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旅

歐洲遊記 – Day 3 (26/6, Mon) (1)


早上八時起床時,天下著雨。

今日原定九時出發遊覽到西敏區 (Westminster),先遊歷西敏寺 (Westminster Abbey) 及大笨鐘 (Big Ben) 等標準名勝,然後於十一時許到白金漢宮觀看士兵換更儀式。下午則到希提區 (City) 參觀《達文西密碼》提及的聖殿教堂 (Temple Church) 及附近的聖保祿教堂 (St. Paul’s Cathedral),再到敦倫塔 (Tower of London) 及塔橋 (Tower Bridge),約於下午六時完成行程。

可惜給早上這場雨打亂了計劃。才到倫敦第二天就下雨了,相比於澳洲之旅的晴空萬里,頗為掃興。或者這就是倫敦吧。

待雨勢稍緩,已是一小時後。倫敦早上的天氣本來就涼,下雨時尤甚,像香港的初春。不過繼續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唯有穿上防水風褸,背包套上 rain coat,冒雨出發。

到地鐵站的幾分鐘路程已使全身盡濕,幸好未有濕透,水份只在衣服表層。在地鐵站取了一份內容很不錯的免費報紙 Metro,比 AM730 和都市日報好看,結果 Metro 成了我們每朝坐地鐵時的必備讀物。

跟昨天一樣,我們在 Stamford Brook 登上了 District Line (Eastbound) 的列車,向同一條線上十一站之遙的 Westminster 進發。當我們埋頭於 Metro 的數獨 (Sudoku) 遊戲時,列車卻把我們帶到不該去的地方。原來在 Earl’s Court 站時,列車停了很久,卻沒有廣播說發生甚麼事。因見其它乘客都若無其事,故以為那是慣常的延誤。等了好幾分鐘,列車駛入 High Street Kensington 站時,才發現不對,因為我們不應該經過這個「高街」站。研究之後發現,同屬 District Line (Eastbound) 的列車,也有幾個不同的目的地,而分叉點就在剛才的 Earl’s Court。這時我們才明白,登車要留意車頭顯示的目的地名,以及站上的顯示牌,就像香港的輕鐵,不是隨便一架車都可以上的。而剛才在 Earl’s Court 停那麼久,就是給人轉車的時間。

在「高街」趕忙下車,研究 Tube Map 之後決定轉乘黃色 Circle Line,理論上可到 Westminster。不過當下一站是 Notting Hill Gate 時,我們發現再次撞板。原來我們見 Circle Line 沒有分叉路線,以為可以登上任意一部 Circle Line 列車,沒想到 Circle Line 的路線是個圈子,它不以東南西北來定方向,我們沒看清楚,不幸登上了相反方向的列車。於是,我們再一次轉車,乘搭另一方向的 Circle Line,幾經轉折,才終於到達 Westminster。

dsc_4984

出地面時剛好在國會大樓斜對面。雨停了,而聳立眼前的就是聞名已久的大笨鐘,路邊有一班南韓遊客正向著大笨鐘拍照。眼前有位當地的年輕人,穿著一套很醒目的瑩光背心及制服,背後寫著 Team leader。正奇怪這是甚麼人,便見他用一個長長的夾子夾起地上的垃圾。啊,原來是個清道夫,好像很專業的樣子。

我們順著 Whitehall (街道名稱)向特拉法加廣場 (Trafalgar Square) 出發,沿途兩旁都是大幢的歐洲式建築。在經過一個 T 字路口時,竟見兩個警察騎著馬在紅綠燈前面「停馬」!原來倫敦的馬路真是給馬行走的。雖然我們很快便會對這個情境見怪不怪,但當時那種驚喜仍是很深刻的。警察見兩個遊客在此,竟還向我們微笑。對於我們舉機拍攝,想必他們也早就習慣了。其實我懷疑,警察在鬧市中以馬代步,是出於傳統、出於表演、還是有實際用途呢?

