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與學

研究生涯系列之一:魚與熊掌


1255e3_6786b29b25dc422cb0556d9250979803

今年是2017年。六年前的5月20日,我作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那天,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我撞見了老闆的老闆的老闆,那是一個充滿霸氣和威嚴的人物,同事們不是怕他就是恨他。但我當時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竟然走上前去詢問關於修讀教育博士(兼讀制)的問題。

我知道問他是對的,因為他在這一行打滾了數十年,很熟悉行業情況。而且,我還有一點私心,希望他知道我有這個修讀的意向,能夠在分配工作時體諒一下,同時也作為我報名的其中一位推薦人。

結果,工作一點沒減(參閱《教學生涯系列》),推薦信倒是寫了。兩個月後,我收到了大學方面的取錄信,久違的學生生涯開始了。

其實,讀博士一直是我的其中一個夢想。開始教書的頭兩年,我經常考慮要不要辭職回去當研究生。我當時的同事之中不乏各式各樣的博士。有時跟他們討論學術問題,覺得他們談起這些真的好厲害。當然,不是所有博士都像博士,但是我很幸運,碰見不少有真材實料的。我入行教書前已經擁有物理學碩士學歷,但我一直很想更上一層樓。雖不能至,心嚮往之,是我當時的心態。

不過,我進修的動機跟正常人有點不同。怪人不一定讀物理,讀物理的卻都是怪人(《求學生涯系列》),我當然也不例外。現在社會上很多人邊工作邊進修,希望對事業發展有幫助。我那位老闆的老闆的老闆也跟我說過,工作太辛苦的話就出聲,他會盡量配合,又勉勵我要快點畢業,學成之後有「好位置」在等著我。前半段證實是空話,後半段也不是我的關注重點。對我來說,讀書不是為了更好的生活,讀書本身就是生活。因為人需要自我實現,要有一些比較遠大的目標才會快樂。所以每當有人問我為甚麼讀博士,我就答:沒甚麼,就為貪玩。這時對方總會目瞪口呆,不是以為我有父幹,就是判定我精神有問題。但是我家徒四壁人盡皆知,所以應以後者居多。不過我沒有故作驚人的意思,實際上就是想尋求自我實現。

然而,進修計劃多年來一直停留在空想狀態,首要考慮的自然是 $$$ 問題。學費對我來說是很重的負擔。之前上大學的時候,第一個學期的學費都是問親戚借的,之後就靠政府接濟。所以,我一直緊記著 Maslow 的需求層次理論和殷海光的人生四層次理論,也知道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道理。夢想很重要,但是夢想不能當飯吃,不餓死才有發夢的資格。若是連生存都有問題,那些高層次的追求就變成空中樓閣了。

另一方面是能力問題。我當時的想法是,之前是讀物理,進修當然也是讀物理。但物理是非常困難的學科,我自問天資平庸,沒有甚麼過人之處,因此讀物理學博士對我來說是極富挑戰性的事情。全情投入尚且力有不逮,更不要說兼讀(如果有的話)了。結論很明確:魚與熊掌只能取其一,要麼辭職回去讀博士,要麼繼續當全職教師。思前想後,我決定先在教師崗位上奮鬥一下。

出乎意料之外,我從教學中得到了巨大的收穫。除了因為溫飽問題變得沒有那麼嚴峻,也因為我在教學過程中,看到了物理以外的另一個進修方向。在我任職的院校裡,因為經費及其它種種原因,老師在教學之餘也要兼顧很多行政工作。因此這個崗位需要的不只是專業教師,而是鐵甲萬能俠。做鐵甲萬能俠是很辛苦的,但卻符合我對自己的期望,因為我相信為學有如金字塔,要能博大要能高。教育專業知識也一樣,我希望自己可以有廣闊的知識基礎,同時在其中一兩個範疇做到盡善盡美,因此我開始考慮以教育作為我的進修方向。當然,日常工作可以累積這些方面的經驗,但是沒有理論的支持,這些經驗就無法整合成系統知識,長遠來說會限制我的進步。就這樣,我終於找到了進修的方向和理由,並且在神推鬼使之下付諸實行。

下次談談博士班上課的情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