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 感想

生死去來系列之一:走到了盡頭


近日有長輩親戚病危,眾人夙夜憂嘆。

雖云自古皆有死,而且都快八十歲的人了,加上兒孫滿堂,本該沒有甚麼遺憾;然而我始終未到達鼓盆而歌的超脫境界,目睹親人處於生死之間,難免心情沉痛。

患上糖尿病和心臟病多年,老人家一直受病魔節磨。昨晚情況告急,我回家途中也要立刻下車轉到醫院去。老人家一度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認得,卻一下就叫出了我的名字。而且除了臉部因戴氧氣罩而有點變形之外,老人家的精神尚可,還一直在跟人說客家話(只是我沒聽懂),看上去不像說得那麼嚴重,令人稍感欣慰。

然而我很清楚,壞消息隨時都會到來。雖然我今天如常上課、出試卷、跟學生嘻嘻哈哈,盡量不讓情緒影響工作,卻不斷檢查手提電話,不斷在想老人家會否已經撒手塵寰。差不多六時正,才鼓起勇氣致電詢問。幸好今天情況稍有好轉,護士說還要留院觀察幾天。不過大家心裡明白,老人家的身體機能已經嚴重衰退,藥石無效,現在純粹是苟延殘喘,旁人也幫不上甚麼忙。即使過得了這一關,也只是再多受疾病節磨一段日子,仙遊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親人命在旦夕,這令我忽然間想了很多。從今天起,我會寫幾篇《生死去來系列》,探討生死的問題,也好作自我抒解。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