊,每一次都帶來無盡的悲劇,但每一次悲劇又伴隨無盡的學習機會,即是有無盡 x 無盡 = 無盡平方 那麼多的學習機會。第一次衝擊發生在第一個學年完結時的暑假。當時我的教學工作剛上軌道,很多地方都做得不完善,偏偏遇上前輩A先生離職。A先生是我組的科目主任,當時組裡有四個人,除了A先生和兼任商學課程主任的上司J小姐外,就只剩下我和另一位同年入職的同事。結果,我被選為科目主任繼任人,這是我在學院參與的第一件行政工作。

褔無重至,禍不單行。差不多同一時間,我又收到學院高層發給我的正式文件,委任我為視覺藝術的課程主任。原來擔任這個職位的M女士也離職了,高層不知為何,跳過了J小姐,沒有打過招呼就直接出委任信了,我連高層是甚麼樣子都不太清楚,他也應該對我認職不深,更兼我又不認識視覺藝術,為甚麼要選我呢?我到今時今日還是不明箇中因由,所謂波譎雲詭莫過於此。

科目主任和課程主任都不是短期任命,頗有點無間地獄的味道。而且像這類知識型的工作,很難定義明確的工作清單和程序。凡是跟那個科目或課程相關的事情,都由主任包底。至於細節上怎樣做法,怎樣做得好,前輩們只能面授機宜,上陣殺敵還得靠自己。那個年代學院規模較小,要人沒人要錢沒錢,行政任命跟職位和工資都沒有直接關係,而且往往就是一腳踢,教學工作當然也要繼續,每週教學時數只由21小時減至18小時,個個學期有新科,因此我的工作量在第二年時呈泡沫式增長。

然而機會往往是透過逆境呈現的,禍福也不過存乎一念。震驚過後,我又拿出我的工作日誌,把目前的形勢寫下來,也寫下一堆要思考的問題:新任務的意義在哪?對學院和學生的重要性在哪?我在這些任務裡有甚麼願景?我可以學到甚麼?需要甚麼新知識、新技能?我要怎樣裝備自己?要問甚麼人?讀甚麼書?……我在大學時比較重道輕器,少接觸這方面的材料。現在接了這個任務,必須將勤補拙才有生還機會。

對事情的不熟悉會製造無謂的恐懼。很多事情看上去很難,試過之後就會發現尚可應付。科目主任要求做事小心,有效地組織及安排複雜的工作,解決陌生問題,這些正是數理教育的重點,因此感覺還可以。課程主任除了要有上述特質外,還要面對學生,也要寫一些正式文件。另外,雖然視覺藝術課程人數較少,又只剩最後一年,但要跟另一間機構合作,所以我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到外面開會。這些在我而言都很陌生,但亦正是歷練的好機會。至於工作量暴增的問題,我運用各種效率術把工作進一步優化,壓縮時間,總算應付了過去。

就這樣,我踏進了一個全新的領域,從事入職時意想不到的工作。一年下來,竟然沒有出甚麼差錯。我從此學到一項重要教訓:不要擔心未經努力嘗試解決的問題。我深信每一項困難都是迫自己成長的良機,物理學的訓練給我帶來克服困難的方法和信心,實踐多年的效率術則讓我在有限的時間裡完成暴增的工作。我十分慶幸年輕花了點時間在這兩方面,在關鍵時刻救了我的命。

剛逃過一劫,第二個劫又來了。第七年的時候,我接受了更複雜的任命,面對更艱巨的挑戰。這些轉變令我更全面的認識高等教育界,並且開始思考個人長遠發展的問題。下次談談第二次衝擊對我的影響。

教學生涯系列》:一:初出茅蘆二:幸中之幸三:戰戰競競四:教育理念五:初試啼聲六:如履薄冰七:放下自在

經驗 · 自傳 · 教與學

教學生涯系列之四:教育理念

我入行前從未受過教育學的正規訓練,因此關於教育理念和實踐方法的問題,只能摸著石頭過河。但亦正因如此,我才有機會在實踐中形成一套屬於自己的想法。

傳統上,副學位教育跟大學本科教育同屬高等教育,院校亦採取類似大學的管理模式,但兩者實際上又十分不同,其中最大分別在於學生的需要。經我這些年的觀察,副學位學生大多經歷過學業上的挫折,卻又對繼續升學懷有憧憬。他們是發力較遲的一群,求學生涯荊棘滿途,自信心偏低,幸而仍未放棄,形成香港教育中一種獨特生態。

