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 歐洲之旅

歐洲遊記 – Day 12 (5/7, Wed) (3)


(這是 2006 年 7 月 5 日在 Greenwich 的遊記。)

greenwich-map-3
[圖]Google Maps 上的 Greenwich 地圖

格林威治的國家海事博物館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上圖中藍色圖文釘標記處),展出了大量有關英國航海史和海軍史的資料。而聞名中外的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 (Royal Observatory) 則位於右下角紫色圖文釘處。

來這裡的朋友要留意,在進入海事博物館前,有一件事一定要先做:不是去洗手間,更不是付入場費,而是查看博物館門外、往返天文台的小火車班次表。天文台離海事博物館比較遠,而且要上山。為了方便遊客,博物館門外有免費的小火車接載遊客。但小火車的班次較疏(約 15 分鐘一班),而天文台的關門時間是 17:00,最後入場時間是 16:30。所以如果閣下到達時已是午後,一定要先計劃時間,以免看完海事博物館後,上不了天文台。

dscn1326

國家海事博物館也是免費入場,不過要先在入口處取門票,令人費解。入口處還設有捐款箱,建議參觀者捐出 3 英磅以支持博物館的營運開支。

dscn1328 dscn1327

館內共有三層,介紹航海史和海軍史,連帶也提及一些關於海洋的相關知識,如潮汐的成因、地球表面上各處的洋流方向等。由於我在科學課上也有教這些,先前也花了很多時間研讀《1421 中國發現世界》,所以對這類資料興趣特濃。

dscn1336

正當我高興地拍照時,有一位西裝畢挺的管理員走過來,以十分清楚而純正的英語(一點都沒有小美國那種鼻音),非常有禮貌地告訴我這裡是禁止拍照的。噢!真是不好意思,只好收起照相機。

但其實這時我也拍得差不多了,而且為了趕及 16:15 那最後一班到天文台的小火車,我們再花了十分鐘左右,便匆匆地完成參觀,趕回正門去。

dscn1376

小火車是綠色的,非常切合這裡的地名和環境。我們本想坐在最後一卡的最後一格,以方便拍照。但原來那一格是工作人員專用的,只好坐前一點。

我們在車箱內發現一些十分親切的東西。請看下圖這個緊急鐘,不就是以前舊式巴士內的那個落車鐘嗎?正如我們的地鐵系統一樣,很多香港的交通工具都從英國引入了一些設計。地鐵站內的地板、舊式的雙層巴士,還有這個緊急鐘,都為我們這些經歷過多年殖民地洗腦的港英餘孽帶來驚喜。

dscn1378

dscn1346

小火車駛經令人心曠神怡的 Greenwich Park,把我們載到天文台附近的 Tea House 下車。因見工作人員的態度十分友善,而且我們此刻的心情非常地好,所以下車時捐了 1 英磅。

這時已臨近 16:30,即天文台的最後入場時間,所以我們甫下車即匆匆趕往天文台。

dscn1369

dscn1351

這皇家天文台 (Royal Observatory) 又是一座有幾百年歷史的古董,建成於 1675 年。但由於光害、空氣污染等原因,現在的皇家天文台已經搬到別處去了,這裡只作博物館用途。天文台是免費入場,但同樣要先取免費入場票。櫃位的那位兄台向我推介一本天文台出版的 guidebook,內有很多我喜愛的科學儀器。售價只是 3 磅,不過想想買回去也沒有甚麼用處,而且很多圖片也應該會在網上找得到,所以最終還是沒有買。

天文台的地方不大,卻有天下聞名的本初子午線 (Prime Meridian)。跟據定義,格林威治天文台的經度是 0° 0′ 0″ E/W,亦是世界標準時間的參考點。

然而,這個「超然」的身份,是從 1884 年才開始的,此前的本初子午線位於法國巴黎天文台。原來早於 1666 年路易十四統治下的法國全盛時期,法國人便已把巴黎天文台所處的經度定義為子午線,又稱玫瑰線 (rose line)。這條子午線從北到南貫穿了巴黎市中心,並途經羅浮宮廣場。

法國人有法國人的做法,但英國人並沒有理會巴黎子午線,反而於 1851 年在 Greenwich 另作定義。可能由於大英帝國在航海事業上的成就,到了 1884 年時,大部份的船隻都已使用 Greenwich  的子午線為參考點,所以當年在華盛頓舉行了一個國際會議,確定了以 Greenwich 的子午線為世界公認本初子午線。不過法國人沒有立即接受這項決議,而是一直沿用自己的標準直至 1911 年。

