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想 · 歷史

香港:一個容不下理性質疑的社會


對於「六四事件」的討論,我早就感到很厭倦,但觀乎近日「陳一諤事件」引發的網上話題,實在不吐不快。寫這類文章很吃力,所以我先借用一下別人的觀點:

支持陳一諤

有報紙說陳同學質疑屍體不知道是解放軍還是平民,但我們可以看到他只是說「同一條屍體有人話係解放軍,同一條屍體又有人話佢係平民,究竟嗰條屍體佢係解放 軍定係平民呢?我哋唔知道,但係我哋知道一樣嘢,我哋可以透過討論,可以透過去了解,去明白到究竟邊一方面係有理據嘅。」這段文字與報章上的說法完全不同。除此例之外,還有其他,我也不詳述,請大家自行比對。我在此想說明的是,無論一個人的政治立場是甚麼,我們都應該公平公正地去報導他的言行,而不該因為他與我們的想法不一致而去把他塑造成「大罪人」。如果你覺得他的說法有問題,那就把他的說法原原本本的寫出來,讓讀的人自行去分析,而不是把他的說法扭曲。這種「扭曲」是不能接受的,那與中央企圖把六四扭曲根本沒有分別。

圍剿陳一諤 | Journalist

陳一諤的言論確有問題,可是港人對他的批判討伐亦不見得適當。你說他有問題,便去指出來,再告訴他你所知道的、你的理念,他接受就是,不接受,也就是了。 可情緒的謾罵實在太多,人家提出一點異議(姑勿論是合理與否),群眾就對其扔出一堆雞蛋蕃茄,黨同伐異,叫他收聲,那跟共產黨叫民眾收聲有何分別?今日之大學生,與昨日六四之愛國青年,同樣是社會的將來。大學生為何不能對問題有多個角度?模擬答案是對的,可是別的答案縱然錯了,也可以從修正和教育中導引出 更深的思考。港人一聽見人家對六四的看法不同自己,便一陣炒蝦拆蟹,與內地人聽見你質疑共產黨時便草泥馬四散,有甚麼分別?既然港人認為自己知得更多,角 度更為全面,怎麼不去以理服人?

六四盲目情意結

我們常常教導學生要有critical thinking,可是,當一個大學生用critical的眼光質疑固有的六四論述時,卻被視作洪水猛獸,被傳媒和政客追打;被盲從的同學扼殺他的言論自由,而整個社會的所謂「文化界」,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說句公道話。

在政治議題上,我從來都不是激進派,因為我認為在這種問題上必須保持理性,避免受情緒左右判斷。「六四事件」那年我讀小學六年級,對於當年在北京發生的事,我透過報章和電視畫面,閱讀和觀看了不少資料。雖然我不能完全確定資料的精確性 (accuracy),但我從未否定過當年發生過武力鎮壓(不論稱為「屠城」或「屠殺」),也沒有否定過中央政府在事件當中犯下了嚴重的錯誤(不論學生們有沒有犯錯),因為早就有足夠的證據來證明這些說法。

但是,對待這些事情,我們必須保持批判的眼光。如果有哪些人,說了一些跟我的想法相違背的說話,正確的做法應該是理性分析,找出對方的錯誤,同時反省自己的想法有沒有錯,有沒有遺漏,而不是亂扣帽子,好像要把對方打落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特別是在處理關於六四的細節問題時,理性的態度尤為重要,要記著「客觀」不代表「沒有立場」,「存疑」不代表「模稜兩可」。我認為香港人在很多問題上很理智,但說到六四則常常表現出過激的情緒,而且欠缺批判思考。這種現象可以理解,但不應鼓勵。

我的觀點,仍是我在《十七年前的未解決事件》寫過的說話:

我認為平反六四,應該實事求是,查明歷史的真相,然後想辦法避免重犯錯誤。當年的報章報導,尚且有誇張失實的地方,何況現在事隔多年,如果憑著僅有 的記憶,在口號與歌曲之中,重塑出滿腔憤怒,以此要求平反六四,豈不十分危險?我認為讀資料,查真相,才是平反六四的正途。當時國家的內外形勢如何?天安 門廣場上又是甚麼情況?六四「屠城」怎樣個屠法?連基本事實都未搞清,把「六四」簡化為「屠城」然後加以評論,忽略事情的內部複雜性,這樣還談甚麼平反。 中央政府縱然不合作,但一般人至少可以憑已有的資料,從中立的角度去討論六四,作出比較客觀的推測和評論,而不是大聲疾呼「人民力量萬歲」和「反對一黨專 政」這些不切實際的口號。如果不明白事情的本質,便永遠學不到教訓,平反六四就永遠無望了。

今天,我們走過了十七載的悠悠歲月。燭光晚會仍每年舉行,但我相信,六四平反是遲早的事。當人們不再義憤填膺,能夠從客觀的角度去看這件事的時候, 便是我們回望歷史,反省過去的最佳時機。平反六四,究竟純粹為了抒解滿腔怒憤,還是真能從中獲得教訓,確保將來不會重蹈覆轍,要靠這一代及下一代人們的大智慧。

二十年轉眼過去了,中共政權不會永遠存在(世上哪個組織可以永遠存在?),但如果人們還不戒掉這種對六四的盲目情緒反應,就算將來中共倒了,六四的真相也不知要再過多少個二十年才能查明,更有可能永遠石沉大海。真相未明,六四就是表面上獲得平反,也勢將失去了其意義。

延伸閱讀:

港大學生會長質疑柴玲走佬 程翔斥誇大學生錯誤 突顯六四鎮壓不可避免

吳志森﹕六四 當然是大是大非

本網相關文章:

西關商團血案 與 六四事件

甚麼時候才可理性地談六四

十七年前的未解決事件

十六年前的那個晚上

我實在沒有時間和精力參與關於六四的討論,故請容我關掉本文的留言功能。要回應的朋友請另文引述,我會透過 trackback 閱讀,必要時再作跟進。謝謝。

2 thoughts on “香港:一個容不下理性質疑的社會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