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 · 教與學

讀書與學習


book-92771_640

網上流傳一篇關於讀書習慣的文章,題為《令人憂慮,不閱讀的中國人》。作者據稱是一名印度工程師,他/她觀察到中國人不愛讀書,並引述媒體報導,指出中國人的閱讀量,比之其他國家的人,少得可憐。又提到以色列和匈牙利的諾貝爾獎得獎者眾多,都是跟多讀書有關。作者在文末寫道:

記得有一位學者說過:一個人的精神發育史,應該是一個人的閱讀史,而一個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全民族的閱讀水準;一個社會到底是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就看閱讀能植根多深,一個國家誰在看書,看哪些書,就決定了這個國家的未來。讀書不僅僅影響到個人,還影響到整個民族,整個社會。

作者最後以「一個不愛讀書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民族」作結。這篇文章的原出處不可考,只好於篇末引述原文。

現在說說我的看法。

作者在文中引用多項數據,包括中國人的每年人均讀書量為0.7本、中國人每天花在讀書的時間不足15分鐘等等,由於沒有註明資料出處,先假定這些數據是真實的。作者又指出讀書跟國家和民族的前途有關,不愛讀書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民族。

可以看得出,撰寫和引述這篇文章的人都是善意的,但在立論上實有可商榷之處。

首先,我當然同意讀書的益處和重要性,但是我認為這種說法流於狹隘,因為學習不一定靠讀書,讀書也不代表學習,讀書和學習是不同的概念。書只是一種資料格式,讀了多少本書,是實體書還是電子書,甚或是否透過文字的方式來接觸資訊,都不是重點。以閱讀多少本書來量度知識接收的年代已經過去,因為知識的傳播形式可以是一篇學術文章、幾頁數學方程、一段影片、一個網上課程、一場討論、一個智力遊戲、一次實踐活動等等。書是很重要的學習途徑,但也只是其中一種途徑,它甚至可以被其它形式取代。尤其在數理科目上,進行一次模疑實驗,做一次理論推導,往往勝過千言萬語,文字不一定是知識傳播的最理想方式。讀書量誠然可以作為一種指標,因為肯花時間讀書的人,推測應該也會肯花時間進行其它各種形式的學習;但是這推測也僅是大約的,尤其在學習方式漸趨多元花的年代,我們不能假定那些在埋首看手機、看平板電腦的人,一定不是在學習。我們也不能以上網時數多久,來判定一個人是否沉迷玩樂。重點應該是,人們是否有透過接觸各種資訊形式,接收前人的文化成果,從而進行高階思考,建構自己的知識。只要能夠做到這一點,做到讀書的效果,那麼讀書與否並不重要。

舉些例子:我近年已很少讀實體書,甚至很少讀書,但我經常在iPad上閱讀學術論文,這是透過不同的文字媒體學習。我也有很大部份的學術學習不是以閱讀作為主要方式進行的,例如我最近在 Coursera 上讀了幾個關於數據處理的課程,課程由一些頂尖大學的教授提供,主要形式是上網看教學影片,然後做習題,交功課(功課涉及編寫程式),在網上進行討論等等(詳見《從MOOC看教育科技應用 | 有涯小札》)。我在學習過程中參考過很多網站,寫過不少程式,在討論區發表過不少評論,卻沒有讀過一本書。然而我可以肯定自己在相關知識上有所增進,不只是技術上的,也是思維方式上的。

不過作者也有提到,在實際觀察中,那些在用iPad的人,基本上都是在打遊戲或看電影。在這一點上,我的觀察和看法跟作者相近,這些人似乎都是在玩樂居多。但又反過來說,我們較常看見外國人在公共交通上閱讀,他們讀的書也多是小說。小說當然也會帶來啟發,不過讀小說的啟發多一點,還是玩電腦遊戲的啟發多一點,我認為也是難以比較,不能因為前者以書的形式出現,就作出了高下的判斷。

本文不是要反對讀書的重要性。書還是有它的重要價值,讀書量也跟人的學習動機有關。但學習形式已經隨著資訊科技的進步變得多元化,我們不能再以讀書作為學習的唯一方式,更不能單以讀書量多少來評量一個人的學習,否則便會跟下一代的學習者脫節。

以下是原文引述:

《令人憂慮,不閱讀的中國人》

我在從飛往上海的飛機上。正是長途飛行中的睡眠時間,機艙已熄燈,我吃驚地發現,不睡覺玩iPad的,基本上都是中國人,而且他們基本上都是在打遊戲或看電影,沒見有人讀書。