我近年經常對學生講《韓非子•喻老篇》裡面的一個故事:話說楚莊王即位三年,沉於逸樂,不理政事。大臣伍舉問他:「南方的高地有一隻大鳥,三年間不飛不鳴,不知是什麼鳥?(有鳥止南方之阜,三年不翅,不飛不鳴,嘿然無聲,此為何名?)」楚莊王答道:「這隻鳥雖然不飛,一飛必將衝天。雖然不鳴,一鳴必定驚人。(雖無飛,飛必衝天;雖無鳴,鳴必驚人。)」半年後,楚莊王果然發憤圖強,最終問鼎中原,成為一代霸主。

我深信學生之中像楚莊王這類大器晚成的大有人在。公開試成績不理想,或者所謂的無心向學,可能只是中學教育的模式不適合他們,不一定完全是學生的問題。作為教師,我給自己的任務是協助他們發掘潛能,訂立人生目標,並向目標的路進發。這已經遠遠超出了知識傳授的範疇,做起來很是吃力。幸好我的同事們大多理念相近,大家互相支持,總算捱過了這麼多年。

實踐上,我從來不把學生當顧客 (customer),但我把他們當賓客 (guest)。分別是:我尊重學生,但不討好學生,亦不接受無理要求。要做到這樣,分寸要拿捏得很準,殊不易為。有時遇到不合作的,有事沒事頂撞幾句,上課專門搗蛋,我就要以有限的大智慧去理解他們的行為。據我觀察,絕大多數所謂頑劣學生,不過是像子路(孔門十哲之一)那類人,性情剛烈,但往往思想獨立甚至身懷奇技,只是看不慣一般人的作為,或故意引人注意。我會盡量想辦法跟他們溝通,希望找出幫助他們的方法。

我也很認同孔子那套身教的方法。教師往往是學生模仿的對象,因此待人處事都要十分謹慎。曾經有一位老師行為出現了偏差,結果其所教的整批學生,都對老師和學校失去了信任,出現了一些負面的行為,一班同事花了很多時間才勉強收拾殘局。我從此引以為誡:教書技巧是其次,其身不正的人一定不可以做教師。

另一項挑戰是急功近利的讀書心態。香港的天空很狹窄,社會一面倒認為讀書只為賺錢,亦以此量度成敗。有傳媒引用統計數據,指出學歷與收入之關係,以此評價讀書進修的價值,一些(被認為)「錢途光明」的專業自然成了大熱門。但我亦做過一次比較認真的學術研究,發現我的大部份學生都想為興趣而讀書,只是社會壓力加上較低的自信心,迫使部份人採取功利的做法,不惜代價務求入了大學再算。本來個人價值選擇無可厚非,但如果這不是學生的本意,而該學生又有足夠的潛力,我就有責任讓學生看到另一些價值觀,鼓勵他們努力實現夢想。我近年花大量時間跟個別學生面談,分享自己的看法:夢想不能當飯吃,但對於有能力的人而言,整天只顧著吃飯的問題不是很乏味嗎?

此外,現代教育理念提倡通識教育、全人教育,胡適亦說過「為學有如金字塔,要能廣大要能高」,我對此深表認同。我鼓勵學生讀書要既博且精,尤其不應囿於文科與理科之分,凡是有趣的、有意思的、有實用價值的,都應該去學。從功利角度講,廣博的學問基礎可以提升競爭力,令學生更能適應這個時代。從個人修養的角度講,觸類旁通才能欣賞多姿多彩的世界,從而享受生命。不過這些事情,對大部份人來說都陳義過高。尤其讀文科的同學普遍否定理科教育的必要性,反之亦然。這些因舊學制分科製造出來的偏見,令通識教育困難重重,成效不彰,作為教師亦只能盡力而為。

