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是為了改變

轉眼間,2018年又過了一半。半年以來我都沒有在這裡貼文,但我沒有躲懶,只是去了兌現一項我年初時對自己作出的承諾。

簡單說,我終於立定決心,創業了。

這樣說也許不準確。因為創業並不是一個時間點上面發生的事情,甚至也不是短時間之內可以完成的事情。羅馬並非一天建成,建立事業同樣要花很長時間。所以嚴格地說,我現在還沒有完成創業,也沒有成功創業,只是在創業當中。

至於我現在算不算是一個商人,是不是一個老闆,這些名相的事情我也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現在創辦的這個事業,能不能幫助我達成夢想。

我的夢想是什麼呢?

別人創業本身就是一個夢想,我創業卻是為了另外一個目的。作為老師,我跟很多其他的老師一樣,看到教育上面很多極需改變的事情。我的夢想,是希望以自己的力量,改變教育的部分現狀。至於怎樣個改變法,改變的內容是什麼,背後的理念是什麼,這些說來話長,我會在以後的日子裡慢慢解釋。

為了做出這些改變,過去我一直在自己的崗位上面努力,無論在個人教學層面或院校行政層面,都做過不少的嘗試。但是要在正規教育體系裡面推行變革,始終受限於院校的政策和社會的期望,很難成功。況且有一位教育界的前輩說過,如果你是一位好老師,受益的只是你的學生。但是如果可以開創一門教育事業,你就能夠惠及更多的人,帶來巨大和長遠的改變。

我思前想後,能夠發揮這樣的影響力,除了從政和做網紅之外,只能依靠商業的力量,這就是我決定創業的原因。

當然,要維持商業運作,公司就必須有盈利,要有盈利就必須有產品。自從去年取得教育博士學位以來,我都在探索這方面的可能性。除了日常的兼職教學和研究工作之外,我還參與了一些別人的教育項目,也花大量時間研發產品。

我的公司定位是教育科技,所以我們的產品都集中在科技應用。但是我們也不是一般的教育科技公司;身為老師和教育學者,我深知教育不是製造業,良好的教育除了要善用科技,更重要的是配合教育理論,當然不少得的還有老師的教學熱誠,三者缺一不可。因此,我們研發產品時,都以這三個元素為基本原則。

目前我手上已經開發出兩個跟學習有關的手機App,與及一個跟朋友合作的知識音頻產品,都已經推出。明天我會發一篇文章,介紹其中一個產品,如果你對我的產品或者背後的創業理念有興趣,請繼續留意《說乎筆記》。

謝謝。

 

廣告

夢想

一年伊始,很多人都會寫下來年目標,這些目標代表著人生大大小小的夢想。但是我們也不得不承認,大部分寫下來的目標,不到幾天就會被遺忘。之後,我們回到現實,繼續一樣的生活,一樣的忙碌,直到一年後的另一次覺醒。

我們都有過夢想,但是大部份夢想最終都會敗給現實。我們夢想著要登上生命的頂峰,現實中卻總是在泥沼里苦苦掙扎。在殘酷的生存遊戲中,在別人的世俗眼光中,夢想被一點一點地消磨掉。我們一直後退,退到最後只求安度餘生,才驚覺這麼一個卑微的願望,竟然都變得難比登天。

於是我們抱怨。抱怨出身不好,抱怨懷才不遇,抱怨時不我與。我們把責任推給命運,推給社會,推給國家,推給全世界。我們恥笑那些為夢想而奮鬥的人,妒忌那些成功實現了夢想的人。最後,在唏噓和懊悔中,我們不知不覺就老了,夢想也沒了,人生也完了。

至於那些被恥笑的人,那些被妒忌的人,他們一直堅持追逐夢想,爆發出生命的無窮動力。他們跟所有人一樣,每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時。他們也要克服生存的挑戰,面對俗世的紛亂。可是他們仍然能夠安頓好自己,照顧好家人,同時實現夢想,做出偉大的成就。

既然有人做得到,為什麼那個人不能是自己呢?

夢想不是用來夢想的,夢想是用來實現的。當我們寫下夢想的同時,亦要付諸實行。否則,夢想就永遠只能是夢想了。

給那些仍然有夢想的朋友:2018年又過去五天了,趕快起飛吧!

