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科技 · 學術研究 · 教與學

教育科技應用 知難行更難


CC BY-SA Tiroler Bildungsservice, Clemens Locker
Image credit: Tiroler Bildungsservice, Clemens Locker (CC BY-SA)

科技不但影響教學模式,亦以更為深遠的方式影響著受教育的人。

上世紀九十年代或之後出生的一代常常被稱為「數位原生代 (digital natives)」,意思是他們自小活在資訊科技普及的世界,有別於成長後才有機會學習資訊科技的「數位移民 (digital immigrants)」。資訊科技的普及改變了人們接觸、理解和傳遞資訊的方式,從而影響其學習和思維方式。這種影響的強度因人而異,但對於年輕的數位原生代理應較為顯著,對年紀較大的數位移民們則影響較小,兩代之間的鴻溝由此而生。有研究指出,很多老師的教學理念和方法依從他們求學時期的經驗,這意味著他們面對新一代學生時,往往難以擺脫過去經驗的影響,以致未能切合新一代的學習需要。即使他們願意學習新科技並應用在教學上,也難免只是新瓶舊酒。例如將原本寫在白板上的講課內容搬上簡報軟件,表面上是使用了資訊科技,但如果教學法還是一成不變,對教學質素的提升實在十分有限。

要解決這個問題,我認為有幾個方面的工夫要做:

  1. 首先是要明白哪些因素會影響人們對新科技的接受程度 (technology acceptance)。這研究領域存在著不少理論模型(如 TAM、UTAUT),但一般公認最重要的因素是科技的「有用」和「易用」程度。這兩者並不是客觀的,而會受各人的經驗和性格影響。數位原生代也許會覺得科技易用,是否有用則要看場合。老師們習慣了舊有的思維方法,有時會抗拒甚至恐懼新科技,於是低估新科技的有用和易用程度。
  2. 另一個研究方向是實際量度人們接受新科技的程度。「關注為本採納模式 (CBAM; Concerns-based Adoption Model)」 透過研究人們對新科技的關注程度 、使用情況和實際成果三方面,可以量度人們從舊到新的轉變過程,並找出其背後原因。
  3. 兩個方向如能適當結合,或許能夠找出收窄鴻溝的方法,那麼下一步便是由此推演出一套適合新一代的教育理念和學習方式。現時為老師提供的資訊科技培訓通常流於表面。例如,導師們會從技術層面講授新科技的使用方法,至於如何改變教學法以善用這些科技達至最大教學效果,卻鮮有被提及。完整的培訓必須有全盤考慮,從教育理念出發,回答怎樣的教學才能優化學習,科技不過是輔助工具,不能本末倒置。
  4. 最後便是推而廣之,讓這些新理念、新方法慢慢普及起來,關鍵仍是職前或在職培訓。這是極大的挑戰,因為前三步都是只靠觀察研究就可以得到答案,最後一步卻涉及實際行動改變人們的思維,這是最困難的,但也是至為重要的。

我們活在一個革命性的新時代,像 MOOC 這類顛覆傳統學習方式的新科技正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要善用資訊科技改善教學,老師們的態度至為重要。好的老師不但要善於教書,也要善於學習,令自己的知識和技能與時並進。否則,被淘汰的不只是我們自己,還有我們教出來的學生。

本網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