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 · 追憶 · 效率術 · 教與學

求學生涯系列之一:啟蒙時期


上世紀 80 年代中的一天,屯門。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季。九月份的來臨,並沒有為這座偏僻的新市鎮帶來多少涼意,卻替我的生命揭開了新的一頁。那天,我在一處名為山景村的地方,在一座借來的校舍裡,參加了一所全新的小學的開學禮。

此後 13 年,我都在那所學校讀書--那原本是中學,但兼辦了三屆小學,我是該校及其小學部的第一屆學生。我在那裡糊裡糊塗的讀完了六年小學,畢業後在原校直升,再糊裡糊塗的就讀至中七畢業。所以,在我升上大學之前,我的求學生涯大部份都在那裡度過。

那也是我受啟蒙的地方,因為天資平庸的我,從小學到初中確實很「蒙」,學業成績維持在中游水平,直到中三下學期才忽然間拿了個全班第六。當時那種驚訝和不解,我到現在還記得。今天我仍常認為自己不夠別人聰明(尤其在讀物理的時候),但相比起來,初中時的我則更為愚蒙。

無論如何,中三升中四是我求學生涯的一個轉戾點,而發生這個轉變的直接誘因是香港中學會考。很多人罵會考,更多人怕會考,但我認為正是會考讓我有了一個奮發的機緣,這還要感激當年學校施加給我們的壓力。

「民不畏死」則不能「以死懼之」,這是我從自己的學生身上觀察得來的結論。幸好我是怕死之人,沒有這種萬夫不擋之勇,不敢想像會考失敗的後果。雖然後來想法有些改變,但當時的怕死心態確實為我提供了最初的動力。

既有了「憂患意識」,我便對自己有了更高的要求。我一直不是懶學生,但也不算極度勤力。然而自從上了中四之後,面對著艱深的會考課程,我便經常提醒自己要將勤補拙,無所不用其極的應付好會考。可以說,從初中到高中,尤其是中四上半年,我的學習態度和思想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奮發圖強讓我很快嘗到了一些甜頭。與此同時,學校開始對我們施加更大的壓力,提醒我們會考除了要及格之外還要「摘 A」,最好當然是出個 7A「狀元」(當年我的學校只准考七科)。於是,一班年少氣盛的同學開始幻想這個可能性,並且一起向 7A 的目標進發。

但我很快便厭惡了這種思維。我當時想,為甚麼要花掉兩年時間應付一次會考,然後再花兩年時間應付一次高考?應付過了之後又怎樣,是不是拿了個 7A,就可以保我前途無憂呢?更重要的是,讀書就是為了通過一連串的考試嗎?

我當然不會蠢得因此而不把會考放在眼內,但我從那時起便開始調整讀書的目標,變成以學習為主、考試為次。

這種想法在中四上學期完結時變得很堅定,代價卻是我要比別人多花心力。例如,為了要學得更完整和深入,我不能只讀考試課程內的書。我到圖書館找來了一堆大學程度的物理、化學和生物科教科書,圖書館老師戲稱為「搬磚頭」。我把這些「磚頭」連同原來的中學教科書並排閱讀、參照和比較,先理解然後再做會考習題。我希望能夠著實打穩學問的根基,為將來上大學舖路,「順便」應付好會考。

會考放榜那天跟開學日一樣炎熱,但是師生們奮鬥的熱情被冷卻了下來,因為全校沒有人拿到 7A。不過我還是僥倖取得一個足以原校升讀中六的分數;中六乃當時最「正規」的升學途徑,所以我幾乎是不假思索地接受了學位,繼續呆在原校。

預科的兩年,除了課程更為艱深,我要更加努力之外,基本上是中四中五的重複。在學校裡見著的也是同一班同學和老師,其中有很多還是由小學伊始沿著同一條路走過來的。然而在這段期間,我閱讀了一本對我很重要的書--黑川康正的《效率術》(另一本是《李天命的思考藝術》)。正是黑川康正這本書,令我開始研究讀書的方法,改善學習效率。其影響之深遠,令我要慶幸那不是教人自殺的書。

下次談談我在讀過這本書之後,怎樣調整應付高考的策略。

– 《求學生涯系列》:一:啟蒙時期 二:血戰高考三:聯招選科 四:臥虎藏龍 五:地獄生涯 六:宿舍雜記 七:醉心科研

Powered by ScribeFire.

4 thoughts on “求學生涯系列之一:啟蒙時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