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 · 統計學 · 思考

智慧設計的迷思


450px-Darwin_ape
達爾文提出演化論之初,受到部份傳統勢力的嘲笑和評擊。

在達爾文冥誕 200 周年之際,梵蒂岡教廷終於承認,演化論與神創論沒有牴觸。

其實,教廷沒有資格判定演化論的正確與否。科學所靠的是證據,不是靠一個人或一個機構的權威承認(或否認)。自從哥白尼提出日心說以來,聖經裡的宇宙觀早就經歷了無情的批判。教廷也不斷修正對於聖經宇宙觀的詮釋,避開與科學有牴觸的部份。多個世紀以來,這種死雞撐飯蓋的事情屢見不鮮。教廷是否承認演化論,只是庸人自擾。

這樣說並不表示我否認耶教的上帝,更不表示我否認耶教徒的智慧和人格,或耶教的社會意義。我們也可以對於耶教用來否定演化論的一些說法,拿出來進行理性討論。以下,我嘗試說說神創論的一個變種版本:智慧設計論

智慧設計論與擲毫實驗

「如果你在沙漠裡看見一間屋子,應當相信那並非隨機產生的,而是某種智慧的刻意設計。因為要由各種粒子的撞擊隨機產生出一間屋子,機率是何等之低。反之,如果背後有一個有智慧的物體在控制著這件事,將是簡單而合理的解釋。」

以上是智慧設計論者經常引用的理由,其中「沙漠裡的屋子」只是一個形象化的講法,智慧設計論常被耶教徒用來解釋生命的起源。這種論調很受追捧,在學術界也有一定的討論。

這種說法表面上看來十分合理,但要指出它的破綻也並非難事。

我們首先用一個簡單的擲毫實驗,來說明這種說法的來源。擲毫實驗中,擲出「公」的理論概率是 0.5,擲出「字」的理論概率也是 0.5,這是由於我們假設了兩種可能性出現的概率相同。如果有人重覆這個實驗很多次,記錄「公」和「字」的出現次數(頻數),最後應該會發現,隨著實驗次數增加,兩個實驗概率(頻數除以實驗次數)應該會各自趨近 0.5,即理論概率的數值。

但也有可能出現以下情況:如果有人重覆這個實驗很多次,發現「公」的實驗概率不是 0.5,而是(例如)超過 0.6,我們就有理由相信,「兩種可能性出現的概率相同」這個假設為假,原因可能是這個毫子被人動了手腳,令得其中一邊出現的機率較大。

因此,如果隨著實驗次數增加,實驗概率趨向於一個不同於理論概率的數值,或者根本沒有收歛 (converge),我們就有理由相信,計算理論概率的一些前提出了問題。對於智慧設計論者來說,如果發現沙漠裡出現一間屋子的實驗概率,比由粒子隨機撞擊而生成一間屋子的理論概率為高,他們就有理由相信這間屋子不是隨機生成的,而是由於一些其他的非隨機事件,例如有一些有智慧的物體在刻意安排。

到目前為止,這些推論都是大致正確的。問題在於,人們有時會因為見到巧合事件的出現,而高估了巧合事件的實驗概率。以下,我們用另一個例子示範這一點。

連續十天預言恒生指數的升跌

以下是一個機會率課程裡經常提到的例子,這個例子示範如何對恒生指數的升跌作出連續十天正確的預言。為簡單起見,我們假設恒生指數每天不是升便是跌,不會保持不變,且升跌之概率各佔一半(這些假設並非必需,但可以令例子簡單一點):

第一天:抽出 8 位收信人並向每人寄出預言信,其中 4 封預言明天的恒生指數會上升, 4 封預言明天的恒生指數會下跌。

第二天:對收到第一天上升預言的收信人再發信,其中一半預言明天的恒生指數會上升,另一半預言下跌。同時,對收到第一天下跌預言的收信人,也按此比例發出相同信件。

第三天:對收到第二天上升預言的收信人再發信,其中一半預言明天的恒生指數會上升,另一半預言下跌。同時,對收到第二天下跌預言的收信人,也按此比例發出相同信件。

到了第三天,將會有 1 人收到完全正確的三天恒生指數預言,3 人收到兩天正確的預言,3 人收到一天正確的預言,只有 1 人收到完全錯誤的預言。這個情況可以用下面的樹狀圖表示:

tree-diagram

我們可以把這個實驗的規模擴大。例如,對 1024 人發信,最後有 1 人會收到連續 10 天的正確預言。對 2n 人發信,最後有 1 人會收到連續 n 天的正確預言,而成為這個人的機率是 2-n。利用今時今日的資訊科技,要實現這種「預言」並非難事。