解決了信心和讀書心態的問題,最後才是學問傳授。我主要任教通識程度的數理科目,數理科目最重從實踐中學習,而要有效實踐就必須同學的積極參與,單向面授不會有太多好處。對於非技術性的科目,我花很多時間設計各種課堂活動,希望引起學生主動探求學問的興趣,亦藉此薰陶學習態度。對於技術性的科目,我會用傳統一點的方法,讓他們多做習題,有時也要額外提供「救亡班」,提升參與氣氛之餘,也幫助那些能力稍遜的同學。

就這樣,我從每天的實戰經驗中,漸漸形成了對教育的看法,為自己定下了教育工作的使命。志向雖大,唯囿於才疏學淺,實踐時每有不足之處,勉強總算盡了全力。然而正當我仍在學習怎樣當老師之際,新一輪挑戰卻已悄悄降臨。這些挑戰大大改寫了我的工作模式,令我踏進了一個全新的知識領域,擴闊了眼界,也令我更加清楚自己的發展方向。下次談談這些對我影響甚深的大挑戰。

教學生涯系列》:一:初出茅蘆二:幸中之幸三:戰戰競競四:教育理念五:初試啼聲六:如履薄冰七:放下自在

經驗 · 自傳 · 追憶 · 效率術 · 教與學

教學生涯系列之三:戰戰競競

教育是一門不像專業的專業。人人都覺得自己懂得教書,做起來才知道完全不是那回事。最常見的誤解是以為講書很容易,只要依書直說從上課講到下課就行了。其實現代教育理論強調多元化的上課形式,純粹的單向面授早就為人詬病。負責任的老師每堂都要攪盡腦汁,思考如何以各種方式讓學生有效學習。另一種誤解是以為教育就是在課室裡講書,不知道幕後還有很多準備工作。批改作業、編寫教材、輔導學生、出卷改卷等只是比較個人層面的工作,背後還有課程設計、素質監控、學生活動等等一大堆事情。此外還要面對一般機構都有的行政管理問題和財政問題,包括人員培訓、團隊管理、人事任命、財政規劃、對外關係、收生宣傳等等。凡此種種,在我任職的院校裡都得由老師參與甚至主導,因此我在過去九年間,有幸把全部範疇都試過一遍,在每方面都賺了一點經驗。

但是對於初入職的我而言,上述這些都像外星語言。那時我也是很儍很天真,以為只要講好我的課就是好老師,但後來發現即使這樣也殊不容易。我的最大缺點是經驗不足;那時我負責任教副學士和副學士先修的學生,這些學生的學習能力如何、脾性如何、有甚麼需要、有甚麼目標、怎樣跟他們相處等等,我都完全沒有概念,只能以我所熟悉的大學本科生作為藍本。但事實證明,我的學生跟本科生實在是來自不同的星球。他們普遍需要更多的關心、鼓勵、引導、扶持、認同、體諒,因此亦需要不一樣的老師、不一樣的學習模式、不一樣的環境和氛圍。而副學士先修跟副學士又有不同:前者一般比較活潑,後者對自己和別人要求較高。這些對於初入行的我而言,都是極大的挑戰。

幸好,我的物理學訓練在這個時候產生了作用。我在大學修讀實驗物理時養成了寫工作日誌的習慣,把學習或研究工作上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以便事後總結經驗,查找不足。我把這個方法稍加調整用在教學上。例如,出了任何事情,我都會詳細寫下,加入感受、想法和分析,並提醒自己不斷觀察和思考。每個星期完結時,我會翻看這些記錄,總結出改善方案,並在下週切實執行。這個方法有效針對我經驗不足的弱點,讓我快速賺取經驗。有些人聲稱有數十年工作經驗,其實不過是一個經驗用了數十年,這樣雖然仍在工作,心靈上卻早已退休。我討厭這種心態,因此我很認真對待每項挑戰和事後檢討,無論多忙碌,都要寫好工作日誌,要求自己不斷嘗試、思考、進步,久而久之形成了個人的工作經驗庫,為我日後多年的工作提供了難以估量的幫助。

