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研究 · 教與學

研究生涯系列之六:研究過程


big-data-path

雖然寫研究計劃和找導師花了大半年時間,一年內畢業的宏願已然沒有實現的可能。但是這段期間,我的心態也發生了一些轉變。

事緣我在辭職之後,為了鍛鍊研究能力,我分別跟幾位教育界的朋友合作做一些小型研究,寫寫學術文章。其中一位朋友當時在某大學任講師,他剛剛申請了一筆研究經費,想請我當研究助理,一起進行一些項目。這件事對我來說有莫大卑益:幫補開支及享用大學資源自是不在話下,而且我對這裡面大部份工作駕輕就熟,因此雖說是全職工作,但是我只花很少的時間就能完成,餘下的時間我還可以在該院校收集數據進行自己的博士研究,實為上上之策。

合作項目亦令我不用單打獨鬥。須知研究生最怕孤獨,孤獨不但容易消磨意志,也會令人越來越孤僻。因為研究有別於其它的工作,所謂的研究進度沒有明確指標,也難以預先計劃。例如,我不能說一個月後我就能發現某條真理,兩個月後發現第二條。有些事情,找不到就是找不到,有時卻又會靈機一觸,拖了幾個月的問題忽然迎刃而解。因為難以規定進度,所以雖然畢業的壓力很大,短期的壓力卻近乎零,是典型的溫水煮蛙格局。

因此,研究生如果自己意志不夠堅定,又沒有別人敦促,很容易會懈怠下來,直到看見別人畢業,或者自己畢業期限將屆,才驚覺停滯不前。這時內心恐懼、自責和痛苦,卻又無能為力,別人也幫不上忙,只能獨自承受,於是性格變得孤僻。這件事情我在讀碩士時便有很深刻感受,還特別寫下來作日後參考,因此十分留意。這次合作讓我加入一個研究團隊,我們定期會面進行討論,保持著研究氣氛,對自己的心態都有正面的好處。好處有那麼多,又可以幫到朋友,我實在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當初趕著畢業的最主要原因是為了省錢。原本打算一年後才找工作,沒想到過不了幾個月就有工作找上門,財政壓力徒然減少,我也變得沒有那麼心急。這次經歷還讓我反思了薪金和工作的關係。因為按照大部份人的觀點,穩定的工作乃是生存之本。努力工作,升職加薪,安安穩穩一直做到退休,就是一般人的人生目標。以此衡量,我原先在某院校裡當資深講師,忽然間辭職去寫論文,自然是愚不可及。之後還要去做一份人工少一大截的工作,由資深講師變回研究助理,便是愚上加愚。但是,在那段做研究的日子裡,我明白了做有意義的事情不用計較薪金和職位,之後又找到其它賺取收入的途徑,於是我開始不再追逐高薪厚職,做研究也做得更加投入,這是我在學術之外的意外收穫。

在幫我朋友做研究期間,英國方面也替我找到了論文導師。導師是一位年長的女士,據說原本是科學和電腦科老師,後來轉去搞教育研究,因此背景跟我很相似。好處之一是她能夠指出我以科學思維做教育研究的盲點,時刻提醒我研究對象是人不是死物,不要忽略人的不確定性。另一好處是她的資訊科技能力不錯,我做研究時會用到不少科技輔助,她都能夠理解並配合,不用我特別解釋。此外,不同的教授有不同的風格,我的導師的風格是無為而無不為:如果我不找她,她絕不會找我。但是只要我問她問題,或者我發個草稿給她看,她一般幾天之內就會給我有用的回覆,這種模式我很受落。由於她給我很大的自由度,我反而可以安心發揮,不用被牽著鼻子走。

我所採用的研究框架稱為行動研究,意思是透過實踐翻轉課堂,從中收集數據,再按數據進行反省,改良實踐方略。行動研究要重複幾次才有意義,每次需時一個學期。我的導師要求我要做一次先導研究,再做兩輪的正式研究。於是,從2014年7月到2015年5月的三個學期裡,我都用來搜集和分析數據。而我搜集的數據也是多方面的,不但每次上堂要去觀課,還要做問卷和訪問學生。另外我還持續地寫研究筆記,把研究過程和思考都記了進去。在2015年夏天的時候,我擁有三次問卷結果、八篇訪問稿、一百小時的觀課記錄,和二百多天的研究筆記,這便是我寫論文的基礎。

在科學研究中,數據的收集和分析是最困難最花時間的。只要數據做好了,寫論文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所以,我當時預計用三個月的時間寫論文,2015年10月底之前交,這樣可以少交一年學費。結果又再一次失望,原來教育研究跟科學研究不同,寫論文不止總結分析結果,寫論文本身就是一種分析。下一篇談談我寫論文的體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