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 · 追憶 · 教與學

求學生涯系列之六:宿舍雜記


我進科大的那一年,只有 Hall 1 至 Hall 4 四座本科生宿舍。後來建好了供研究生居住的 University Apartments,原來的研究生宿舍改建為 Hall 5,一人房變二人房。再後來,在 Hall 4 後面蚊池的山邊又多建了一座,成為 Hall 6。

當年科大有院舍制度。不論學生是否住宿舍,入學時都會被分派至一個 House。我是 House 1,於是便在 Hall 1 居住。但據我了解,為了靈活分配宿位,經常會出現某個 House 的人住另一個 Hall 的情況,所以 House 的分野是名存實亡,不知現在有沒有改變。

Hall 1 的房間較小,但距離教學大樓最近。從教學大樓沿有蓋天橋走數分鐘即可直達,下雨時也不用濕身。有一次八號風球,我和幾個同學站在橋上一個當風位置觀雨,那邊的風大得好像快要把人吹起來,十分刺激。不過這些宿舍也不是想象之中經得起考驗。有一次黑色暴雨警告,我們多間向海房間的窗戶滲水,以致造成水浸,水深逾吋。那時有位電腦科學系的朋友,把一套 MCSE 的書寄存在我那裡,就此報銷。有些房間的門腳還被雨水浸爛,要被鋸去一截。

在 Hall 1 的時候,我有幸總是被編配到海景房。每逢春天潮濕的清晨,牛尾海上便會起了一層厚厚的雲霧。從房間的窗戶看下去,只見白濛濛一片,彷似騰雲駕霧,蔚為奇觀。若換了是天朗氣清的日子,則可遠眺對岸的青蔥山嶺,與及一望無際的南中國海。到了月圓之夜,月光映照在牛尾海上,如水銀瀉地,美不可言。我可不想在實驗室裡見到水銀瀉地的場面,所以對此份外珍惜。

住宿舍除了方便熬夜,也方便夜觀天象,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兩次觀賞獅子座流星雨。第一次是冬天,我和一班物理人跑到實驗大樓對出的草地,等待流星雨的出現。我們還借來了物理系的兩支天文望達鏡,順道看看月球和幾個太陽系行星。那一晚非常熱鬧,大半個物理系的人都在那裡,而其它學系的人也不少。結果流星雨沒有出現,我們捱了半晚寒風之後只好回宿舍睡覺。第二次的流星雨倒是十分精彩,幾秒鐘便有一顆,大伙兒皆盡興而歸。這樣的觀星活動,畢業後恐怕難以再現。

我那位在測驗卷上寫上「恥辱」二字的朋友,有一位胖大的洋人同房。有一次,我們三個人來到 Hall 1 八樓女生宿舍旁邊的天台,發現了一處要爬矮牆出去的地方,像跳樓一般。我們到這裡並非有甚麼不詭企圖,而是為了觀星,因為後面的建築物剛好遮擋著教學大樓射過來的強光,是個理想的觀星地點。在一次觀星時,我竟發現空中有一個紅色的亮點,以不正常的高速在繞著 8 字彎,為時只有一、兩秒。只是我的朋友都說沒看見,我就唯有當自己眼花。這可真是一次觀星的奇遇。

科大的校園還有很多其它好去處。在 University Apartments 和 University Centre 那一區,建有一條小路,可以一直通往貼近電視城的山邊。那裡有個小小的花園,設有池塘、涼亭和燒烤場,都是科大的範圍。我很喜歡晚上一個人跑到山上去,聽聽牛蛙的叫聲。這條小路還途經一處破屋的遺址,與及一處無字的墓碑。

若是往山下走,繞過運動場之後,則是科大的碼頭、海灘和另一處燒烤場。這些怎麼說都像是度假村的設施,卻在科大的校園裡出現,正好平衡一下繁重的讀書生活。

甚少人知道科大旁邊還有瀑布。在正門巴士站的盡頭,出了鐵絲網之後有一條小路,沿路往山下走,可以通往科大外圍的海邊。這裡除了有個無人的海灘之外,還有一處石崖和瀑布,非常令人驚喜。

晚上的教學大樓,跟日間有很大的不同。我喜歡在實驗室大樓裡散步,有時也會到計算機物理專用的電腦室去工作。

另有一處很神秘的地方,便是 LG2 樓層。科大的主建築裡只有 LG1、LG3、LG4、LG5、LG7 等,卻沒有 LG2 和 LG6,於是成為好事者講鬼故事的好材料。其實 LG2 是真實存在的。經我無聊時探索所得,在 LG4 學生活動室那邊,有一個男廁。男廁內的更衣室有一道後門,從這門穿出去是一道樓梯,往上走即能到達 LG2。這 LG2 的指示牌不像其它的樓層,它只是影印貼上去的。而且這裡也沒有其它出口,我必須繼續往上走。盡頭處有一對鐵門。推門出去,竟是科大正門迴旋處下來的地方。

