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文西密碼 · 讀書 · 思考 · 文化 · 歷史

《達文西密碼》電影觀後感



電影海報

在第二次讀完小說《達芬奇密碼》之後,上周六去觀看了香港上映的《達文西密碼》電影。

由於片長的限制,電影版一如所料,把很多劇情簡化了,也有些改動和加入了一些新的元素。整體而言,改動並不多,但有一兩處改動卻十分關鍵。在 Wikipedia 裡的 The Da Vinci Code (film) 條目,早就有人寫下了小說跟電影的分別,我在這裡卻想點出幾個特別有趣之處(以下使用《達芬奇密碼》一書的譯名)。

警告:以下內容含電影及小說情節。

一、解謎如有神助

為了能在有限的時間裡講完整個故事,電影裡的主角們都變得十分聰明。本來在小說中要費很多周章才解決的問題,在電影中一下子就都解決了,簡直如有神助。而電影裡的那些謎題,也簡化了很多。不過這樣一來,原本在小說裡帶出的哲理性就淡化了。例如,小說裡第一個密碼筒裡本來還有一個更小的密碼筒。第一個密碼筒的密碼是 “SOFIA",是主角花了很長時間才解出來的,第二個密碼筒的密碼才是 “APPLE":

兰登惊奇地睁大了眼睛。“我看索尼埃才不会把事情弄得这么简单呢。”

桌上现在又多了一个密码盒,但比以前的那个更小,它用黑色玛瑙做就,一直放在前一个密码盒里。想来索尼埃肯定对二元论很感兴趣吧。两个密码盒。什么东西都成双的。双重含义。男人女人。黑中有白,白中有黑。兰登只觉得由象征性符号编织成的大网正向外撒了开去。白衍生了黑。

每个男人都脱胎于女人。

白色——女人。

黑色——男人。

– 《達芬奇密碼》第七十八章

二、信仰的改變

另外有些比較奇怪的改動,不知何意。在小說裡,法國探長法希千方百計要逮捕蘭登,目的是維護個人的聲譽及前途。對於探長的信仰,小說只提過他有一個寶石十字架的領帶夾(第四章),但電影卻指明法希是天主事工會的會員,因受阿林加洛沙主教所托,才會一口咬定蘭登是兇手。至於主角蘭登,在小說中並沒有說明其有教徒身份,反而從其言論可知,他是傾向於相信聖盃傳說的。在電影中,蘭登卻變成一個天主教徒,而且竟然在維萊特莊園跟提彬爭論《最後的晚餐》的問題,真是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三、科技感

電影版比小說更有科技感。在小說裡,提彬用書本上的圖片展示《最後的晚餐》的祕密,在電影裡卻改用平板電腦與巨型的 Sony LCD 顯示屏作多媒體演示。(Sony 乘機賣廣告乎?)

提彬拿起书,翻到中间。“最后,在我给你看达·芬奇画的圣杯之前,你先看一下这个。”他翻到一幅彩色的图片,那个图片整整占了两页纸。“我想你肯定认识这幅壁画。”

他在开玩笑吧?索菲看到的是世界名画——达·芬奇为米兰附近的感恩堂创作的壁画——《最后的晚餐》。那幅已遭风化的壁画描述的是耶稣对他的门徒宣布会有人背叛他时的情景。“我知道这幅画。”

“那就请允许我耍个小小的把戏。请合上眼。”

– 《達芬奇密碼》第五十五章

另一處例子是在倫敦時,當蘭登與索菲二人到圖書館找尋騎士墳墓與聖盃的資料時,小說裡提到他們到了國王學院圖書館的超級電腦的終端機去尋找,在電影中卻借用巴士上年輕人的手機上網。

索菲可能会使伦敦警方四处追捕雷米与塞拉斯,迫使他们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如果运气不错,甚至有可能逮住他们。但是,兰登的计划就不敢那么肯定了—— 他打算坐地铁到附近的国王学院,它因拥有所有神学方面知识的电子数据库而闻名。这是兰登所听过的最重要的研究手段。任何关于宗教方面的历史问题,只要一敲键盘,很快就会找到答案。他不知道该数据库对“一位被教皇杀害的骑士”这样的问题会提供什么样的答案。

