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需求層次理論

Image credit: @morten

之前寫過我對於快樂的一些看法,當中有兩個重點。其一、快樂取決於需求是否得到滿足,需求得不到滿足自然不快樂,但是若需求過度滿足,快樂亦會趨向平淡,繼續追求便會過猶不及,反而帶來痛苦。其二、為興趣而做一件事是最快樂的,因為單從過程中就能夠得到滿足,而不必要做出結果才能滿足。

進一步講,需求也有不同的層次。根據 Maslow 的需求層次理論,人在不同階段會著重不同的需要。首先會優先滿足基本需要(如Wifi),之後才會著眼於高層次的需要(如自我實現)。

結合兩套說法,可以導出獲得快樂的幾個方法:

  1. 知足。做人首先要滿足基本需要,若然三餐尚且不繼,高層次的理想便只是空中樓閣。但是反過來說,過度滿足需要也不會帶來更多快樂,甚至有反效果。所以如果某層次的需要滿足得差不多了,就應該知足,適可而止,貪多反而就痛苦了。所謂知足者貧亦樂,不知足者富亦憂,便是此意。
  2. 不知足。低層次的需要多是基本生存需要,是外在動機驅使我們去追求。高層次的需要則較多由內在動機驅動。由於內在動機帶來較多快樂,所以我們在滿足於基本需要之後,就要追求更高層次的需要,這樣才有更多快樂。因此,如果一個人有幸能夠解決溫飽問題,就應該著眼於找點其它事情來做,滿足高層次需要,而不是賺取更多的財富,除非那些高層次需要得靠財富支持。
  3. 下苦功。要追求高層次的快樂,必須離開舒適區。尤其是最高層次的自我實現需要,涉及發揮個人潛能,若不肯下苦功努力學習,提升自己,根本難以滿足。為了追求高層次的快樂,必須承受短期的痛苦。所以,不要輕言愉快學習,愉快學習是建基於刻苦用功上面的。

上述不是科學理論,只是我個人採用的一套理論模型。但是,如果認同人生是一個最優化問題 (optimization problem),而優化的目標不是財富而是快樂,那麼這套理論模型也許能夠帶來一點啟示。

本網相關文章:

廣告

旅行與讀書

normal_dsc_6473

從別的觀點看世界,是旅行的重要意義。照片攝於巴黎凡爾塞宮 (2006)。

坊間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話說光緒年間,孫文(孫中山)留學歸國,欲拜見時任湖廣總督張之洞。孫文在拜貼上寫著:「學者孫文,求見之洞兄。」張之洞見了很不爽,心想你是甚麼料子,竟敢跟本官稱兄道弟?就寫了一句讓門衛退回去:「持三字帖,見一品官,儒生妄敢稱兄弟。」不料孫文也不是省油的燈,隨即對曰:「行千里路,讀萬卷書,布衣亦可傲王侯。」張之洞見了嘖嘖稱奇,趕忙令人開門迎接。

作家馬克吐溫 (Mark Twain) 在其著作 The Innocents Abroad (p.650) 中提到:「旅行可以消除偏見、固執與狹隘思維。」(“Travel is fatal to prejudice, bigotry, and narrow-mindedness.") 公元四世紀的神學家聖奧古斯丁 (St. Augustine) 也說過:「世界是一本書,不旅行的人只讀到其中一頁。」(“The world is a book, and those who don’t travel only read one page.")。

孫文、馬克吐溫和聖奧古斯丁的說話,在在點出了旅行的積極作用。去旅行除了吃喝玩樂、抒展身心,也能開闊眼界,增廣見聞。身處異地,看著別人跟自己的不同,嘗試進入當地人的生活,代入當地人的思維,從別人的角度回望我們自己和自己身邊發生的事,往往會發現自己是多麼的狹隘、多麼的無知。

但是也有人說:「若不讀書,行萬里路也不過是個郵差。」旅行是在真實世界中遊歷,去看平時看不到的。讀書是在知識空間裡遊歷,去思考平時思考不到的。有了知識基礎,有了反思能力,才能從旅行的所見所聞中悟出道理。有了這些體會,又會助我們更深入理解書中那個世界。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教育的諷刺 香港的悲哀

You are completely responsible for every aspect of your life. (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生命的每一方面負全責。)– Brian Tracy

先看以下新聞報導:

會考生冒風輪候

在這件事上面,教育局的責任是有的。每年都總有人不能升上中六,當局沒有做好惡劣天氣下的應變措施,是其失策。家長和學生在這關鍵時刻還遇上八號風球,定是心急如焚,進退失據,確是值得同情。

同情完了,現在是罵人時間,而且會罵得很無情。

我在《我們炸不死?》中談論倫敦恐襲時提過,同情是一回事,責任是另一回事。汰弱留強是自然界的常規,怪不得人。但力爭上游,努力使自己不要成為被淘汰的一群,卻是學生自己的責任。

