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文西密碼 · 歐洲之旅 · 歷史

歐洲遊記 – Day 6 (29/6, Thu) (2)


遊覽過倫敦塔外圍之後,我們再一次進入地鐵站。今次也是乘搭 District Line,不過是沿相反方向的 Westbound,到達距離五個站的 Temple。

Temple 位於 City of London 的西陲,其名字源於中世紀的聖殿騎士團 (Knights Templar)。十二世紀的時候,聖殿騎士團將此地命名為 Temple,並興建了著名的聖殿教堂 (Temple Church),亦即我們今日要參觀的景點。

從 Temple 地鐵站出來,到了河畔的 Victoria Embankment 上,東面遠處隱現倫敦塔橋 (Tower Bridge),而西南面則是國會大樓的大笨鐘 (Big Ben),原來我們正位於 City of London 跟 City of Westminster 之間。馬路對面則可見一幢英式的庭院和大宅,地圖顯示那就是四大 Inns of Court 之一的 Inner Temple。

dsc_5643
Royal Court of Justice

甚麼是 Inns of Court 呢?原來,Temple 除了有 Temple Church,也是倫敦的 Royal Court of Justice 之所在。傳統上,倫敦的律師們都隸屬於四個專業律師會之一,這四個律師會稱為 Inns of Court,除了 Inner Temple 外,其餘三個分別是 Middle Temple、Gray’s Inn 及 Lincoln’s Inn。這些 Inns of Court 在 Royal Court of Justice 附近都擁有庭院和巨宅,是律師們聚集和辦公的地方,過去也曾經作為律師的居所。

沿著 Inner Temple 旁邊一條名為 Essex Street 的小街往北走,未幾即到達 Temple 區的中心建築、位於 Fleet Street 上的 Royal Court of Justice。

dsc_5659
Royal Court of Justice 所在的艦隊街。

這裡除了有重要的司法機構之外,也是銀行密集的區域。其中有些分行的門面,比香港的半島酒店還漂亮,令我們大開眼界。

dsc_5645
華麗的銀行分行。

不過,我們沒有停留太久欣賞,一來那是別人辦公之地,二來因為我們還要參觀聖殿教堂。

其實是次的歐洲之旅,除了要踐踏英法聯軍後人的國土外,同時也希望尋訪小說《達芬奇密碼》(《達文西密碼》)裡面提到的各個場景。在小說裡,蘭登、索菲與提彬爵士,從密碼筒裡解出了以下的詩句:

在伦敦葬了一位教皇为他主持葬礼的骑士。
他的行为触怒了上帝,因为违背了他的旨意。
你们寻找的圆球,本应在这位骑士的墓里。
它道破了玫瑰般肌肤与受孕子宫的秘密。
《達芬奇密碼》第八十二章

為了找尋那個藏著「聖盃」線索的圓球,三人從巴黎逃亡到了倫敦的聖殿教堂。而整件事的幕後黑手提彬爵士,則在這裡自導自演了一場被綁架的戲。小說裡有以下的描寫:

实际上,兰登从没去过圣殿教堂,尽管他在研究郇山隐修会的过程中,曾无数次参考过有关它的资料。圣殿教堂曾是所有圣殿骑士们和郇山隐修会的活动中心,是为了向所罗门的圣庙表示敬意。圣殿骑士们的头衔,就是这座教堂赐封的。另外,《圣杯文献》也使他们在罗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有关骑士在圣殿教堂别具一格的礼拜堂里举行神秘而又奇异仪式的传说铺天盖地,层出不穷。

……

“我并不觉得奇怪,教堂现隐藏在比它大得多的建筑物后面。甚至很少有人知道它在那里。那真是阴森可怕的地方。教堂从里到外,都带有异教的建筑色彩。”

索菲惊讶地问:“带有异教的建筑色彩?”