– 《達芬奇密碼》第八十八章

四、在羅斯林教堂裡的發現

比較重要的分別在電影的尾段。蘭登與索菲在羅斯林教堂裡,發現了聖盃文件與瑪利亞抹大拉的石棺曾經待過的地下室,並且引來一班郇山隱修會(片中譯作鍚安隱修會)的會眾。然後有人告訴她,已故的館長索尼埃不是索菲的親生祖父,索菲是耶穌的後人。在小說裡,雖然有提及羅斯林教堂下傳說中的地下空間,但主角們卻沒有發現甚麼地下室,更沒有聖盃文件。反而,索菲遇見當導遊的親生弟弟,以及作為教堂主持及羅斯林監管會會長的祖母。原來當年在車禍中死亡的只有索菲的父母。為了保護親人,祖父索尼埃才決定把一家人分隔異地。更重要的,是小說沒有提到索菲就是耶穌的後人,她只是保護聖盃祕密的索尼埃的親人而已。(謝謝不雨提出修正。詳見下面的回應。)

“我和你祖父,"玛丽解释说,她痛苦到几乎要哽咽的地步:"一接到电话,就不得不做出重要决定。我们是在河里找到你父母的车的。"她抹去眼中的泪水,继续说:"我们六人–包括你们孙子孙女两个–原打算一块坐车出去旅行。不过,幸运的是,我们在最后时刻改变了计划,结果就你们父母两人去了。雅克和我听说出了车祸,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车祸。"玛丽注视着索菲说:"但我们知道,我们必须保护好孙子孙女,于是采取了自认为最可靠的办法。你祖父打电话报了警,说你弟弟和我都在车上……我们两人的尸体显然是被湍急的水流冲走了。然后我和你弟弟与郇山隐修会一道隐蔽起来。雅克是很有名望的人,所以就难得有隐姓埋名的幸运了。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索菲你作为家里的老大,要留在巴黎接受教育,由雅克抚养长大,这样就更靠近郇山隐修会,以便能得到他们的保护。"她转而低声地说:"将一家人分开是我们做出的最艰难的选择。雅克和我很少会面,即使见面,也是在最隐蔽的场合……在郇山隐修会的保护下。这个组织的规章制度,其成员总是能严格遵守的。"

– 《達芬奇密碼》第一百零五章

五、尋找聖盃的目的

最後亦是最重要的問題,是尋找聖盃的終極目的究竟是甚麼。小說只提及人們想在瑪利亞抹大拉墳墓前跪拜,電影卻加入一個現代一點的解釋:找到石棺與聖盃,就可以做 DNA 化驗,証實瑪利亞抹大拉後人的身份。

“为我们灵魂服务的不在于圣杯本身,而是它身上藏着的谜,以及令人惊叹的东西。圣杯美就美在它虚无飘渺的本质。"玛丽·肖维尔这时抬起头,凝望着罗斯林教堂,继续说道:"对某些人来说,圣杯将使他们永生;而对其他人来说,它是寻找记载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但却已经散失的文献的旅程。但对大多数人而言,我怀疑圣杯只是寄托了一种伟大的思想……是遥不可及的绚丽瑰宝,即使在今天这个喧嚣的世界里,它也能给我们带来某些有益的启迪。"

– 《達芬奇密碼》第一百零五章

那些曾被遗忘的诗句,犹如黑暗中幽灵的喃喃自语,此刻在兰登的脑海里回响着。"寻找圣杯之旅,就是希望能到抹大拉的玛利亚坟墓前跪拜的探索之旅,是想在这位被放逐者脚下祈祷的探索之旅。"

罗伯特陡然升起了一股敬意,他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它饱含了经年的智慧……轻轻地,从地面的裂口处冉冉升起……

– 《達芬奇密碼》尾聲

以上就是電影跟小說的比較有趣的分別。如果閣下還未去看電影,但又想好好欣賞電影的每一個細節,我會建議先讀小說再看電影。因為電影裡很多時沒有把劇情交待得很清楚,鏡頭只是輕輕略過。如果沒有讀過小說,會覺得一頭霧水,只能當偵探片來看。如果讀過小說,明白當中的前因後果和典故,看電影時自然有味道得多了。

延伸閱讀: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達文西密碼》電影觀後感

  1. 有涯兄,第四點出錯了。
    《達文西密碼》小說中也有說過索非是耶蘇的後人。
    因為在下看此書時正值考期,為看此書而險些被當了一科,所以記得很清楚的。以下是引文:

    兰登就这样留了下来,他站在索菲的身边。不发一言,却惊讶万分地倾听玛丽讲述索菲已故父母的故事。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俩都来自墨洛温家族–即抹大拉的玛利亚与耶稣基督的嫡亲后裔。索菲的父母与他们的祖辈,出于安全的考虑,将他们家族的姓普兰塔得和圣·卡莱尔给改了。他们的子女是皇家血统至今仍然健在的最嫡亲的家属,因此得到了郇山隐修会的严密保护。当索菲的父母死于无法确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车祸时,郇山隐修会开始担心他们皇家血统的身份是不是被发现了。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