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 歐洲之旅

歐洲遊記 – Day 8 (1/7, Sat) (1)


七月一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九周年紀念,同時也是一年一度「七一遊行」的日子。自從民主黨那班人變得越來越可惡,我對政治便越來越冷感。其實我不是不同意他們的訴求,只是我不喜歡部份人的嘴臉而已。

幸好他們有要求普選的自由,我也有不聽他們叫喊的自由。今年的七月一日,我慶幸可以遠離香港這個是非之地,樂得個耳根清靜。

旅程的第八天,我們將於早上尋訪巴黎的演化博物館 (La Grande Galerie de l’Évolution),午後參觀艾菲爾鐵塔、凱旋門、香榭麗舍大道等,黃昏時到 Gare du Nord 與豬伉儷會合,然後晚上夜遊塞納河。

經過一晚的休息,體力已經回復大半。我們一早起來收拾行李,因為今晚將會轉到另一個房間。

提著行李到了櫃台那裡。今天換了另一位光頭的仁兄,樣子和身形都像極了法國隊的施丹。不過「施丹」的英語說得不及昨天那位的好,感覺像雞同鴨講。我解釋了好一會,他才明白我們就是被安排要調房的人。其實我看見他的住客記錄冊上,早就有人寫下了這一點,只是他現在才看到而已。終於,他替我們存放了行李,取回了鑰匙,並說午後會替我們把行李拿到新的房間裡去。

我們的房租包括早餐,吃的地點就大堂旁邊,即我們昨天等候上房之處。早餐每人有兩款麵包。一款是牛角包,軟軟的像香港 Delifrance 那種。另一款是其硬無比的麵包,吾不知其名,遂稱之為石頭包。我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用手將其撕開。為了牙齒健康著想,我只吃了一半便放棄了。

吃包之外還有飲品,有咖啡、鮮橙汁及朱古力等選擇。這裡的朱古力飲品不是用熱開水來沖的,而是用鮮奶,所以特別美味。

負責早餐的工作人員像家庭主婦的樣子,只會講法語及聽懂幾個英語單字。不過這種場合,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句,加上身體語言輔助,故問題不大。

鄰桌是一家人。我們聽見那個母親用廣東話教訓年幼的女兒,搭訕方知他們也是來自香港,不過就只遊巴黎,不遊倫敦。後來,另一邊也來了兩個香港人。想不到這小小的旅館,有那麼多香港人,我還以為我們是唯一的呢。

吃過早點後,我們於 09:15 左右,從旅館出發,前往位於巴黎市東南部的演化博物館 (La Grande Galerie de l’Évolution)

這個地點距離旅館較遠,乘車的方法也較複雜。我們先從 Place de Clichy 乘搭地鐵 Ligne 13 的 Châtillon-Montrouge 方向至 Saint-Lazare,然後轉乘 Ligne 14 的 Bibliothèque François Mitterrand 方向至 Châtelet,最後再轉乘 Ligne 7 的 Villejuif-Louis Aragon / Mairie d’Ivry 方向至 Place Monge 下車。經事前計算所得,車程需時 23 分鐘。

dscn1094
Saint-Lazare 地鐵站出乎意料的現代化,竟然還有月台幕門。

加上轉車等因素,我們剛好在約定時間 09:50 到達 Place Monge 地鐵站。列車開走後,便見神人早在對面月台等候。神人習慣比約定時間提早二十分鐘到達。從時間管理的角度而言,我並不認同這種做法,但我卻敬重神人對別人的守時,畢竟早到總比遲到好。

沿著 Sortie 指示離開月台,跟神人會合後回到地面,發現自己身處一個住宅區。

查看地圖,並以指南針定好方向後往東行,不久即來到一個公園前面,如無意外便是植物園 (Jardin des Plantes) 了。

在巴黎使用地圖,是一件困難的事,因為這裡的地方名稱又長又難記,有時還會以縮寫形式出現,從上述的地鐵線方向及站名已可見一斑。所以,指南針在這裡非常重要。

幸好,我們今次沒有遇到太大障礙,順利地來到位於植物園西南角的 Grande Galerie de l’Évolution,英文應該就是 Grand Gallery of Evolution 之意。馬路的對面還有巴黎大清真寺 (Grande Mosquée de Paris)。

這 Grande Galerie de l’Évolution 是巴黎國立博物學博物館 (Muséum national d’histoire naturelle) 的一部份。博物館的開放時間是早上十時。這是費了一翻功夫才得到的資料,因為之前找回來的資料全是法文,包括官方網站所說的開放時間(附上中文翻釋以方便後來者):

Ouverture : tous les samedi de 10:00 à 20:00
開放:星期六 10:00 至 20:00
Ouverture : tous les jours de 10:00 à 18:00
開放:平日 10:00 至 18:00
Fermeture : tous les mardi
關閉:星期二
Fermeture : le 01 mai
關閉:五月一日

來到博物館門外,還未到十時,但已有一班洋人聚集,我們也就坐在一支殘破的法國國旗下面等候。

dscn1096
Grande Galerie de l’Évolution 正門。

參觀當日,博物館正好在舉行特備展覽,名為 “Dragons – entre science et fiction" (龍--科學與科幻之間),以下簡稱「飛龍展覽」。展期由本年四月五日至十一月六日,只要購買 8 歐元的標準門票,便可連同常設展覽一併參觀。

進去時,可以在門外免費借用導賞機。神人說了句 Anglais,對方便立刻奉上英語的導賞機,並以英語講解用法,原來 Anglais 就是 English 之意。讀法方面,神人告訴了我們幾條規則。首先,"an" 的讀音像英語的 “on",遇到 “i" 字轉為 “y" 字,而最後一個字母則不發音。所以若以英語拼音視之,anglais 會變成像 “onglay" 的發音。不過這僅是對於這個字而言,其他字怎樣讀法,還是不要亂猜。

