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 · 自傳 · 教與學

教學生涯系列之五:初試啼聲


有人說:「人生是一張茶几,上面擺滿了杯具(悲劇)。」在學院工作,確實經常遇到各式各樣的悲劇(和慘劇)。初入職時面對各種適應問題,勉力為之。好不容易上了軌道,責任又隨之加重,各類悲劇林林總總,無日無之。但我只求盡其在我、樂天知命,認真處理任何重要事情,然後隨遇而安。即使遇上逆境,也會以最積極的心態面對。

過去九年,我在工作上經歴了三大衝擊,每一次都帶來無盡的悲劇,但每一次悲劇又伴隨無盡的學習機會,即是有無盡 x 無盡 = 無盡平方 那麼多的學習機會。第一次衝擊發生在第一個學年完結時的暑假。當時我的教學工作剛上軌道,很多地方都做得不完善,偏偏遇上前輩A先生離職。A先生是我組的科目主任,當時組裡有四個人,除了A先生和兼任商學課程主任的上司J小姐外,就只剩下我和另一位同年入職的同事。結果,我被選為科目主任繼任人,這是我在學院參與的第一件行政工作。

褔無重至,禍不單行。差不多同一時間,我又收到學院高層發給我的正式文件,委任我為視覺藝術的課程主任。原來擔任這個職位的M女士也離職了,高層不知為何,跳過了J小姐,沒有打過招呼就直接出委任信了,我連高層是甚麼樣子都不太清楚,他也應該對我認職不深,更兼我又不認識視覺藝術,為甚麼要選我呢?我到今時今日還是不明箇中因由,所謂波譎雲詭莫過於此。

科目主任和課程主任都不是短期任命,頗有點無間地獄的味道。而且像這類知識型的工作,很難定義明確的工作清單和程序。凡是跟那個科目或課程相關的事情,都由主任包底。至於細節上怎樣做法,怎樣做得好,前輩們只能面授機宜,上陣殺敵還得靠自己。那個年代學院規模較小,要人沒人要錢沒錢,行政任命跟職位和工資都沒有直接關係,而且往往就是一腳踢,教學工作當然也要繼續,每週教學時數只由21小時減至18小時,個個學期有新科,因此我的工作量在第二年時呈泡沫式增長。

然而機會往往是透過逆境呈現的,禍福也不過存乎一念。震驚過後,我又拿出我的工作日誌,把目前的形勢寫下來,也寫下一堆要思考的問題:新任務的意義在哪?對學院和學生的重要性在哪?我在這些任務裡有甚麼願景?我可以學到甚麼?需要甚麼新知識、新技能?我要怎樣裝備自己?要問甚麼人?讀甚麼書?……我在大學時比較重道輕器,少接觸這方面的材料。現在接了這個任務,必須將勤補拙才有生還機會。

對事情的不熟悉會製造無謂的恐懼。很多事情看上去很難,試過之後就會發現尚可應付。科目主任要求做事小心,有效地組織及安排複雜的工作,解決陌生問題,這些正是數理教育的重點,因此感覺還可以。課程主任除了要有上述特質外,還要面對學生,也要寫一些正式文件。另外,雖然視覺藝術課程人數較少,又只剩最後一年,但要跟另一間機構合作,所以我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到外面開會。這些在我而言都很陌生,但亦正是歷練的好機會。至於工作量暴增的問題,我運用各種效率術把工作進一步優化,壓縮時間,總算應付了過去。

就這樣,我踏進了一個全新的領域,從事入職時意想不到的工作。一年下來,竟然沒有出甚麼差錯。我從此學到一項重要教訓:不要擔心未經努力嘗試解決的問題。我深信每一項困難都是迫自己成長的良機,物理學的訓練給我帶來克服困難的方法和信心,實踐多年的效率術則讓我在有限的時間裡完成暴增的工作。我十分慶幸年輕花了點時間在這兩方面,在關鍵時刻救了我的命。

剛逃過一劫,第二個劫又來了。第七年的時候,我接受了更複雜的任命,面對更艱巨的挑戰。這些轉變令我更全面的認識高等教育界,並且開始思考個人長遠發展的問題。下次談談第二次衝擊對我的影響。

教學生涯系列》:一:初出茅蘆二:幸中之幸三:戰戰競競四:教育理念五:初試啼聲六:如履薄冰七:放下自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