“绝对是异教徒的建筑风格!”提彬大声说道:“教堂的外形呈圆形。圣殿骑士们为了表达对太阳的敬意,抛弃了传统的基督教十字形的建筑布局和模式,建造了这座完全呈圆形的教堂。”他的眉毛狠狠的跳动了一下。“这就触动了罗马教廷的僧侣们敏感的神经。这与他们在伦敦市区复兴史前巨石柱的异教风格,也许没什么区别。”

《達芬奇密碼》第八十二章

不過小說歸小說,要看真實的史料,還是應該參考 Wikipedia 裡的 Temple Church 條目。

對於教堂的外觀,小說裡有以下的描寫:

伦敦古老的圣殿教堂全部是用法国卡昂地区出产的石头建造的。这是一幢引人注目的圆形建筑,有着撼人心魄的华美外表,中间一座塔楼,塔楼的旁边有个突出来的正殿,教堂看起来不像是供众人崇拜的地方,倒像是一个军事据点。耶路撒冷大主教赫拉克利乌斯曾于1185年2月10日献祭与此,从此,圣殿教堂经历了八百多年政治斗争的风风雨雨,其中历经了伦敦大火灾,第一次世界大战。只是到了1940年,它才严重被损于德国纳粹空军投放的燃烧弹。战争结束后,它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重现了昔日的辉煌。

循环往复,如此而已。兰登想,平生第一次对建筑物仰慕起来。这幢建筑显得既粗犷又朴素,更容易使人想起罗马的圣安杰罗城堡,而不是造型精美的希腊帕特农神庙。不过,不幸的是,那矮而窄的、向右面延伸出来的附属建筑物却令人觉得十分别扭,尽管它在企图掩饰其原始建筑的异教建筑风格上并没起到多大的作用。

聖殿教堂被隱沒在大幢的建築物後面,從 Fleet Street 大街上看不見。穿過一道小門之後,是一條石砌小街,兩旁都是住宅。這裡的寧靜,跟外面的喧鬧,形成強烈的對比,令人很難想像兩處地方只有一牆之隔。

dsc_5654
寧靜的院落,有種與世隔絕之感。

數分鐘後,我們來到了聞名已久的聖殿教堂。

dsc_5660
從這裡進入。
dsc_5649
圓形的聖殿教堂。
dsc_5646
此處原建築被德軍炸毀。

一如所料,教堂不算宏偉,但其圓形建築卻不多見,Dan Brown 即把這些特色描寫為異教徒的標誌。教堂外是個小廣場,其中有一處地方寫著 “Lamb building stood here built 1667 destroyed by enemy action 11th May 1941″,原來是第二次世界時被炸毀的地方。

聖殿教堂的開放時間是一個謎。按之前從官方網站裡得到的資料,教堂的開放時間是每天都不同,但「通常」是下午二時至四時。然而,在寫這篇遊記的時候,官方網頁又說從七月三十日起,教堂進行內部裝修,為期至少六星期,並且 “It is hoped that from 17th September it will reopen to visit on most days from 1pm – 4pm." 而在另一個網站 Sacred Destinations 裡,卻又列出開放時間為 “Wed 1-4pm; Thurs and Sat 11am-noon and 1-4pm; Fri 11am-noon and 1-3:30pm; Sun 1-4pm"。這一點,打算參觀聖殿教堂的朋友要留意。

無論如何,當我們到達聖殿教堂時,碰巧裡面有活動進行。大門緊閉,只有參加該項活動的人可以進出。看來我們跟裡邊的十個騎士雕像還是緣慳一面,唯有從 Wikipedia 找來相關圖片貼貼。

450px-TempleChurch-Effigies
聖殿騎士雕像 (Wikipedia)

其實聖殿教堂本來就是一個宗教活動的場地,但《達文西密碼》卻改變了一切。跟我們一起「摸門釘」的一眾洋人遊客之中,就有人拿著一本 “Da Vinci Code" 一邊走一邊對照的。當然,我們也是因此書而來。只是小說裡的蘭登與索菲,從巴黎的羅浮宮來到倫敦的聖殿教堂,之後再到西敏寺。我們則反過來,早前已到過西敏寺,現在來到聖殿教堂,稍後再往巴黎的羅浮宮和其他書中提到的景點。

參觀完畢,由於尚未午膳,我們便到 Fleet Street 上的一間 Pret A Manger 找東西吃。本來看見那些三文治都已經沒甚麼食慾,不過今次竟然給我們發現了壽司,一小盤約 4 英磅。付錢的時候覺得很便宜,吃的時候才想起那等於約 60 港元。