我的上司和前輩們亦給予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勵。上司 J 小姐固然提出不少意見,另一位同事 A 先生亦適時指導,甚至邀請我去觀他的課,這些都令我獲益良多。直到多年後的今天,我仍然十分感激他們。我想如果沒有兩人的帶領,我的事業發展一定會遇到更多障礙,說不定還會中途放棄。所以後來我有機會當上了小頭目,也盡量幫助新入職的同事,希望他們也能夠盡快適應這複雜多變的工作環境。

縱然有良好的方法,又得貴人相助,我第一個學期的表現還是不太好。於是,我把幾個月來的工作日誌重新讀了幾遍,定出改善方案。從這些經驗記錄中,我亦漸漸對我的學生的思想和行為模式有了初步掌握。第二個學期完結時,終於出現了一些進步。而在隨後幾年時間裡,我的教學工作才算慢慢上了軌道。工作上的歷煉,不但讓我學會怎樣應付日常工作,更讓我從實戰中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教育理念。下一篇談談我對教育的看法。

教學生涯系列》:一:初出茅蘆二:幸中之幸三:戰戰競競四:教育理念五:初試啼聲六:如履薄冰七:放下自在

經驗 · 資訊科技 · Web 2.0 · 博與博客

關於網上出版的十二點經驗

較早前,我在完成了校刋的排版工作之後,發表了一篇《關於電腦排版的十點經驗》。此後,我還製作了該校刋的一個網上版,並且留意到「印刷媒體」跟「網上媒體」有很多重要的差異。為此,我總結出十二點經驗,分享我認為進行網上出版時要注意的地方,希望收到拋磚引玉之效。

本文比較著重於以機構名義進行網上出版。其中心思想只有一個:網上媒體有別於傳統印刷媒體。為了有效地發揮網上媒體的威力,增加文章的流通性,並與讀者建立關係,我們必須善用網上媒體的特性,而並非僅僅把印刷媒體變成電子格式供人下載。以下十二點,即針對網上媒體的各項特性來立論。