快樂的需求層次理論

Image credit: @morten

之前寫過我對於快樂的一些看法,當中有兩個重點。其一、快樂取決於需求是否得到滿足,需求得不到滿足自然不快樂,但是若需求過度滿足,快樂亦會趨向平淡,繼續追求便會過猶不及,反而帶來痛苦。其二、為興趣而做一件事是最快樂的,因為單從過程中就能夠得到滿足,而不必要做出結果才能滿足。

進一步講,需求也有不同的層次。根據 Maslow 的需求層次理論,人在不同階段會著重不同的需要。首先會優先滿足基本需要(如Wifi),之後才會著眼於高層次的需要(如自我實現)。

結合兩套說法,可以導出獲得快樂的幾個方法:

  1. 知足。做人首先要滿足基本需要,若然三餐尚且不繼,高層次的理想便只是空中樓閣。但是反過來說,過度滿足需要也不會帶來更多快樂,甚至有反效果。所以如果某層次的需要滿足得差不多了,就應該知足,適可而止,貪多反而就痛苦了。所謂知足者貧亦樂,不知足者富亦憂,便是此意。
  2. 不知足。低層次的需要多是基本生存需要,是外在動機驅使我們去追求。高層次的需要則較多由內在動機驅動。由於內在動機帶來較多快樂,所以我們在滿足於基本需要之後,就要追求更高層次的需要,這樣才有更多快樂。因此,如果一個人有幸能夠解決溫飽問題,就應該著眼於找點其它事情來做,滿足高層次需要,而不是賺取更多的財富,除非那些高層次需要得靠財富支持。
  3. 下苦功。要追求高層次的快樂,必須離開舒適區。尤其是最高層次的自我實現需要,涉及發揮個人潛能,若不肯下苦功努力學習,提升自己,根本難以滿足。為了追求高層次的快樂,必須承受短期的痛苦。所以,不要輕言愉快學習,愉快學習是建基於刻苦用功上面的。

上述不是科學理論,只是我個人採用的一套理論模型。但是,如果認同人生是一個最優化問題 (optimization problem),而優化的目標不是財富而是快樂,那麼這套理論模型也許能夠帶來一點啟示。

本網相關文章:

旅行與讀書

normal_dsc_6473

從別的觀點看世界,是旅行的重要意義。照片攝於巴黎凡爾塞宮 (2006)。

坊間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話說光緒年間,孫文(孫中山)留學歸國,欲拜見時任湖廣總督張之洞。孫文在拜貼上寫著:「學者孫文,求見之洞兄。」張之洞見了很不爽,心想你是甚麼料子,竟敢跟本官稱兄道弟?就寫了一句讓門衛退回去:「持三字帖,見一品官,儒生妄敢稱兄弟。」不料孫文也不是省油的燈,隨即對曰:「行千里路,讀萬卷書,布衣亦可傲王侯。」張之洞見了嘖嘖稱奇,趕忙令人開門迎接。

作家馬克吐溫 (Mark Twain) 在其著作 The Innocents Abroad (p.650) 中提到:「旅行可以消除偏見、固執與狹隘思維。」(“Travel is fatal to prejudice, bigotry, and narrow-mindedness.") 公元四世紀的神學家聖奧古斯丁 (St. Augustine) 也說過:「世界是一本書,不旅行的人只讀到其中一頁。」(“The world is a book, and those who don’t travel only read one page.")。

孫文、馬克吐溫和聖奧古斯丁的說話,在在點出了旅行的積極作用。去旅行除了吃喝玩樂、抒展身心,也能開闊眼界,增廣見聞。身處異地,看著別人跟自己的不同,嘗試進入當地人的生活,代入當地人的思維,從別人的角度回望我們自己和自己身邊發生的事,往往會發現自己是多麼的狹隘、多麼的無知。

但是也有人說:「若不讀書,行萬里路也不過是個郵差。」旅行是在真實世界中遊歷,去看平時看不到的。讀書是在知識空間裡遊歷,去思考平時思考不到的。有了知識基礎,有了反思能力,才能從旅行的所見所聞中悟出道理。有了這些體會,又會助我們更深入理解書中那個世界。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阿旺與阿甘

bigphoto09
「媽媽話我唔係傻,我係單純o者。」(圖片來自 TVB 網站)

chilled
Mrs. Gump: Did you hear what I said, Forrest? You’re the same as everybody else. You are no different.(圖片來自 michaelthompson.org

無線電視正在播放的連續劇《阿旺新傳》,跟多年前的電影《阿甘正傳》有很多相似之處。可以說,阿旺是香港版的阿甘。

阿旺和阿甘的智商都比常人低,自幼與母親相依為命,並且都有青梅竹馬的女朋友。阿旺自幼在公共屋村長大,常被別的小孩子欺負,幸得幼年的「老婆仔」阿鳳不嫌棄當他的玩伴,從此二人成為好朋友。阿甘則生於美國南部一個小鎮,他除了智商的問題,還因天生的腿部疾病,要帶上矯形支架。有一次也是被小朋友欺負,得到年幼的 Jenny 為他解圍。(無獨有偶,在叮噹故事裡,大雄與靜宜的友誼,也是從幼稚園中大雄被技安欺負、靜宜挺身而出而開始的。)

