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生死去來系列之三:為何怕死


人類對死亡的恐懼分為兩種:恐懼自己死亡和恐懼別人死亡。

有一篇題為《孔子的生死觀》的文章,作者黃慧英述說了人們恐懼死亡的原因,重點如下:

  1. 喪失自我認同,即感受到「我」這個身份即將消失,害怕人死如燈滅。
  2. 基於不了解而來的恐懼,害怕獨自面對未知的未來。
  3. 執著於延續,希望有一個永遠的「我」,在這個世界或死後的世界延續不變。
  4. 追求滿足的慾望,令我們害怕失去在生時所擁有的東西,也再無法追求那些未實現的慾望。

至於懼恐別人的死亡,主要是恐懼由此帶來的悲傷。作者指出,對別人的死亡感到悲傷,是由於我們覺得永久地失去了他,令我們對延續的希望幻滅。

但我認為,這方面的悲傷,也是因為與瀕死者的「感通」,即由於與瀕死者的感情,而對他的痛苦感同身受。

雖然我們感受不到瀕死者身體上的痛苦,但很自然會把自己代入對方的角色,想像對方此刻面對死亡的感受,感受到上述對死亡的恐懼:我們會想,在這死亡隨時降臨之際,眼前的一切都將突然離我而去,今日一別或者後會無期。我可能過不了今晚,可能永遠不能走出這個病房,可能再也看不見明天的太陽。世界如此多姿多采,可是那一切都將與我無關,而伴隨著的只有永遠的黑暗。

可以說,對別人死亡的悲傷,跟對自己死亡的恐懼連在一起。

這種感通不單存在於我們與親人之間,也存在於一切其他事物,只是由於我們與瀕死者有不同的關係和相似性,而有程度上的分別。

有些人看見蟑螂,會不假思索地一腳踏死之。如果說有甚麼猶豫的話,只因覺得蟑螂屍體會弄污地板,而絕不是出於對這種小昆蟲的惻隱之心。釣魚的人以殺生為娛樂,當他們為自己的收獲而高興時,卻不會把自己代入魚的角色,想像被那魚鈎鈎著的痛苦。然而,當看見紀錄片上有哺乳類動物被獵食者追捕、有貓狗被虐待時,我們卻會代入受難者的角色,希望受難者逃脫。而當死因庭在調查梁成恩如何被殺時,我們更會義憤填膺,指摘兇徒並為死者的家人感到難過。

我們既不認識那隻可憐的獵物,不認識那被虐的貓狗,也不認識梁成恩。對他們的死亡的悲傷,自然不是因為害怕永久失去他們。受難者跟我們越接近越相似,我們對其感同身受的程度越高,我認為這才是悲傷的來源。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廣告

3 thoughts on “生死去來系列之三:為何怕死

  1. 關於《孔子的生死觀》那篇的論點,我認為第3點頗為含糊。要「已有的一切不變」,這不是跟「害怕失去在生時所擁有的東西」同義嗎?

    2,4兩點都提及:
    一、追求「未完成(雖然後者更強調未開始)的行動」的完成的時刻。
    二、失去「現存的所有」(這也像跟第1點重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