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 · 追憶

求學生涯系列之四:臥虎藏龍


怪人不一定進物理系,物理系卻有很多怪人,這是我在科大物理系多年的觀察。

這些怪人之中不乏臥虎藏龍之輩,所以也就無一倖免成為我學習的對象。以下介紹幾位特別怪的,給大家開開眼界。

首先要說的是神人,他是我在科大最好的朋友之一。

跟神人認識,是在物理系系會的迎新營上。神人性格內儉,不喜歡跟人說話。我記得當時正在玩集體遊戲,然後我奇怪這個肥仔怎麼會獨自坐在角落裡。難道他跟我一樣,覺得集體遊戲很無聊?於是我主動上前去自我介紹,談話間得知他竟然跟我一樣,是以第一志願進來讀物理的怪人。嘿嘿,真是臭味相投,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神人」只是我暗地裡替他起的外號。他的才華十倍於我,常令我有望塵莫及之感,真神人也,故有此名。

神人走路時步履無聲。他有時會忽然在眾人面前飄過,跟他打招呼時他又大多沒反應,據聞是因為他一邊走一邊想物理問題。下一刻,他又早已消失不見,頗有傳奇色彩。有時剛剛下課,想向他請教幾個問題,或者找他吃飯,待我收拾書本後他卻已逃去無蹤。

只有少數幾個熟悉的同學,才知道上哪裡去找他。神人在學校的大部份時間,只會在兩處地方出現:一是課室,二是圖書館。而且他每次總是到圖書館一樓的某堆自閉位潛心修練,所以我有時就直接到那邊去向他討教。他無論多忙,都會抽時間耐心指導,這點我到今天還是非常感激。

科大圖書館的開放時間是 08:15 至 23:00,這也是神人每天留在科大的時間。我以為高考時朝十晚十已經很勤力,跟神人比起來才知我是多麼的懶惰。

神人的家在黃埔花園,回校車程也需要一點時間。可是,每天早上 07:45,如果我到 LG1 的學生餐廳吃早餐的話,一定會見到他的身影,因為他吃完早餐之後還要趕著第一批衝進圖書館去。可以肯定,當我才剛剛在宿舍的床上睡醒的時候,神人就已經從家中乘車回到科大了。

另一位好朋友是豬豬。豬豬這名字是很多年後的豬嫂替他起的,而我跟豬豬熟絡的原因是我們住在同一座宿舍。當年在系會迎新營中無緣碰頭,但在其後的宿舍迎新營中,我卻剛好跟他同組。宿舍迎新營的同學來自各門各派,他們都比較正常,不太有趣。難得有另一個物理系的怪人在組裡,我們自然會多談幾句。

豬豬跟神人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相比於神人的勤力,豬豬是非常非常的懶惰。可是豬其實是很聰明的,雖然他總會把大部份時間花在電腦遊戲上,而把功課和報告拖到最後一刻,但他憑著過人才智,總能在限期前完成,並且不會做得太差。這也切合他的身份--他是本港某所百年名校畢業過來的,跟我的風格自是有點不一樣。

豬豬也會沒頭沒腦的說出一些令人深思的說話,顯示出在他懶惰的外表下,實在深藏著高絕的智慧。

由於住宿舍的關係,有時我也會跟豬豬一道,早上 07:45 到 LG1 跟神人吃早餐,人稱「三劍俠華山論劍」。三個性格不同的怪人就這樣成為很好的朋友。後來我們跟同一位教授做 final year project,研究生時也住在同一個四房一廳的宿舍裡。甚至多年之後,我還邀請他們參加我的「踐踏英法聯軍後人國土之旅」。我想終生的朋友就應該是這個樣子。

另一位同學是金魚。金魚那風流倜儻外形絕對不像物理佬,但他對物理學卻很執著。他曾經說過,如果將來要讀博士的話,一定只會選物理,結果真的如他所願。在風流倜儻之餘又同時向著追尋物理學最高境界的道路進發,單憑這一點便知他的智商一定比我高出很多。

有一位 CK,平日讀書成績一般,但卻常常語出驚人。有一次,我們幾個物理佬去選修一門「中國哲學概論」。那天,我們坐在演講廳的第三行,身後則是幾十位其他門派的同學。教授忽然問 CK:「你認為人們為甚麼要信教?」CK 想也不想便衝口而出:「不是心靈空虛的人才會信教嗎?」整個演講廳忽然靜得落針可聞,我則是茫刺在背,彷彿感受到身後不知多少基督徒在提聚功力,準備把我們剁為肉泥。CK 啊!你要發功也應該預先通知一聲,讓我坐遠一點吧!