如果那 1 位收信人不知道還有另外 2n-1 人收到不正確的預言信,他一定會對我的「預測能力」感到非常驚訝。如果他還是智慧設計論者,就可能會說:「連續收到 n 天正確預言的機率只有 2-n,這是何等之低,因此背後一定有一個有智慧的物體在進行著預言。」其實他只碰巧遇上了 2-n 的機率發生的事情,他不中的話也總有另一人會中。換句話說,對 2n 人作出預言,如果只有 1 人收到完全正確的預言,那並沒有甚麼了不起,更用不著借用怪力亂神來解釋。如果我只對一個人發信,卻能夠做到差不多完全正確的預言,那才值得驚訝。

因此,智慧設計論關於沙漠屋子的說法的問題在於:我們不能因為碰巧見到某件巧合事件發生,就認定這件事的實驗概率很高。我們必須一併考慮其他失敗了的例子,再統計成功的實驗概率,如果這時發現實驗概率確實跟理論概率有明顯分別,才須要尋求其他的解釋。

宇宙的時空比我們想像中遼闊

回到演化論的問題。宇宙已經存在 137 億年的時間,宇宙半徑是 137 億光年。在這麼廣闊的時空裡,宇宙早就進行過極大量的各種隨機實驗。如果隨機產生出生命的概率是 1/N,則只要宇宙進行過 N 次實驗,理論上應該有 1 次會成功。況且在出現了第一個生命之後,以後再產生複雜的生命就不再是隨機的粒子撞擊,而是通過天擇等演化機制。人們難以正確地估計生命隨機出現的機率,卻不能因此就認定必須以一個有智慧的東西(如:造物主)來解釋生命的起源。

反之,達爾文演化論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由純粹對生物外形的觀察,發展到結合基因理論來研究各種物種之間的關係,已經有了相當堅實的科學基礎。即使將來演化論被人修正甚或推翻,也應該是由於找到新的科學證據,而不是由於像智慧設計論者的這種論證,或是某種宗教權威的承認或否認。

延伸閱讀:

教廷與進化論「和解」 達爾文冥誕200周年

天主教廷終與達爾文「和解」

Vatican Accepting Darwin is a Blow to Intelligent Design Fantasy — 方潤日記

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February 2009)

演化 — 維基百科

本網相關文章:

生命起源

世界是由意粉創造的

內有家鬼(統計篇)

廣告

One thought on “智慧設計的迷思

  1. 你的解釋不錯,但我認為以此推翻ID則是捉錯用神。
    因為冇人知道地球以外有冇生命,除非搵到有,否則你既解釋冇乜說服力。

    其實,要破解ID有更簡單的進路。套你的話﹕

    「對於智慧設計論者來說,如果發現沙漠裡出現一間屋子的實驗概率,比由粒子隨機撞擊而生成一間屋子的理論概率為高,他們就有理由相信這間屋子不是隨機生成的,而是由於一些其他的非隨機事件,例如有一些有智慧的物體在刻意安排。」

    其實,去到最後一句前,他都是對的。
    物種的形成的確不是隨機生成,問題只是,演化根本不是「隨機」。
    再套用你的解釋,天擇就像你「選擇性」只向預測成功的人繼續寄信,隨機帶來的「正確預測」被一直累積,最後就成為「奇蹟」。
    生物的演化也是一樣。奇蹟與隨機有關,但不是單靠隨機。

    對於一個基督徒而言,ID和演化的分別,並非有沒有神的分別,而只是神究竟「親自創造」還是「放手選擇」的分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