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 歷史

六四事件廿五週年


 

CHINA-BEIJING SPRING-TIANANMEN-DEMO

六四事件發生時,我還只是個小學生。當年因著學校的功課要求,我從四月到六月期間,每天都要讀幾份報紙做剪報。那時我對於整件事的理解,就是手無寸鐵的人民,為了爭取民主公義,對抗著獨裁者的軍隊,結果大量無辜的學生和市民被殘暴的軍隊屠殺,而背後指使屠殺的就是魔鬼般的中共獨裁者。我記得那時畫了一幅畫,把鄧小平裝扮成清朝皇帝的模樣,帽子上寫了「獨裁者」三個字,旁邊畫了個骷髏頭。那時我會和家人一起去參加大遊行,「xxx下台」、「結束一黨專政」、「民主萬歲、自由萬歲、人民力量萬歲」這些口號,我喊過。《自由花》、《血染的風采》、《龍的傳人》這些當年的主題曲,我唱過。這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較量、民主與獨裁的對壘,非黑即白,毫無懸念--是的,當時的報章、書刊就是這麼說,我也是這麼想。

之後一段時間,每到六四我就去參加燭光晚會。後來到了投票的年齡,每逢選舉,投票給港同盟、民主黨是慣性動作。因為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民主等如公義,爭取民主就是彰顯公義,是每一個有血性的選民都應該做的事情。而作為一個在半支米字旗底下成長的人,我對於自己的「英國藉」身份曾經相當自豪,對於「中國人」的身份則相當抗拒,甚至有一段時間引以為恥。雖然我還沒有能力深究當中原因,但這卻是我一直以來的信念,甚至可以說是一種政治意識型態。使用這意識型態來決定自己的政治立場既省力又安全,因為它像TVB的劇集一樣簡單易明,而且跟主流報章相吻合,不易受到同儕的挑戰。

但是後來我因著讀書的關係也對中國文化、哲學、歷史增加了了解,對於中國產生了同情。我開始以批判的角度反思和挑戰自己一直以來所相信的一套政治意識型態,也不再是民主黨和支聯會的死忠支持者。回歸前兩三年左右,我開始拋開假英國人的身份,並以中國人自居。香港回歸那天,我看著電視畫面上那下沉的米字旗,意識到帝國的斜陽跟我再無關係。我未至於會說甚麼百年國恥得以昭雪那些話,但從此以後我看見五星紅旗加國歌這個組合就會熱淚盈眶不能自已。那時我投入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意識型態,從盲目地以假英國人的身份自豪,一下子變成盲目地以中國人的身份自豪。神舟五號升空之後,我把仍未過期的BNO護照塵封在箱底,改用特區護照。英治時期的經歷正式成為回憶,從此永不回頭。

近年因為出國旅遊,多了留意外國的新聞和歷史。我開始學習如何把社會上的事件放在一個大環境裡面看:縱向方面,我嘗試探討它的來龍去脈前因後果;橫向方面,我嘗試探討區域事件與國際形勢之間的關係。我勉力拋開主流媒體所刻意營造的政治意識型態,也拋開個人的主觀喜惡,嘗試以局外人的角度,以歷史的觀點,審視我身邊發生的事情。我越來越感覺自己不再僅僅是一個中國人,也是一個世界公民。我發覺我不必把自己囚禁在深圳河以南的這座小城市,甚至不必把自己對國家民族的感情與中國治亂興衰的循環綑綁在一起。我也不必全盤接受或否定某個國家或某個民族,因為世事從來就不可能像TVB的劇集那樣簡單。

今天是六四事件廿五週年。過去廿五年來,社會上關於六四的爭論來來去去都是那幾道板斧,不同立場的人都是以自己的政治意識型態立論各說各話。我當然也沒有能力提出甚麼聰明深厚之見,只希望在這個垃圾資訊充斥的時代,自己能夠學會以客觀而廣闊的眼光,觀察這個歌舞昇平卻又充滿隱患的世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