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研究 · 教與學

香港大專學生的學習動機研究


Self-Motivation-Strategies-–-How-to-Get-Motivated-Quickly-and-Easily

教育研究的目的之一,是提升學生的學習效果,而動機是學習效果的一項因素。要量度動機,一套廣為人知的工具是《學習過程問卷》。

此問卷是由教育研究學者 John Biggs 的團隊在1987年開發的。經過十多年的使用及測試,該團隊於2001年時提出了稱為 R-SPQ-2F 的改良版本 (Biggs, Kember & Leung, 2001)。這改良版本共20題,全部都是關於學生學習態度及方法的陳述。例如,第6題和第7題分別是「我對新知識很有興趣,並且經常花額外的時間搜尋相關資料。」和我對學習不感興趣,所以只會投入最少的努力 。」學生要以1-5數字表示該陳述符合事實的程度。透過簡單的計分方法,問卷可以量度學生在「深層型  (deep approach)」及「淺層型 (surface approach)」兩種學習方法上的趨向,從而反映學習動機。

所謂「深層型」,簡言之就是學生學習以興趣為先,力求融會貫通,因此不時主動學習考試範圍內外的知識。反之,「淺層型」的學生對讀書無甚興趣,往往不求甚解,只求順利過關取得學位。我年初時在自己任教的副學士先修班進行了一次《學習過程問卷》調查 (n=47),之後又與一位博士班的同學合作,在某大學的本科課程中找了另一批同學進行相同測試 (n=80),兩次測試都有找部份同學進行跟進訪問。經過統計分析的問卷數據,配合跟進訪問的分析,得出了十分有趣的結論。

副學士先修同學大多是在中學會考成績不理想的同學。他們很多都希望透過副學士先修課程升讀副學士,然後再升讀大學。對這班同學的測試,得出了以下幾項結論:

  1. 整體情況:大部份同學大部份時候都是深層型的。
  2. 變化趨勢:上下學期比較,深層型學習的趨勢大幅上升。
  3. 淺層型:採用淺層型學習的同學,一般來說都不是自願的。有不少提到自己原先喜歡讀書,但因為能力及自信心不足,只好迫使自己採用背誦的方式應付考試,務求取得好成績順利升讀大學,進修自己喜愛的科目。
  4. 深層型:興趣是影響學習方法的主要因素,同學有時甚至會為了興趣而放棄自己不喜歡的科目。
  5. 果效為本:近年被廣泛提倡的「果效為本教學 (OBTL, outcomes-based teaching and learning)」對這班學生的學習動機基本上無影響,反而因為評核的透明度提升,助長了淺層型的同學針對考試範圍而讀書。

至於那80位受測試的本科生,當中16人經由副學士升讀大學,其餘64人經由大學聯招 (JUPAS) 被錄取。對這批同學的測試結果,反映出兩類同學學習方法有很大差異:

  1. 整體情況:副學士上來的同學比之經聯招錄取的同學有更強的深層型趨勢,但不及前述的副學士先修學生。很多受訪同學亦指出,副學士上來的同學一般能力較高,讀書較勤力;經聯招入學的同學則比較無心向學。他們相信那是因為前者曾經在公開試失手,在副學士時又經歷過很劇烈的競爭才能升讀大學,因此對自己的要求很高,習慣了深層次學習。反之,聯招升上來的同學求學過程比較順利,升讀大學之後更有「上岸」的感覺,因而放鬆下來。
  2. 變化趨勢:上下學期比較,深層型學習的趨勢有輕微上升,其中副學士上來的同學升幅較大。
  3. 淺層型:採用淺層型學習的同學,一方面是因為要應付考試,另一方面,亦有不少人認為在大學裡讀書不再是唯一目標,寧可享受多元化的大學生活,因而採用他們認為比較省時省力的淺層型學習方式。但是部份人亦出現了行為與思想不協調的情況。他們有不少是認同深層型的學習方式,做出來卻是淺層型的。上面提到的能力及自信心不足是部份原因,亦有同學反映老師教學及評核方式迫使他們採取淺層型學習。
  4. 深層型:跟副學士先修的同學一樣,興趣是影響學習方法的主要因素。面對喜歡的科目,同學會趨向深層型學習,而他們亦認為深層型學習才是最有效和穩妥的學習方式。跟副學士先修不同的是,遇上不喜歡的科目,他們也會採用淺層型方法應付過去,較少完全放棄。
  5. 果效為本:很少人知道甚麼是果效為本教學,即使知道,亦不認為此法會對他們的讀書方法有任何影響。但是,亦有人提出此法會影響他們選科,因為他們希望評核範圍和方式有較高透明度,以方便將來溫習。

綜合兩次調查所得:

  1. 論深層型學習趨向,最強的是副學士先修班學生,其次是由副學士升上大學的本科生,最弱的是經聯招入大學的本科生。
  2. 論上下學期深層型趨向的變化,次序同上:升得最多的是副學士先修班學生,其次是由副學士升上大學的本科生,最弱的是經聯招入大學的本科生。
  3. 採取淺層型的副學士先修學生及來自副學士的本科生,都有表示自己採取淺層型是為勢所迫。但經由聯招升讀大學的本科生,則有不少是有意地採取淺層型學習,以換取多元化的大學生活。
  4. 採取深層型的學生大多是為興趣而學習。但對於不喜歡的科目,本科生起碼也會採用淺層學習應付過去,副學士先修班學生卻有部份表示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寧可放棄那一科也不會採用淺層學習方式。
  5. 果效為本教育對所有受試學生而言,基本上沒有影響。反而有時會產生反效果,方便了淺層型的學習方式。

如果這些結果可信而且是普遍現象的話,我認為其結論是相當沉重的。其一,政府在大專界雷厲風行多年的果效為本教育,原來對學習動機毫無幫助。其二,副學士先修班及讀過副學士的本科生同學,竟然比經聯招入學的本科生有更強的深層型學習趨向,這是始料不及的。一般研究認為採深層型的同學應該學習動機較強,成績亦較好,調查結果卻不完全一致。這是否因為副學位教育培養了學生的深層學習,還是因為學校的評核制度反而令淺層型學習較容易成功呢?前者代表副學位教育的成功,後者卻意味著正規評核制度的失敗,這是值得進一步研究的重要課題。

參考文獻:

Biggs, J., Kember, D., & Leung, D. Y. P. (2001). The revised two-factor Study Process Questionnaire : R-SPQ-2F. 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71, 133–14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