因見工作人員頗為友善,於是我們也問有沒有 Mandarin 或 Cantonese。答案在意料之中,我們只是多口問問而已。

離開前,緊記要說 “Merci"(仍是重音在後),就是 “Thank you" 之意。也可以說 “Merci beaucoup",這 “beaucoup" 解作 “many","Merci beaucoup" 就是 “Many thanks" 或 “Thank you very much"。

進門時,見有 “photo interdit" 字樣。這 interdit 就是「禁止」的意思,所以 “photo interdit" 就是「禁止攝影」,其中的 “in" 也是類似英語中 “on" 的發音。

飛龍展覽主要介紹「飛龍」這一文化現象。展覽入口處有一個巨大的地球儀,球面上的不同地方,都貼上了一些龍的小模型,其中包括我們中國的龍。英文說明指出,世界上各地的文化,都曾經把不同動物的身體部份,組合成一種想像中的動物。他們稱這種想像的動物為 dragon,而中文裡面則一律以「龍」稱之。

文字又指出,在一些文化中,飛龍被認為是由 wind、water、fire、soil 四種元素組成。至於歐洲方面,傳統上的騎士都以打倒一條飛龍,作為終身的光榮與夢想。館內展示的幾套飛龍電影和動畫,都不乏人們與飛龍激烈戰鬥的鏡頭,十分有趣。

離開時,我在留言簿上畫了自己的漫畫造型,並寫下了 good work 二字。

之後,我們回到入口處,繼續到常設展覽參觀。幸好常設展館並沒有 photo interdit,只是 flash interdit 而已。這不成問題,舉機時穩定一點就行了。

館內的展覽都是清一色的法文說明,完全沒有英文。其實出發前也有點擔心,來到這裡會看得一頭霧水。尤幸有神人在,加上我對部份內容有點認識(因為很多都是我在科學堂裡面說過的例子),所以我們也就玩起估法文的遊戲,結果竟能解讀大部份的文字,真的十分好玩。其實法文也不是想像中那麼難懂。

常設展覽館最觸目的展品,要數中央大堂處的動物演化隊伍。事實上,當初把這個地方編入行程裡,皆因我在 Lonely Planet Paris 裡看到這動物演化隊伍的圖片。當時覺得非常壯觀,所以被這個地方吸引了。

來到這裡,我也嘗試找尋自己喜愛的角度,拍了一幅這樣的照片。

dsc_5725
Grande Galerie de l’Évolution 內的動物演化隊伍。

在看展覽的時候,神人問了一個問題:為甚麼人類會停止進化呢?

我想人類未必停止了進化,因為進化之慢,往往不是短時間可以看得出來。但我同時認為,人類的情況或許比較特殊:在人類社會裡,由於醫學的發達以及各種社會保障制度,弱者被淘汰的情況並不如自然界那麼殘酷。即使某基因變異削弱了某群人的生存能力,這些人仍有很大機會會被保護而生存下來,拉近了強者與弱者在生存能力上的差距,於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機制沒能有效地進行,優良的基因也沒能快速地成為主流,人類的生物進化因而變慢亦說不定。

不過大家不要罵我,我可沒有說要支持優生學,只是在討論這個現象而已。

我們一直玩到大約 12:30,在參觀過同樣有趣的博物館商店之後,便離開了這座博物館。

這裡給準備來巴黎的朋友一點建議:如果你像我一樣,對科學有興趣,又是藝術盲的話,這 Grande Galerie de l’Évolution 將比羅浮宮更好玩。有機會一定要來看看。

又到了吃飯時間,今次神人帶領我們,乘搭地鐵的 Ligne 7 南下,到四個站之遙、位於第十三區的 Tolbiac。這裡是巴黎華人聚集的地區,有很多中國餐館和食品店。不過神人還說,這裡也有不少來自越南、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地區的移民。

從 Tolbiac 地鐵站出來,沿 Rue de Tolbiac 再轉入 Avenue d’Ivry,沿路有不少中國餐館,直至到達一處綠色屋頂、像貨倉的建築物,便是陳氏超市 (Tang Frères)。

神人在過去一年經常來此補給,因為他跟我們一樣,喜歡中國的粥粉麵飯,多於法國餐。其中這間由華人開辦的「陳氏超市」,更是他的主要掃貨點。這裡售賣中國及東南亞的食品,還有中文報章呢!超市的工作人員也是中國人的樣子,令我們倍感親切。

不過,我們沒有買東西。而神人因回港在即,也沒有再次入貨。

dscn1104
巴黎第十三區唐人街一隅。

之後,我們在附近選了一間中國餐館吃午飯。這裡的侍應都是中國人,說的大多是普通話。而替我們點菜的女士,卻在說廣東話,但發音不純正,應該是故意遷就我們的。

因思念中國菜日久,菜牌上每一味菜都想吃。其中有一味是齊藍花。甚麼是齊藍花呢?詢問之後得知,原來齊藍花就是西蘭花,正合吾意。此外,我們還點了波羅咕嚕肉和腰果蝦仁。在異鄉吃到中國菜,倍感美味。而神人旅法一年,感覺比我們更加強烈,對於那味波羅咕嚕肉更是讚不絕口。

這一餐每人花費 10 歐元,約 100 港元,在這裡算是便宜了,當然不能跟香港的價錢比較。

吃飽飯,我們步行回到地鐵站,準備到我們今日的第二站--艾菲爾鐵塔。

目錄][下一篇

Advertisements

5 thoughts on “歐洲遊記 – Day 8 (1/7, Sat) (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