這一幕情景一直停留在我的腦海裡。其實在法蘭克福機場候機時,我就注意到,德國乘客大部分是在安靜地閱讀或工作。中國乘客大部分人要麼在穿梭購物,要麼在大聲談笑和比較價格。

現在的中國人似乎有些不耐煩坐下來安靜地讀一本書。

一次我和一位法國朋友一起在虹橋火車站候車,這位第一次來中國的朋友突然問我:”為什麼中國人都在打電話或玩手機,沒有人看書?”我一看,確實如此。人們都在打電話(大聲談話)、低頭發短信、刷微博或打遊戲。或喧囂地忙碌,或孤獨地忙碌,唯獨缺少一種滿足的安寧。

據媒體報導,中國人年均讀書0.7本,與韓國的人均7本,日本的40本,俄羅斯的55本相比,中國人的閱讀量少得可憐。

在中國各地中小城鎮最繁榮的娛樂業就算麻將館和網吧了,一個萬多人的小鎮,有幾十個麻將館五六家網吧是常事。

中老年人參與到麻將,青年人上網,少年兒童看電視。中國人的娛樂生活幾乎就濃縮為麻將、上網和看電視。

不管是在網吧,還是在大學的電腦室,我們可以看到,大多數都在玩遊戲,少部分在聊天。

在網上和圖書館查閱資料或讀書的學生少之又少。再看看各部門領導,一天忙於應付各種檢查、應酬、飯局。

讀書已經變成了學者的專利,也許很多學者也不看書了。這確實讓人擔憂。

中國人不愛讀書有四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國民文化素質偏低。
二是從小沒有養成閱讀的良好習慣;
三是”應試教育”,讓孩子們沒有時間和精力去讀課外書;
四是好書越來越少。

日本管理大師大前研一的著作《低智商社會》意外地觸動了中國人的敏感神經。他在書中說:在中國旅行時發現,城市遍街都是按摩店,而書店卻寥寥無幾,中國人均每天讀書不足15分鐘,人均閱讀量只有日本的幾十分之一,中國是典型的”低智商國家”,未來毫無希望成為發達國家!

在這個世界上有兩個國家的人最愛讀書,一個是以色列,另一個是匈牙利。以色列人均每年讀書64本。

當孩子稍稍懂事時,幾乎每一個母親都會嚴肅地告訴他:書裡藏著的是智慧,這要比錢或鑽石貴重得多,而智慧是任何人都搶不走的。

猶太人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沒有文盲的民族,就連猶太人的乞丐也是離不開書的。在猶太人眼裡,愛好讀書看報不僅是一種習慣,更是人所具有的一種美德。這裡說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在”安息日”,所有的猶太人都要停止所有商業和娛樂活動,商店、飯店、娛樂等場所都得關門停業,公共汽車要停運,就連航空公司的班機都要停飛,人們只能待在家中”安息”祈禱。但有一件事是特許的,那就是全國所有的書店都可以開門營業。而這一天光顧書店的人也最多,大家都在這裡靜悄悄地讀書。

另一個國家匈牙利,它的國土面積和人口都不足中國的百分之一,但卻擁有近兩萬家圖書館,平均每500人就有一座圖書館,而我國平均45.9萬人才擁有一所圖書館。匈牙利也是世界上讀書風氣最濃的國家,常年讀書的人數達500萬以上,占人口的1/4還多。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就是財富。一個崇尚讀書學習的國家,當然會得到豐厚的回報。

以色列人口稀少,但人才濟濟。建國雖短,但諾貝爾獎獲得者就有8個。以色列環境惡劣,國土大部分是沙漠,而以色列卻把自己的國土變成了綠洲,生產的糧食不但自己吃不完,還源源不斷地出口到其他國家。

而匈牙利,諾貝爾獎得主就有14位元,涉及物理、化學、醫學、經濟、文學、和平等眾多領域,若按人口比例計算,匈牙利是當之無愧的”諾獎大國”。他們的發明也非常多,可謂數不勝數,有小物件,也有尖端產品。一個區區小國,因愛讀書而獲得智慧和力量,靠著智慧和力量,將自己變成了讓人不得不服的”大國”。

記得有一位學者說過:一個人的精神發育史,應該是一個人的閱讀史,而一個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全民族的閱讀水準;一個社會到底是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就看閱讀能植根多深,一個國家誰在看書,看哪些書,就決定了這個國家的未來。讀書不僅僅影響到個人,還影響到整個民族,整個社會。

要知道:一個不愛讀書的民族,是可怕的民族;一個不愛讀書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民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