我們先看家長怎樣說:

「當然辛苦,我已不年輕了,希望學校能給女兒一個學位。」

「教育精神到哪裏去了?派籌要花多少時間?現在這麼大雨,學校也不同情這些學生!」

雖然「遮都吹斷兩把」,為幫子女「求一個希望」,寧願捱夜排隊。

「我們是被遺棄的一群,即使不提早派籌也應安排我們入內避雨!」

首先,家長為學生排隊,已經是一個很壞的榜樣。學生讀書不成,最大的責任通常就在於學生自己(雖然亦有例外)。當初沒有好好努力,到了今日這地步卻讓家長冒著生命危險來幫自己收拾。然後,家長又把責任推卻給教育當局。甚麼叫做被遺棄?是學生當日先遺棄了自己!

這種思想屢見不鮮,從幼稚園面試,到小一中一派位,到現在會考放榜到處叩門,在在展現出家長們的無微不至。如果結果未能如願,便跑出來說制度不公平(總之就是別人的錯),又或者跟子女抱頭痛哭,這些我們在新聞上都見識過不少。我明白,不少家長年青時努力工作,現在生活環境改善了,都想把最好的留給子女,不想子女吃苦。他們卻不知道,這樣做只會教出沒有承擔、受不住壓力、吃不得苦的下一代。

另有學生表示:

「淋一晚雨無所謂,我只想讀書!」

當日有兩年時間準備會考,考出這樣的成績大多是咎由自取。到了今日這個田地,就是要學生重讀一年,或者跑去讀毅進、文憑、副學士先修等等也不過份。人各有志,讀書不成不要緊,只要自食其力,好好做人,還是值得尊敬。但如果真的很想讀書,就應該知道自己現在的位置在哪裡,有多少斤兩,然後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就算幸運地得到一個中六學位,但是如果沒有洗心革面、脫胎換骨的壯志和毅力,到了高考時只會歷史重演,這就是所謂的自作孽不可逭。淋一晚雨就想上中六,對那些焚膏繼晷努力了兩年的考生,豈不是很不公平?這是死不悔改,還是未知自己錯在哪裡?

走筆至此,我希望給家長和考生們以下忠告:

不論社會如何富裕,始終是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世界。社會資源有限,所以除非我們實施像芬蘭那樣的教育制度,否則在每個階段都要有人被淘汰,此乃社會現實。但是,這些被社會遺棄的人,通常是他們先遺棄了自己。當學生每一次決定以玩樂來取代溫習時,他們就已經舖好了今日的路,決定了今日到處叩門的結果。當家長每一次出面替子女解決一個問題時,也就等於告訴子女:做錯事不要緊,有人會出來替你收拾。此乃「溫水煮蛙」,到出了事再來後悔,已經於事無補。

每個人都要對自己負責,自己弄出來的局面要自己收拾,自己的前途要自己爭取,不能把責任推卸給別人。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考生和家長,請想清楚

香港淪陷於「教育精神」 (方潤的網摘,內有其它相關連結。)

打風排隊甚抵死 反智學生快收檔

新聞:

風吹雨打15小時求學位 — Yahoo! 新聞專題

風吹雨打15小時求學額

8號波停收生 會考生堅持冒風雨叩門

本網相關文章:

Reading Notes for “Create your own future”

Create your own future

Good Luck

《另外的90%》閱讀心得

書山有路勤為徑 學海無涯苦作舟

跳火坑的人們

《狗把功課吃掉了》

求學生涯系列

阿旺與阿甘

bigphoto09
「媽媽話我唔係傻,我係單純o者。」(圖片來自 TVB 網站)

chilled
Mrs. Gump: Did you hear what I said, Forrest? You’re the same as everybody else. You are no different.(圖片來自 michaelthompson.org

無線電視正在播放的連續劇《阿旺新傳》,跟多年前的電影《阿甘正傳》有很多相似之處。可以說,阿旺是香港版的阿甘。

阿旺和阿甘的智商都比常人低,自幼與母親相依為命,並且都有青梅竹馬的女朋友。阿旺自幼在公共屋村長大,常被別的小孩子欺負,幸得幼年的「老婆仔」阿鳳不嫌棄當他的玩伴,從此二人成為好朋友。阿甘則生於美國南部一個小鎮,他除了智商的問題,還因天生的腿部疾病,要帶上矯形支架。有一次也是被小朋友欺負,得到年幼的 Jenny 為他解圍。(無獨有偶,在叮噹故事裡,大雄與靜宜的友誼,也是從幼稚園中大雄被技安欺負、靜宜挺身而出而開始的。)

