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 教與學

語言與思考


讀小學時我發現了一個現象:有一段時間,我的默書成績很好,但只限中文或英文其中一科。如果某學期的中文黙書很好,英文黙書就會下滑。反過來如果英文黙書很好,中文默書也會下滑。兩科無法同時取得好成績。

中學時轉用英文教科書,寫英文的機會增加,鐘擺好像又回到英文那邊。大學時,有段時間講英文可以出口成章,跟外國人溝通沒有一點難度,但寫中文就經常執筆忘字,文句不通。到出來教書,因課程特性,用中文講書佔一半以上,由是英文水平再度下滑,但那時也是我用中文寫作的高峰期。近年讀博士,寫英文學術文章越發流𣈱,中文水平又陷入了低潮。

何以如此?我猜測是因為語文運用跟思考方式相互影響。英文了得的人教人要「用英文思考」,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寫得出流𣈱的英文。反之,讀英文讀得多了,思考方式也受到影響。問題是當我「用英文思考」的時候,就不能用「用中文思考」了。所以寫英文寫得好,寫中文就寫得爛。反之亦然。

但是也並非人人如此。我那些教語文和翻譯的同事大多中英文俱佳,似乎這中英不能並存的現象只在部份人身上發生。或者我本身就是個準文盲,必須時刻練習,才能保住有限的語文能力。

延伸閱讀:

Language and thought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5 examples of how the languages we speak can affect the way we think | TED Blog

Does Language Shape What We Think?: Scientific America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