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 感想

殺野豬是件快樂的事嗎?


今日《東方日報》報導,早前為患小瀝源的野豬,其中兩頭於平安夜被民間狩獵隊獵殺,其餘一頭逃遁,報導還刊登了狩獵隊隊員,站在野豬旁的勝利照片。

既是「為患」,野豬自然有該殺的理由。而且只要在 Google News 上搜尋「野豬」二字,即知野豬在世界各地都有破壞農作物甚至傷害人命的記錄,其罪行真是罄竹難書。

再說,民間狩獵隊在平安夜出動(好像還是義務工作),在寒冷的荒山野嶺守候野豬,為民除害,這自然也是值得讚賞及感謝的。

這樣一來,殺野豬應該是一件光榮的事情,值得大肆報道了?

事情不能單看這一方面。不論有多大的理由,殺野豬就是殺生。其雖不及以殺生為樂的釣魚活動那樣殘忍,但終究是了結一條生命。我不想講甚麼「君子遠庖廚」的道理,更不是要人改吃素,而是我認為殺野豬應該是迫不得已而為之。殺了之後,還要拍這樣的照片,難道隊員、記者和讀者們,沒有一點惻隱之心?

請看下面兩張照片。左邊是《東方日報》刊登的民間狩獵隊照片,以合理使用原則引用在此。右邊是南京大屠殺期間,日本軍官殺人後,提著死者的腦袋拍攝的勝利照片。看看,這令你聯想到甚麼嗎?

1225nhko18b1 gg041213_001

南京大屠殺那張照片引用自網上的《历史上的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图集)》,文章對照片的描述是:

這個慘無人道的日本軍官在殺死人後,提著一個砍掉的腦袋的耳朵,洋洋得意地照相。

那麼,再看看狩獵隊的照片,如果野豬懂得寫新聞,我想牠們也可以作以下的描述:

這群慘無人道的狩獵隊在殺死野豬後,站在屍體旁邊,洋洋得意地照相。

同樣的笑容,同樣的悲劇,只是受害者由野豬換成了人,我們便立刻覺得慘無人道(其實所謂的「人道毀滅」又有多「人道」?),卻只有很少人會去想,野豬也是生命。我們不尊重野豬的生命,正如當年的日本人也不尊重中國人的生命,所以才會拍出這樣的照片。

說得形象化一點,野豬也是眾生之一,野豬也有妻兒子女,野豬為患也只是為了覓食。生物求生並沒有錯,狩獵隊為了保護居民而獵殺野豬也不一定有錯。但我們在獵殺之餘,在寫新聞、讀新聞之餘,難道就不能把野豬當成生命看待?

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我接受。但我們在表揚這種行為的同時,其實等於在教導我們的下一代:「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只要找到原因,凡(我們所認為)等級較低的生命皆可殺,不必有任何顧忌!」

這難道是我們想要的未來?

本網相關文章:

惻隱之心

生死去來系列之三:為何怕死

豬樣火星人

Powered by ScribeFire.

4 thoughts on “殺野豬是件快樂的事嗎?

  1. 1. 所有類型大屠殺的開端,就是首先由「不把對方當人」開始。

    2. 對於越「像自己的」越有同情心,這是自然心態。
    不過我也同意你的說法,殺野豬沒甚麼好高興的。

    怎麼沒有人拿著踩扁了的蟑螂拍照﹖

  2. yes, so they use a gun and bullet to kill a boar, what are they so proud about?! i really would like to see if they dare to fight a boar bare hande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