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科技 · 教與學

從MOOC看教育科技應用


MOOC 頁面示例(取自Computing for Data Analysis | Coursera)
MOOC 頁面示例(取自Computing for Data Analysis | Coursera)

談到資訊科技對教育的影響,MOOC可算是比較革命性的一環。它不只是一種工具,亦令教育模式發生質變,可能成為未來主流(詳見《MOOC 或成高等教育新趨勢 | 有涯小札》)。MOOC亦是很好的案例,可以為教育科技的應用帶來啟示。為了明白MOOC的運作方式及其獨特之處,我今年六月選擇了四大MOOC平台之一的 Coursera 來做實驗,登記了一個名為 Model Thinking 的課程。課程為期十二週,完成後又繼續嘗試更多的課程,也漸漸擴展到另一個平台 edX。以下是我從今年六月起修讀MOOC:

如上所示,並非每個課程都能完成,但每個課程都給我一些新的啟示。以下就其運作模式作一概括說明。

1266297_10152201297233709_771078565_o
Model Thinking
2013-09-16 13.53.11
機率
1276530_10152255742383709_1900011773_o
Computing for Data Analysis
1233311_10152258501688709_2045560992_o
New Models of Business in Society

Coursera 上的課程以影片為主。老師每週錄製影片,影片中除了老師有講解,間中亦加插不計分的習題,有助學生即時反思。學生須於限期內觀看影片並完成作業方能合格。課程長度一般最少四週,有時會另加期中試與期末試,形式跟作業類同。此外,課程設有討論區,方便同學在網上討論功課問題。edX 的網站跟 Coursera 相若,教學模式則比較多樣化,例如 Introduction to Aerodynamics 比較像一本多媒體教科書,學生要自行閱讀課程材料,材料中加插一些習題及影片,最後交作業。而 Learning From Data 則放映老師在大學裡上課的影片,材料亦跟現場學生所用的相同。老師們亦各有獨特風格,大部份比較正規,但也有比較特別的,如機率課的老師很熱心教學,每週影片開頭都會花時間講道理,分享學習經驗。教學技巧方面,根據個人經驗及參考網上討論,確實有些老師講解清晰,但也有一些可以商榷,並非全是高水平教學。

評核方面,MOOC上每科學生人數動輒上萬,因此作業不可能由人手批改。題目都設計成可以用電腦自動批改 (machine gradable) 的形式,一般是10題或以下的多項選擇題,有時也要填入文字或數字作答,但必須按照嚴格的格式要求。例如,計算的題目通常指定兩個小數位,若答案是 12.34,學生不可填 12.3,也不可加入其它文字,如 x=12.34,否則作錯誤論。比較特別的是 Computing for Data Analysis,這科主題是以 R 來做數據分析,學生要繳交電腦編程作業。具體做法是學生按題目要求編寫電腦程式,完成後按指示執行一個測試程式 (test script),測試程式會輸出幾個檔案,學生只要上載這些檔案,系統便會判斷答案正確與否。這類電腦批改的方法確實節省人力,但由於技術所限,不可能出現像論文 (essay) 那類答案模式。從 Bloom’s Taxonomy 的理論框架看,不同階級的認知範疇 (cognitive domain) 需要不同類型的評核方式(詳見《Bloom’s Taxonomy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MOOC對於較高層次的認知範疇(如分析能力)暫時無能為力,這無疑限制了這些網上課程的發展。目前各MOOC上的課程都是入門級,除了迎合一般大眾的口味,評核上的難題當是原因之一。

多項選擇題是最常見的題目類型(取自 Model Thinking)
多項選擇題是最常見的題目類型(取自 Model Thinking)
Computing for Data Analysis 上的編程功課示例

研究MOOC會觸及如何善用科技的問題。如果MOOC只被當成上載課堂影片和批改功課的地方,那就浪費了互聯網的優勢。事實上,MOOC的潛在能力 (affordance) 遠遠不止於此,New Models of Business in Society 就提供了很好的示範。此科老師在每段影片完結時會提出幾條問題供學生討論;有別於其它技術性的科目,此科的討論可以天馬行空,各人在網上分享經驗,提出看法,老師亦會參與其中,其知識內容遠遠超過了教學影片。換言之,與其說是由老師傳授知識,不如說是一個群體透過討論互相學習甚至發現知識。由於學生眾多且來自各地各行各業,因此帶來了不少良性互動,相當精彩。有些面授的碩士和博士課程也強調類似的互動,但無論是課堂上的討論,或使用課程管理系統(如 Moodle、Blackboard 等)上的互動功能,畢竟參與人數太少,也不夠多元化,很難形成像MOOC那種討論氛圍。另一個善用資訊科技的例子是上面提到的機率課,該科的教學團隊開發了一套網上互動遊戲 PaGamO,是限時答問題佔土地的遊戲。習題程度跟每週功課相若,目的是以遊戲方式讓學生多做習題,相當有心思。

New Models of Business in Society 上的討論串
New Models of Business in Society 上的討論串
1272513_10152268728553709_96697413_o
機率課的 PaGamO 線上遊戲

有教育研究者提出 TPACK (Technological Pedagogical Content Knowledge) 的概念 (Mishra & Koehler, 2006)(詳見《TPACK》),意指要善用科技教學,老師必須對科目內容 (content)、教學法 (pedagogy) 及科技 (technology) 三者融匯貫通,缺一不可。大部份老師對科目內容瞭如指掌,但願意接受及運用科技的人不多(詳見《關於科技接受程度的個人反思 | 有涯小札》),能夠配合教學法善用科技的更是少數。僅僅把白板上的東西搬到PowerPoint上,不見得對學生有多大好處。建立網上課程也不等於把教學影片直接放上網,必須配以合適的教學法才能實際上帶來進步。沿著 TPACK 的框架研究 MOOC,當能為我們帶來不少啟發。

TPACK-new
TPACK 概念圖 (Reproduced by permission of the publisher, © 2012 by tpack.org)

個人感受:當初開始上MOOC是為了體驗這種嶄新的上課模式,後來發現自己很喜歡上這種課,甚至現在成為習慣。原因之一是名牌效應:能夠免費修讀由頂尖大學開辦的課程,本身就是賞心樂事。但更重要的是我在學習過程中得到了很多樂趣:修這些課程沒有學分,沒有壓力,而且所有的作業和測驗都可以自由參與,也可以隨時重溫影片,上課時不必心急記下內容,可以集中思考,理解反而更深入。在我自身體驗而言,這種上課方式比之傳統方式效果更佳。但這裡面還有一些條件,如我所修的都是入門課程,而且我本身就是喜歡學習的人,對科技也沒有抗拒。這些條件如果不成立,出來的效果也可能大不相同。探討MOOC如何影響學習者的學習模式和態度,又是另一個很重要的研究方向。

參考文獻:

延伸閱讀:

本網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