填飽了肚子,便離開此區,到 Covent Garden 去。今次的交通工具是巴士。其實 Covent Garden 跟 Temple 僅相隔數個街口而已,走路也頂多十五分鐘,不過既然我們買了七日內無限次使用的 Oyster 咭,自然可以省點氣力,順道也遊個車河。於是,我們跳上了一輛巴士,很快就來到了 Covent Garden。途中還有幸碰見一輛英國雙層巴士的代表作、現在卻已經很罕見的 Routemaster。這車是前置引擎,後門還沒有閘門呢!香港也曾經出現外觀相近的前置引擎巴士,卻不是 Routemaster。

dscn0968
古老而罕見的 Routemaster

巧遇古老雙層巴士,其實也配合我們現在參觀的主題,因為我們重訪 Covent Garden,目的就是順道看看 Transport Museum 位於 Covent Garden 那間小店。博物館展出倫敦的交通工具發展史,但因進行重整而暫時關閉直至 2007 年夏天。作為代替品,當局在 Covent Garden 經營一間售賣相關紀念品及書籍的兩層小店。

dsc_5642
地鐵車廂。
dscn0970
此地鐵標誌已沿用一百年。

來了倫敦這幾天,我對於它的交通工具很有好感。早前就忍不住買了個地鐵標誌的匙扣,上面印有 “UNDERGROUND" 字樣。人家一個地鐵標誌也可以成為商品設計,香港的地鐵標誌也蠻好看的,不知是否有被設計成襯衫圖案或杯墊等賣給遊客。另外,甚麼時候香港也來一座交通博物館呢?目前大埔墟有鐵路博物館,不過就只說鐵路而已,而且地方又小又偏遠,資料不多,一般外國遊客都不會去。我相信,就是單以巴士為題,建一座博物館,也應該很有意思。另外,倫敦和悉尼都有人把舊戰艦、舊商船等變成博物館的,我們也可以把停在紅墈附近海旁的汽車渡輪,建成「香港海運博物館」,應該會很有吸引力吧。

註:其實也不是沒有人提出過。早前政府建議在西九興建現代藝術博物館、水墨博物館、設計博物館和電影博物館,於是就有團體建議不如建一座交通博物館。我覺得這才像樣,畢竟香港人就是沒有那種文化藝術氣息(看看香港藝術館就知道了),交通博物館肯定比較有吸引力。不過,凡是涉及西九的,都是不要寄予厚望。

除了地鐵標誌外,在 Transport Museum 這間小店裡,還有其他以倫敦巴士、地鐵等等為主題的紀念品出售,以及關於倫敦交通歷史的書籍。其中一本書講述倫敦地鐵的發展史,特別引起我的興趣(其實幾乎只要是歷史,我便有興趣)。原來,倫敦早在 1863 年時就有地鐵了,怪不得我們這幾天經過的很多站都很有「古典」味道。書中有一幀黑白的老照片,攝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德軍空襲倫敦期間,照片顯示人們躲在地鐵站月台上避難。以當時倫敦地鐵系統的規模而言,地鐵網絡內確能提供不錯的防空洞。

如果香港受到空襲,我們要躲進地鐵站裡嗎?像炮台山、鯽魚涌等深入地底的站,地方又大,用來避難似乎不錯。不過我想躲進去也沒用,因為以今時今日的導彈科技,又怎會受阻於區區幾條地底隧道呢?

我又想,今天的倫敦地鐵自然比當年更為複雜。以其現今的規模,倫敦地底恐怕早像蟲蛀一樣。不同的蛀洞縱橫交錯,會不會有一天令整個倫敦下陷呢?那些被棄用的管道,又是怎樣處理的呢?當中究竟是個怎樣光景,只有少數人知道吧。

dscn0983
Covent Garden 又見表演者。

遊完了這間小店,我們便又鑽回古老的 Covent Garden 地鐵站去,乘搭 District Line 回到西邊的 South Kensington 站,前往今日的最後一站 Science Museum 參觀。

目錄][下一篇

One thought on “歐洲遊記 – Day 6 (29/6, Thu) (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