  1. 善用超連結。如果文章裡面提到某個術語,不妨加條超連結到維基百科的相關條目。提及某個機構、公司、學校時,可以連到其官方網站去。如果文章內容跟另一篇文章有關,也可以用「延伸閱讀」的方式連過去。不要害怕這樣會使讀者離開,反而要利用別的網站資料來充實自己文章的內容。再者,如果被連的網站有 trackback 功能,則對方也會記錄了你的網址,這對於建立關係很有幫助。
  2. 文章要方便別人連結。傳統上有些網站不容許別人作深度連結 (deep linking),意思是不能直接連到某篇文章去,而只能連到該網站的首頁。他們認為深度連結就像跳過正門而直接取得網站內容,侵害其版權利益。但我認為如果真想文章容易在網上流傳,就必須方便別人作深度連結。因為人們在網上傳閱文章的方式,就是直接傳送該文章的網址,有了這條網址,人們才可以在網誌或討論區上作出介紹或評論,搜尋器也才更容易找到你的文章。具體的作法,是避免使用 frame 技術,盡量使每一篇文章都是一個完整的網頁,也要避免經常轉換網址。更方便的做法是以一個 blog 的形式來發表你的文章,因為一般的 blogging software 都已經顧及了這些方面的考慮。
  3. 文章要容易讓搜尋器找到。 搜尋器找不到的網頁,我們稱之為 deep web 或 invisible web,意思是它們存在於互聯網上,但你永遠不會從搜尋器找到,因為它們沒有被其它網頁連結,就像網海上的孤島。反之,連到某個網頁的超連結越多,搜尋器便會把該網頁放在比較高的位置。要令網站排名較高,可以對網站進行「搜尋引擎最佳化」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 SEO),詳情可以參閱以下文章:"How to write search engine friendly HTML code“。
  4. 容許別人轉載。如果發表的文章目的在於分享或宣傳,請使用比較寬容的版權協議,不要以 All Rights Reserved 那類條款自我設限。例如,本網的原創文章皆使用知識共享 (Creative Commons) 的協議發佈,容許讀者在某些條件下自由轉載及更改文章的任何部份。
  5. 提供全文 RSS。在 Web 2.0 的世界,發佈資料的方式有很多種,我們再沒有必要強迫讀者到自己的網站去閱讀文章。另一方面,RSS 讓讀者在自己的閱讀器內追蹤新文章,不必每次到訪該網站。我現在讀文章都是由 RSS 閱讀器開始,凡是經常閱讀的網站,都是提供 RSS 的網站。至於沒有 RSS 的網站,我很快便會忘記。另一方面,RSS 最好是全文而不只是撮要,這樣可以方便那些在流動裝置上的讀者。
  6. 網站要經常更新。網站必須經常有新資料,才能吸引讀者,否則便很快會被忘記。印刷媒體由於成本所限,只能每隔一段時間才一次過推出一堆文章,網上媒體沒有這個限制,不妨更新得頻密一些。
  7. 著重與讀者的溝通與互動。Web 2.0 的重點不在於內容,而在於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任何網站都必須著重讀者與編者之間的溝通與互動。具體的做法,是透過留言版和討論區引起討論,或者使用 trackback 互相引用,達致不同網站之間的交流。
  8. 善用多媒體。印刷媒體只能出現文字和圖片,但網上媒體則可以加入影片、音樂、互動程式等元素。
  9. 不要介意使用外來的服務。有些公司比較抗拒在自己的公司網站上出現別間公司的標誌。例如要在網站上內嵌影片,他們寧可花錢建構一套自己公司專用的系統,也不願意使用 YouTube。這種做法,在 Web 1.0 的時代無可厚非。但踏入 Web 2.0,這樣做等於自絕於互聯網。因為像 YouTube 等服務,不但替你完成嵌入影片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它同時也把你的影片放入一個龐大的用戶網絡之中,從而增加你的影片的曝光機會。另一個比較失敗的例子是香港教育城網站。這個網站的功能十分完備,它設有自己專用的系統,提供行事曆、電子郵件、工作管理、討論區等等。問題是這些工具都沒有跟外界接軌。當人人都在使用外面的網上電郵服務時,沒有人會再花時間去檢查教育城裡面的那個郵箱。當人們用 Google Calendar 等網上行事曆來管理日程、用 RSS 閱讀器來閱讀文章、用 Netvibes 等 web desktop 作為一站式的資訊整合管理時,教育城的資訊卻不能整合到這些媒體上去,唯一的結果便是人們漸漸遺忘了教育城的存在。在 Web 2.0 的年代,多個不同的網絡早就互相纏繞在一起,網上媒體不可能再閉門造車,自絕於天下。
  10. 兼容性與無障礙環境。任何網站都應該有良好兼容性。最基本的要求是,人們使用不同的作業系統、電腦設定、瀏覽工具等,都應該能夠正常地獲得文章內的資訊。例如,我們不應為了某些特效,而要求讀者必須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才瀏覽網站,不能為了美觀而犧牲了兼容性。詳情可參考 Viewable with Any Browser 網站。另一方面,無障礙環境能夠幫助身體殘障的人仕,獲得網站上的資料,Wikipedia 上的 web accessibility 條目有詳細資料。
  11. 要盡量提供真實的資料。互聯網上的資訊選擇太多,流通太快。機構早就失去了資訊上的優勢,不能再像以往一般,靠資訊優勢來愚弄群眾。現在的人們會懂得選擇資訊,也會討論和批判,在網上交換意見,揭發真相。作為一個公司網站,如果內容全是不盡不實的資料,會破壞公司與客戶之間的關係。
  12. 避免硬銷和官樣文章。這一方面如上一點所言,人們不容易被官樣文章騙到。另一方面,人們對於這類資訊也不感興趣。他們需要的往往是軟性一點的資料,是人們的經驗、見聞和看法。如果他們在你的網站找不到這類資料,甚至乎只是網頁不能引起他們的興趣,他們便沒有必要在此浪費時間。

本網相關文章:

Powered by Scribe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