到了特拉法加廣場前的交通交匯處,重新定位後,我們找到了 The Mall 的入口牌樓。這個 The Mall 是 St. James’ Park 北沿的一條又直又長的馬路,馬路兩旁每支燈柱上都掛了米字旗。從這裡直望,馬路盡頭處隱約就是白金漢宮了,讀者可看看衛星圖以了解地形。從這條馬路,不難想像昔日大英帝國稱霸世界時的氣勢。不過,「日不落帝國」也總有日落的時候。

步入 The Mall 不久,左邊出現一個廣場,廣場上正進行 The Queen’s Life Guard 的換兵儀式,不過因時間關係,我們沒有過去細看。沿 The Mall 繼續向前走,不久到達一處很多遊客聚集的地方,馬路上有騎馬的警察在指揮交通,那代表這裡將會有些有趣的事情發生。果然,樂聲響起,對面一條支路出現了一隊儀仗隊,不知算不算御林軍。他們手拿樂器,從支路步操進入 The Mall,然後右轉向白金漢宮進發。在隊伍前後分別有兩個騎馬的交通警察。警察穿著現代化的制服,儀仗隊卻穿著標準的紅色服飾,頭上戴著一頂像米高風的高帽子,兩相比較之下,雖然不協調,但也十分有趣。另外還有一隊穿黑色制服的,服飾比較現代,不知是甚麼角色。遊客對這一切都感覺很新奇,不過馬路上被截停下來的車輛就比較慘,因為他們要等待隊伍通過。如果香港的彌敦道每天間歇封路半小時以進行某些儀式,心急的香港人恐怕會上街抗議吧。

步操隊伍走得很快,眾遊客也要小跑才跟得上。就這樣,我們一群人在隊伍後面,小跑到達白金漢宮前的迴旋處。

白金漢宮的外觀,早就在照片上見過很多次。大閘前有很多等候的遊客,而我們則選擇先在馬路邊觀看步操經過的隊伍

不久,左邊的馬路又有遊客聚集,然後那裡又步出來一支隊伍。跟先前的儀仗隊不同,這次每人手持步槍,應該就是 The Queen’s Guard 了。

然後,又進來了幾隊小隊伍,包括穿得有點邪惡的 The Queen’s Life Guard。期間,為減少對交通的影響,每次走完一隊隊伍,警方都會放行部份車輛,但仍有駕駛者托著腮,顯得很沉悶的樣子。

十一時半左右,各隊伍紛紛步入白金漢宮前的空地,馬路上的交通恢復正常。不過,這還不是離開的時候,因為正式的儀式現在才開始。遊客不准越過鐵欄範圍,只可從外觀看儀式,於是這裡便理所當然地聚集一大批人,由馬背上的警察維持秩序。我們慢慢步行至人群後面,舉機拍攝內裡的情景。有站在前排的好心女遊客主動提出替我們舉機。那張相拍得有點震,不過我們會記得那份心意。

在此期間,我也拍攝了白金漢宮鐵欄頂端的法國百合 (French lily) 標記裝飾,那是從《達文西密碼》中讀到的標記。

之後,隊伍又操出白金漢宮,把剛才的程序反演一次。當然嘛,那是換更儀式,所以說到底,就是一班人休息,另一班人入替崗位。至於為甚麼換更也這麼大陣杖,而且每日或隔日舉行,真是英國人才知道。而且,萬一英女皇遇到危險,這些所謂的御林軍、御前待衛,是不是會騎著馬、拿著長步槍出來英勇護主呢?我推測那還是做樣子的居多。

離開白金漢宮時,我們順道遊了 St. Jame’s Park。這裡是早就計劃了的景點,原因是去探望那澳洲認識的老朋友--塘鵝。塘鵝是我們澳洲之旅的愉快回憶,不過澳洲塘鵝英國塘鵝在外貌上卻有點不一樣。

在這個公園裡,我們還見到了天鵝、水鴨、松鼠等動物。

[目錄] [下一篇]

4 thoughts on “歐洲遊記 – Day 3 (26/6, Mon) (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