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聞 · 感想

交通雜談


Image
出門在外,要乘搭巴士不是易事。圖為瑞士往列支敦士登的巴士,攝於2011年。

在香港長大,如果沒有到外地走走,未必能體會到香港的交通系統有多完善。大三那年,我第一次自己出門去希臘的克里特島 (Crete, Greece),去到了才知道那裡的交通甚為麻煩。在一處名為 Chania 的中型市鎮,全鎮只有一個巴士總站。大部份巴士路線每天只有幾班車,最密的也要一個小時才有一班。每次坐車要先到售票亭買票,上車才向司機買票的話一般較貴。而如果要在荒郊上車,附近沒有售票亭,就要記得預先在市區買好票。那個時候香港的巴士早已實行上車入錢,今天我們拿著八達通拍卡就可乘車,但在歐洲很多小市鎮,乘車依舊不易。也許票種比以前多元化,買票方式比以前先進,班次卻仍然疏落。只有在主要城市,才會有像香港那樣方便的交通系統。這其實再正常不過,但港燦如我當時卻始料不及。

後來有一次去台灣省澎湖縣,才明白居住在這類地方的人對於「交通」的概念跟我很不同。去澎湖旅遊的多是台灣人。他們常說,某個地方很近,五分鐘車程就到了,然後就騎著機車呼嘯而去,留下我們在那裡乾等巴士(公車)。那位民宿老闆告訴我們,當地的巴士通常是給老人家和未有駕照的小孩子乘搭,其他人一般都是騎機車說走就走,見我們像跛子般可憐只好駕車載我們出去玩。隨著出門次數多了,才知道自駕遊在各國都是家常便飯,從家門口開車就直接穿州過省去了,不然就是到當地租車。他們的世界遠比我們的廣闊,只有我們這些在孤城裡生活的人不知道。有時覺得,那條河保護了我們,也把我們困在井底,而我們還要沾沾自喜。

我曾經多次夢見自己駕車出遊,醒來才記起自己根本沒有駕照。我小時候也曾立志當巴士司機,沒有駕照自然也當不成,只好去當老師搞學術。我毫不懷疑駕駛的樂趣,卻不忍在人多車多的香港佔用太多路面空間。再想到碳足印和空氣污染的問題,令我好幾次想去學車而臨時打消了念頭。雖然這就像每年熄燈一小時般沒有甚麼具體作用,我卻難以用理性說服自己。也許只有當電動車流行起來,或者我有朝一日衝出香港,才有多點誘因讓我去考個駕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