住宿舍讓我有更多時間四處探險,是很難忘的經歷。而同樣難忘的,當數一年數度的搬遷大日子。

本科生宿舍的居住期是以學期為單位的,學期完結時,理論上宿生要遷出。但科大也容許宿生申請在暑假和寒假時繼續住宿舍,而如果情況許可的話,也會安排學生住在同一個房間,免去搬遷之苦。由於我家在屯門,所以每次放假都會再申請留在宿舍裡。不過 Hall 1 的宿位通常被安排給外界租用,所以我也就被遷到其它的宿舍。

因此,我除了 Hall 1 之外,也住過 Hall 2 的三人房和 Hall 3 的二人房。

從一座宿舍搬到另一座,是一件大事。尤其是 Hall 1 在山頂,Hall 3 在山腳,來回最是辛苦。隨著在科大的日子漸長,房間裡的書籍和雜物越來越多。有錢的同學會合租一輛貨車,把東西從山頂搬到山腳。而我則由於家貧,宿舍提供的手推車又大多全部被人借用,所以大多數時候,我都要人手抱著一箱箱的東西,來回於山頂和山腳之間,往往要走十多次才完成。那一年豬豬和我一樣要搬到 Hall 3,當他拿著一個 CRT 電腦顯示器,辛辛苦苦終於來到 Hall 3 正門的樓梯時,差點便連人帶貨一起摔個正著,其中的凶險可想而知。從 Hall 3 搬回 Hall 1 時更慘,因為連升降機都不敷應用,於是我要拿著東西爬上 Hall 3 後那十層樓高的斜坡。現在回想起來,我還真有點驚訝當時哪來的體力。

搬好宿舍之後,頭等要事並非搞衛生,而是要設好電腦網絡,因為那個年代的大學生都是中了 ICQ 毒的,約吃飯、閒聊、問功課都要靠 ICQ,沒有 ICQ 的日子絕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設網絡並不是複雜的事情,可是一些同學不太在行,於是我通常會被請去各個房間幫忙,有時還身兼維修電腦之職。

宿舍的同房都是隨機編配的。雖然可以要求跟某人同房,但我通常都是任其安排。一年班時遇上一個讀工商管理的,他是個生活很有規律的人,甚少當夜鬼。那時我們都不約而同的每天 07:30 便起床,逢星期五還會再早起半小時,因為要跑到地下的洗衣房去洗衣服。在宿舍的日子,甚麼都要親力親為,甚麼問題都要自己想法子解決,是個很好的經歷。

試過有次來了個交換生同房,他本人其實是香港移民,在美國那邊讀中小學。他會說、聽廣東話和普通話,但讀和寫則不行。我一向對於「黃皮白心」沒有好感,但相處下來覺得他這人還不太差。住宿舍可以讓我們跟不同的人相處,不失為一種學習的過程。

在宿舍的支持下,我在科大度過了三年既痛苦又愉快的地獄生活。畢業之後,我遷到了另一邊山上的研究生宿舍,繼續探索物理學的天空。下一次,我會談談在科大當研究生的日子。

– 《求學生涯系列》:一:啟蒙時期 二:血戰高考三:聯招選科 四:臥虎藏龍 五:地獄生涯 六:宿舍雜記 七:醉心科研

Powered by ScribeFire.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求學生涯系列之六:宿舍雜記

  1. 哈哈是我嚮往的宿舍生活!
    但一直有一個問題想問,你那一科男女俢讀的比例是多少呢?因為總覺得science的科目這方面比較懸殊的,因此想了解一下而已。

  2. 一年班入學時,全班大約有七十多人,女生的數目嘛,大約是五至十人左右,所以我前面說的臥虎藏龍都是男的。不過後來比例有所提高,因為很多失望的男同學都轉到女生較多的數學系去了。

    痞子蔡的小說《檞寄生》裡面引用了一首詩,很能反映物理系的情況:

    《園區曠男於情人節沒人約無處去只好去上墳有感》
    日夜辛勤勞碌奔,人約七夕我祭墳。
    一入園門深似海,從此脂粉不沾身。

    研究院的情況則像這樣:

    《結婚喜宴有同學問我何時要結婚我嚎啕大哭有感》
    畢業二十四,園區待六年。
    一聲成家否?雙淚落君前。

    哈哈,希望沒有嚇著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