阿旺的母親對兒子不離不棄,辛苦把兒子養育成人。為了讓兒子過著正常人的生活,阿旺母親堅拒把阿旺送進特殊學校。同樣的情節也發生在阿甘身上,結果阿甘也在一般學校裡完成教育,最後竟然還上了大學。

阿鳳和 Jenny,都曾經為了自己的理想,獨自到外面謀求發展,但最終還是回到等待自己的人身邊。而阿旺和阿甘,則為自己所愛的人默默付出,不計回報,一直等待重逢的一天。

阿旺和阿甘都有一股傻勁。阿鳳到美國讀書,阿旺踏單車在高速公路上追逐阿鳳的小巴,結果單車的輔助輪散開了,從此不再需要輔助輪。後來他徒步追逐父親鐘錦榮的汽車,為的只是取回一個氣球。阿鳳回來後又再一次追逐小巴,也是在高速公路上,不過今次是徒步的,卻竟然給他追上了。那個跑步的姿勢則像極了 Matrix 裡面的 Leo。至於阿甘,他聽見 Jenny 叫他 “Run, Forrest run!" 便不顧一切地全速奔跑,結果矯形支架散開了,從此可以如常人一樣行走。後來在大學玩美式足球,以及在越戰中逃命,這樣的狂奔都為他帶來了成就,但阿甘的腦海中卻只有專心跑步,而從無想及其它。

阿旺和阿甘智商雖低,但卻心地單純、充滿愛心。而且由於信念堅定、做事專心一意,反而可以排除萬難,完成了很多正常人做不到的事,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對於所愛的人,更是不離不棄,全心全意的付出。這對於人人講求「走精面」的現代社會,可說是一種反諷。

延伸閱讀:

棋盤上的哲學

按:這篇文章的思想成形於一年多之前,最近讀了一些書,得到一些新的啟發,於是把這些思想組織起來,自勉勉人。

人生如棋。下棋需要「大智慧」,人生何嘗不是?

要下得一手好棋並不容易。我們最常犯的錯誤是「短視」,包括時間上的短視和空間上的短視。

能夠考慮到接下來的幾步棋,便能洞悉先機,快人一步。以電腦下棋為例:電腦本身並無智慧。電腦下棋,全憑其強大的運算能力,預先計算接下來幾步甚至十幾步棋的所有可能情況,並且參考數據庫中的棋譜,作出最有利自己的決策。人類欠缺這種運算能力,而且人生的棋局遠比棋盤複雜。據說如果以棋局可能出現的狀態數目計算,則中國象棋、國際象棋與圍棋的複雜程度比率是 1:3:10。人生呢?應該遠大於 10 吧。

相比電腦而言,人腦在運算方面顯得軟弱無力。然而在有限的能力範圍內,比別人多算一兩步棋還是有可能的,高手者可以算得更多。可惜很多人的人生只是見步行步,說得難聽一點就是聽天由命。這不是智慧的問題,而是目光的問題。這就是時間上的短視。

下棋的高手通常懂得顧全大局,審度大勢,不以一子喜一子悲。相反,不懂下棋的人,往往把重點集中在幾只棋子上。在傳統教育中,「心無二用」被視為美德。但學校沒有教的是,「心無二用」如果過了頭,就會變成「鼠目寸光」,變成「執迷」。既然棋局複雜,我們的智慧又有限,加上我們或會受制於已有的成見,在棋局上犯錯是必然的事。犯了錯之後當如何?有些人以為那失掉了的棋子就是自己的全部,忘記了自己是棋手而非棋子。看不開的可能就這樣跑去自殺。我們常說「退一步海闊天空」,說的就是要認清楚自己的棋手身份,認清楚全盤棋的局勢,不以一子一地得失為重。如果堅持寸土必爭,到頭來只會屢屢犯錯,最終導致全盤失敗。這就是空間上的短視。

還有一個容易犯的錯誤就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當局者迷」,迷在何處?其一固然是我們看不見先機。然而更常見的,是我們理智上能夠洞悉先機,但實際上卻受制於恐懼和執迷,而最終作出不合理性的抉擇。至於「旁觀者清」,卻是由於旁觀者沒有感受到當局者的切膚之痛,於是就較容易看清事實。人類是感情的動物,遇到心魔是必然的。這可說是人類的突出之處,但有時候也著實是一項缺憾。

理想的境界是身在局中而不為之迷,當一個「局中的旁觀者」,其關鍵還在「目光」二字。要能從棋手的角度來分析一件事,忘記失敗時的切膚之痛,不懼怕失去棋子。因為一時的得失並非永恒,一處失敗可能換來另一時地的勝利。所謂「否極泰來」,勝利是由失敗開始的。要明白這個境界很容易,要實踐出來卻可能要窮一生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