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水師 · 歷史

北洋水師系列之四:艦隊初成


同治之後的光緒帝愛新覺羅載湉,也是年幼登位。這時慈安太后早已逝世,朝政由慈禧一人獨攬。

1875 年(光緒元年),南洋水師成立。同年,李鴻章開始組建北洋水師

1877 年,清政府派出成績優異的馬尾學堂畢業生嚴復劉步蟾(後來的定遠號管帶)、林泰曾(後來的鎮遠號管帶)、方伯謙(後來的濟遠號管帶)等,赴英國倫敦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Royal Naval College, Greenwich) 深造。除了嚴復另謀發展外,其餘人等回國後大多在北洋水師擔任高級將領,而中層的軍官則由留美幼童擔任。

不過,他們的同學之中,還包括日本人。例如日本海軍的靈魂人物東鄉平八郎,便是劉步蟾的同班同學。後來兩人在 1894 年的中日甲午戰爭中對壘。結果,北洋艦隊在此役中幾近全軍覆沒,這批由清政府苦心栽培的人才,亦伴隨著他們的艦隻沉到海底。

1879 年,清政府在中國海關總稅務司、英國人赫德的協助下,購買八艘現代軍艦,作為未來北洋水師的的主力。

1881 年,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到英國接收較早前訂造的「超勇」、「揚威」號。

1883 年,法軍和清軍在越南發生軍事衝突,中法戰爭爆發。

1884 年,法軍進攻駐扎於褔建馬尾的南洋水師,史稱馬尾海戰或馬江海戰。在這場戰役中,中國佈置在褔建沿岸的海防設施被毀,南洋水師幾近全軍覆沒。清政府痛定思痛,加緊組建北洋水師

1885 年,總理海軍事務衙門成立。同年,中國訂造的鐵甲艦「定遠」、「鎮遠」、「濟遠」由德國回華。

中法戰爭對於洋務運動,似乎起著催化的作用,不過外國人卻有另一種看法。1885 年 2 月,中國海關總稅務司、英國人赫德這樣說:

恐怕中國今日離真正的政治改革還很遠。這個碩大無朋的巨人,有時忽然跳起,呵欠伸腰,我們以為他醒了,準備看他作一番偉大事業,但是過了一陣,卻看見他又坐了下來,喝一口茶,燃起烟袋,打個呵欠,又朦朧地睡著了!

日本內閣總理大臣伊藤博文說得更為透澈:

所說三年後中國必強,此事不必過慮。現當中法之戰剛剛結束,他們似乎奮發有為,一二年後,則又因循苟安,誠如西洋人所說,中國又睡覺矣。倘若此時進攻中國,是催其速治。諸君不見,中國自中俄爭端後開始設電報線,自中法戰爭後開始建立海軍,若平靜一二年,言官必然又要指責變更,謀國者又不敢辦事。即使是這些執政大臣,腹中經濟,也只有數千年之書,據為要典。

「因循苟安」是伊藤博文給我們中國人的評語。他說清朝的執政者只依古人成法,改革力度不足,當威脅漸遠時,很快又會鬆懈下來。反之,日本自古以來即仰慕中國文化,但自明治維新伊始,卻積極學習西方的科技、制度等,同時又能保留自己文化中的精華。能夠虚心受教、因時制宜而不失自身價值,日本人這方面令人敬佩。

1886 年 5 月,醇親王檢閱北洋水師。8 月,丁汝昌率「定遠」訪問日本長崎。同年,頤和園工程動工。

頤和園工程從海軍挪用軍費,是為慈禧一人之私慾而誤了天下蒼生。反之,日本人對於北洋水師,存有很深的忌諱,全國上下都希望加強本國海軍實力,以擊倒北洋艦隊為目標。1887 年 3 月 14 日,日本明治天皇帶頭從皇室經費中撥出 30 萬日元,充作造艦費:

朕以為在建國事務中,加強海防是一日也不可放鬆的事情。然而從國庫歲入中尚難以立即撥出巨款供海防之用,故朕深感不安。茲決定從內庫中提取 30 萬日元,聊以資助,望諸大臣深明朕意。

據說,明治天皇還說過,帝國海軍一日不擊敗中國海軍,他一天只吃一頓飯。這怎能不令我們慚愧呢?

同年 12 月,中國訂購的「致遠」、「靖遠」、「經遠」、「來遠」回華。

1888 年 12 月 17 日,北洋水師正式成軍,以「定遠」為旗艦,劉步蟾為「定遠」管帶。

1891 年 1 月,北洋水師訪問香港並進行操練。6 月訪問日本。同年,清政府收緊海軍開支,北洋水師停止購買海軍軍械。

1892 年 6 月,艦隊再次訪問日本。

1894 年 3 月,艦隊訪問新加坡、馬六甲等地。

北洋水師到處展示實力,表面上確是非常威風。然而,只有日本人知道,這支外強中乾的艦隊快將面臨它的末日,從高峰一下子跌落谷底。

– 《北洋水師系列》:一:引子二:晚清國變三:同治中興四:艦隊初成五:一敗塗地六:評論

廣告

4 thoughts on “北洋水師系列之四:艦隊初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