阿旺的母親對兒子不離不棄,辛苦把兒子養育成人。為了讓兒子過著正常人的生活,阿旺母親堅拒把阿旺送進特殊學校。同樣的情節也發生在阿甘身上,結果阿甘也在一般學校裡完成教育,最後竟然還上了大學。

阿鳳和 Jenny,都曾經為了自己的理想,獨自到外面謀求發展,但最終還是回到等待自己的人身邊。而阿旺和阿甘,則為自己所愛的人默默付出,不計回報,一直等待重逢的一天。

阿旺和阿甘都有一股傻勁。阿鳳到美國讀書,阿旺踏單車在高速公路上追逐阿鳳的小巴,結果單車的輔助輪散開了,從此不再需要輔助輪。後來他徒步追逐父親鐘錦榮的汽車,為的只是取回一個氣球。阿鳳回來後又再一次追逐小巴,也是在高速公路上,不過今次是徒步的,卻竟然給他追上了。那個跑步的姿勢則像極了 Matrix 裡面的 Leo。至於阿甘,他聽見 Jenny 叫他 “Run, Forrest run!" 便不顧一切地全速奔跑,結果矯形支架散開了,從此可以如常人一樣行走。後來在大學玩美式足球,以及在越戰中逃命,這樣的狂奔都為他帶來了成就,但阿甘的腦海中卻只有專心跑步,而從無想及其它。

阿旺和阿甘智商雖低,但卻心地單純、充滿愛心。而且由於信念堅定、做事專心一意,反而可以排除萬難,完成了很多正常人做不到的事,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對於所愛的人,更是不離不棄,全心全意的付出。這對於人人講求「走精面」的現代社會,可說是一種反諷。

延伸閱讀:

棋盤上的哲學

按:這篇文章的思想成形於一年多之前,最近讀了一些書,得到一些新的啟發,於是把這些思想組織起來,自勉勉人。

人生如棋。下棋需要「大智慧」,人生何嘗不是?

要下得一手好棋並不容易。我們最常犯的錯誤是「短視」,包括時間上的短視和空間上的短視。

能夠考慮到接下來的幾步棋,便能洞悉先機,快人一步。以電腦下棋為例:電腦本身並無智慧。電腦下棋,全憑其強大的運算能力,預先計算接下來幾步甚至十幾步棋的所有可能情況,並且參考數據庫中的棋譜,作出最有利自己的決策。人類欠缺這種運算能力,而且人生的棋局遠比棋盤複雜。據說如果以棋局可能出現的狀態數目計算,則中國象棋、國際象棋與圍棋的複雜程度比率是 1:3:10。人生呢?應該遠大於 10 吧。

相比電腦而言,人腦在運算方面顯得軟弱無力。然而在有限的能力範圍內,比別人多算一兩步棋還是有可能的,高手者可以算得更多。可惜很多人的人生只是見步行步,說得難聽一點就是聽天由命。這不是智慧的問題,而是目光的問題。這就是時間上的短視。

下棋的高手通常懂得顧全大局,審度大勢,不以一子喜一子悲。相反,不懂下棋的人,往往把重點集中在幾只棋子上。在傳統教育中,「心無二用」被視為美德。但學校沒有教的是,「心無二用」如果過了頭,就會變成「鼠目寸光」,變成「執迷」。既然棋局複雜,我們的智慧又有限,加上我們或會受制於已有的成見,在棋局上犯錯是必然的事。犯了錯之後當如何?有些人以為那失掉了的棋子就是自己的全部,忘記了自己是棋手而非棋子。看不開的可能就這樣跑去自殺。我們常說「退一步海闊天空」,說的就是要認清楚自己的棋手身份,認清楚全盤棋的局勢,不以一子一地得失為重。如果堅持寸土必爭,到頭來只會屢屢犯錯,最終導致全盤失敗。這就是空間上的短視。

還有一個容易犯的錯誤就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當局者迷」,迷在何處?其一固然是我們看不見先機。然而更常見的,是我們理智上能夠洞悉先機,但實際上卻受制於恐懼和執迷,而最終作出不合理性的抉擇。至於「旁觀者清」,卻是由於旁觀者沒有感受到當局者的切膚之痛,於是就較容易看清事實。人類是感情的動物,遇到心魔是必然的。這可說是人類的突出之處,但有時候也著實是一項缺憾。

理想的境界是身在局中而不為之迷,當一個「局中的旁觀者」,其關鍵還在「目光」二字。要能從棋手的角度來分析一件事,忘記失敗時的切膚之痛,不懼怕失去棋子。因為一時的得失並非永恒,一處失敗可能換來另一時地的勝利。所謂「否極泰來」,勝利是由失敗開始的。要明白這個境界很容易,要實踐出來卻可能要窮一生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