不過 CK 這言論還未算最驚人。有一次教授講到「天命下貫而為性」,問同學 A 的看法。同學 A 答曰:「我認為性不是罪惡,如果沒有性,人類也不能繁殖後代。」全班立即O嘴(目瞪口呆)。Oh my Confucius! 我們說的「性」可不是這個意思啊!

物理系中也有一些基督徒同學。LK 是科大基督徒團契的中肩份子,我們在課餘飯後,也會討論關於宗教的問題。在終極的問題上,我的論點跟他水火不容,難得的卻是大家都能理性地進行辯論,也不會像 CK 那樣口出狂言。宗教之外,有時我們還會連同神人等成立讀書小組,研究一些課程範圍未涉獵到的物理問題。我們會在圖書館霸佔一個小組溫習室,然後就在裡面談個不見天日。

回想以前在中學時,同學們基本上是求考試過關。現在出來工作,也鮮有人會跟我談這些學術問題。所以,當年的讀書小組和學術討論,著實為我的大學生活添加了不少趣味,也是我相當懷念的。我覺得科大是真正做學問的好地方,因為它除了給我們優美的校園環境和完善的設施,也真有一種論學的氣氛。而物理系的辦學宗旨,著重的也是「培養學生思考和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而非「為就業市場提供人才」那類鬼話。在這種環境下學習,令我有種如魚得水的感覺。

在物理學上,LK 固然是志同道合,只是每當 LK 要傳教的時候,我總會敬而遠之。尤其是當研究生時,他跟一班基督徒研究生住在一起,其「宣教總部」就在我們隔壁再隔壁的單位。每次他們過來傳教,我們總會裝作無人。後來 LK 也明白了我的冥頑不靈,沒有再嘗試跟我宣傳他的宗教。能夠做到和而不同,更添我對他的尊敬。

以上說的這些都是讀書人。但論到真正的臥虎藏龍,不得不提另一位同學,這裡姑且以「高人」稱之。

高人不但身形高,才智也極高,據聞他是高考拿幾個 A 進來的。前面說的幾位是有智慧,高人卻有大智慧。高人平日很忙,他既是物理系系會的活躍份子,也要參加各式各樣的課外活動。他根本沒有時間上課,所以我們平日也甚少碰面。可是每到考試的時候,他很多時比神人考得還好。有一次在閒談間,他說通常是晚上在宿舍讀書,靠自修追上正規的課堂進度。想必高人真能看破世情,懂得在大學裡追求自己認為最有價值的東西,這真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最後一位,亦是我很敬重的一位,是比我高一屆的師兄(學長),且稱他為郭師兄。我跟郭師兄是在電磁學的課堂上認識的。那時他是二年班,我是一年班。由於課程彈性大,不同年級的人同修一門課這種事情在科大很常見。郭師兄的專長絕對不是物理,但他很希望能夠在資訊科技上有點作為,為改善人們的生活出一分力。

郭師兄畢業之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主要經營電子商貿方面的項目。當我還在讀研究生的時候,他就已經賺到第一個一百萬。他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有創意的人。我有幸曾跟他在一些初期的項目上進行過討論,可惜我對商業的興趣實屬一般,道不同不相為謀,不然跟著他工作一定可以學到很多。

我在科大物理系結識到的朋友不止於此,唯因篇幅所限,只能略去那些不夠奇怪的人。回想當年一班物理系的同學,在科大這個像天堂的地獄中一起捱苦,其中很多後來還一起去唸研究生。這段日子令我改變很多,亦是我目前人生中最值得懷念的歲月。

下次談談我在科大捱苦的情況。

– 《求學生涯系列》:一:啟蒙時期 二:血戰高考三:聯招選科 四:臥虎藏龍 五:地獄生涯 六:宿舍雜記 七:醉心科研

Powered by ScribeFire.

10 thoughts on “求學生涯系列之四:臥虎藏龍

  1. 如果豬豬是聰明的, 那為什麼不會明白勤有功, 戲無益這個道理?

    你幾時再出遊? 豬豬已經成功轉工返港, 等神人也有空時大家可以一聚啊!

  2. 你咪將佢神化啦……
    係呀, 佢星期六會alternative week
    想問你會唔會去澳門影相呀?即日來回,約埋神人丫
    我既target 係漁人碼頭,威尼斯人同主教山……

    1. 如此甚好。別後多時,難得眾人健在,殊為可喜。更兼神人嫂夢熊有兆,吾等自當前往拜候,以聚朋友之倫。當中細節,於此不便詳談,煩請移步面書商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