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 歐洲之旅 · 歷史

歐洲遊記 – Day 12 (5/7, Wed) (2)


(這是 2006 年 7 月 5 日在 Greenwich 的遊記。)

greenwich-map-2
[圖]Google Maps 上的 Greenwich 地圖

Greenwich 的訪客中心提供不少當地的住宿和交通資料,但因我們即日來回,所以只取了一本當地的街道圖。

在訪客中心的旁邊,放著巨大的三桅遠洋帆船 Cutty Sark(即上圖中 i 字左邊帆船標記處),這是我們在這裡參觀的第一個景點。按資料說,此船於 1869 年下水,1954 年被人搬上岸,安放在 Greenwich 的河邊。在服役期間,此船曾經被用作從遠東(即是我們這裡)運送茶葉到英國。(那麼來中國時是運甚麼呢?難道是……)

dscn1264

dscn1291

dscn1298

dscn1292

Cutty Sark 後來被改建一間小型博物館,入場費是 5 英磅。我們進去看過,船上的展覽包括一些英國的航海歷史和航海儀器,也有當年船員的生活介紹,遊客也可以到甲版上,幻想此船當年縱横於海洋上的的光輝歲月。

dscn1306 dscn1303
dscn1278 dscn1284

至於 5 英磅是否值得,則是見人見智。不過如果你現在想去參觀此船,就算肯花上十倍的入場費,恐怕也會失望。因為這艘代表格林威治過去光輝航海史的帆船,不幸於 2007 年 5 月 21 日發生了火警,船上的木造結構被嚴重焚毀,不知道還能不能修復。我記得當日參觀時,見有維修和擴展工程,我還在說如果發生火警怎麼辦,未料不幸言中。Cutty Sark 的官方網站提供了關於此事的最新報導。

下圖是從官方網站取來,一幅描繪當年 Cutty Sark 英姿的油畫。

0i4pcj2goofra055uc2oiq2t18062007130951

在訪客中心的束面,建有四幢巨大而方整的建築物,這便是昔日的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 (The Old Royal Naval College)。此處原址為國王行宮,後來在 1696 年時重建,成為了軍人醫院,再於 1873 年改為海軍學院。

這裡曾經培育出不少海軍方面的人才,包括前清北洋艦隊的大部份高級將領。原來在 1870 年代,清政府曾經派遣福州船政學堂的畢業生到這裡留學深造,其中較著名的有劉步蟾方伯謙等,這些人大部份還曾經在英國海軍實習。

他們回國時,不是乘坐輪船,而是自行駕駛清政府向英國訂造的揚威超勇等戰艦,横越印度洋回到中國(這就是所謂的 learning outcome 了)。回國後擔任北洋艦隊各船艦的管帶(艦長),而中層的軍官則由留美幼童擔任。

不過海軍學院不只接收中國人為留學生,跟這班北洋艦隊管帶一同過來留學的還有日本人。例如日本海軍的靈魂人物東鄉平八郎,便是劉步蟾的同班同學。兩人在 1894 年的中日甲午戰爭中對壘。結果,北洋艦隊在此役中幾近全軍覆歿,這批由清政府苦心栽培的人才,亦伴隨著他們的艦隻沉到海底。

順帶一提,北京大學的首任校長、著有《天演論》的嚴復,也是格林威治海軍學院的留學生。不過他回國後退出了海軍界另謀發展,最終成為一位學者。

這便是我在上一篇遊記裡所提到,皇家海軍學院跟我們中國近代的海軍發展的淵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閱讀網站《海軍公所》的文章《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

今天,這處百多年前中國海軍人才的搖籃,卻已變成了 University of GreenwichTrinity College of Music。在篇首的地圖中,標有黃色圖文釘之處便是 University of Greenwich,而綠色圖文釘那一幢則是 Trinity College of Music。

dscn1322

University of Greenwich 也跟我的工作有點淵源。話說歐洲之旅回來之後不久,便有這所大學的人來我們學校「洽談生意」,商討關於 top-up degree 的問題。我當時由於負責視覺藝術課程的關係,所以被特別點名要出席會議。這類合作通常都沒有甚麼具體作用,因為絕少學生會過去修讀 top-up 的,不過洋人帶來了一些 University of Greenwich 的名信片送給我們,這應該是出席會議的最大收獲。

路過 Trinity College of Music 時,裡面傳出此起彼落的各種樂器聲音,雜亂無章的令人覺得有點刺耳。

在這音樂學院門外的草坪中央有一座雕塑,其上有一個有趣的造型。你看下圖這個東西,像不像唐老鴨?我們研究良久,得出了以下的結論:唐老鴨的祖先原本住在英國,是海軍們崇拜的對象,所以當年的人們才造了這座雕塑。後來唐老鴨的祖先才移民到美國去的,其後代經迪士尼發掘而成為明星。

dscn1324 dscn1323

取笑唐老鴨的祖先是會得到報應的,而且來得好快。看完唐老鴨不久,我忽然發現背包上有一灘白色的黏狀物,十分嘔心。那是甚麼?當然是雀屎了,面積還不小呢!

我對著路邊的那一大群雀鳥說:「是誰幹的?」當然沒有回應。幸好先前在雨中行走時,我為背包蓋了一層 rain coat,所以雀屎只在 rain coat 表面。於是我們匆匆回到訪客中心的洗手間,把 rain coat 拆下來清洗。

因得罪了唐老鴨祖先的關係,我們並沒有進入這裡的建築物內參觀,而是到了馬路另一邊的海事博物館和皇家天文台繼續行程。

延伸閱讀:《留美幼童》:李鴻章與洋務運動前浪遠去後浪更磅礡--《走向共和》

目錄][下一篇

Powered by ScribeFire.

3 thoughts on “歐洲遊記 – Day 12 (5/7, Wed) (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