今天,我們在巴黎羅浮宮(Day 9 遊記)及其附近的街道上,可以見到地面上有百多個沿直線排列的銅板,那是 1994 年時人們為了紀念這條被棄用的巴黎子午線 (Paris Meridian) 而裝上的。《達文西密碼》的作者也提到玫瑰線和這些銅板。不過,正如我在 Day 9 的遊記裡說過,羅浮宮的這些銅板是真的,但在 L’église Saint-Sulpice de Paris 中的那座方尖碑,卻並非玫瑰線的所在。

下圖是從 Wikipedia 取來的巴黎子午線銅板照片,地點為羅浮宮附近。

800px-Arago_medallion_Paris

說回格林威治。在天文台的一邊牆上有一條線和一個電子鐘,上書 “Prime Meridian of the World",真是好大的口氣,法國人來到這裡一定不會好受。

dscn1358 dscn1352

直線一直延伸到地面上,線的東西兩邊記有各大城市的經度,當然也包括香港。遊客們來到這裡,很自然會做一個動作:一隻腳在東面,一隻腳在西面,然後拍照,真是有夠「囧rz」的,我還以為只有中國人才會做這種事呢。

在直線的盡頭,有一座銀色的東西。有些人以為是藝術品,但我看其方向和指向天空的角度,推斷應該是座日晷。當然如果把日晷當成藝術品亦無不可,就像母校香港科技大學正門的那一座。

dscn1360

在附設的博物館內,我們看了一些古老的計時裝置和天文儀器。可惜裡面不准拍照,讀者如有興趣,恐怕要親自去看。

在取票處旁邊還有一間小小的紀念品店。我在裡面見到很多小巧的日晷和指南針等。我對其中一個日晷很有興趣,很想買,但售價為 25 英磅,那就是差不多 HK$375 了,實在買不起,只好放棄。來到這裡盡是想買東西,那或者是在大學主修物理的後遺症。

這個天文台不但訂立了零經度標準和時間標準,還定義了長度標準。在門口處有一些標準尺,定義了何謂 1 British Yard、 2 feet、1 foot 等。

轉眼間,天文台的關門時間也到了(其實早過了,但不知何故沒有趕人),於是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

dscn1368 dscn1365

我們乘搭 17:30 班次的小火車,很快便回到了山下的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門口。

在離開 Greenwich 前,還有一個有趣的地方要看,那便是位於 Cutty Sark 旁的 Foot Tunnel。這個地方比較冷門,很多旅遊書也是隻字不提。篇首地圖左上方的橙色線標示了這條隧道的所在。

此隧道建於 1902 年,是一條橫越泰吾士河河底的行人隧道,兩邊入口都採用了古典的設計。

dscn1386

dscn1282

隧道的兩端入口都設有升降機,不過我們到達當日見它正在維修,只好沿著旋轉樓梯下去。隧道離地面有 15.2 米深,即超過七層樓,所以跑樓梯十分吃力。內呈管狀,直徑約 3 米,長度則是 370.2 米。隧道門口大字寫著 “No Cycling",但我們一邊走,身邊卻不斷有單車高速飛馳而過。

這隧道的有趣之處,在於這裡不只冷門,而且是真正的潮濕和陰冷。越接近河中心,越覺寒氣刺骨。不要忘記外面是接近 30 攝氏度的天氣,河底果然是非同凡響。港燦們平日過海底隧道只覺得熱,所以沒有料到泰吾士河河底竟然如此厲害。我不禁想,換了是冬天,這裡會結霜嗎?

再想想那有超過一百年歷史,呵呵,怕鬼的朋友要特別小心。

感覺上走了十分漫長的路,才到了隧道的另一端盡頭,卻發現那邊的升降機竟然也是維修中,只好再跑樓梯回到十多米上的地面。

出口處附近便是 DLR 的 Island Gardens 站。我們乘 DLR 至 Bank 站,再轉地鐵回到旅館前一站 Hammersmith 的 Tesco 超市買東西吃。今早從巴黎過來後又到了 Greenwich,十分疲倦,所以我們決定早點回到旅館煮杯麵,並再一次覺得杯麵真是人間美味,尤其身處洋鬼子的地方時。

旅程至此已接近尾聲。明天,我們會坐火車到位於 Windsor 的 Legoland,那將是我們這次旅程最後一處玩樂的地方。

目錄][下一篇

Powered by ScribeFire.

One thought on “歐洲遊記 – Day 12 (5/7, Wed) (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