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 文化

莊周夢蝶?蝶夢莊周?


昨晚夢見自己在科大讀書的日子,感覺非常真實,醒來時才知道是做夢。這令我想到莊周夢蝶的故事。在《莊子.齊物論》中有以下一段文字:

昔者莊周夢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蝴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意即:莊周夢見自己變成一只蝴蝶,在大自然中自由自在地飛舞,非常高興,感覺真實得不知道自己是莊周。過了一會兒,莊周醒來,發現自己仍然是莊周而非蝴蝶,又覺得很驚奇。究竟是剛才自己在夢中變成一只蝴蝶,還是現在蝴蝶在夢中變成了莊周?

中國文學作品中,對於「夢」有很多描述。唐代最後一位皇帝、著名詞人李煜(李後主),為《浪淘沙》譜上了以下的曲詞: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當中「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點出詞人對於人事變遷無情的感慨,以及對自己命運的哀歎。

而在唐代沈既濟《枕中記》一書中,則記述了「黃粱一夢」的故事,表達道家「浮生若夢」之觀點。其文曰:

廬生,途經邯鄲,宿客店中,嘆家貧,同店之道士呂翁授廬一枕,謂廬生曰:「枕之入睡可榮華富貴。」生就入夢,時店主正煮黃粱。夢中,生娶高門小姐,又中進士,官運亨通,歷官御史大夫,又為宰相十年,子孫滿堂,福祿齊全。年八十有餘而壽終正寢。夢醒之後,店主之黃粱米飯尚未熟。生感嘆人生虛無短暫。呂翁則曰:「人生之適,亦如是矣。」

夢裡不知身是客。人在夢中,往往不知道自己在做夢。我讀中學時就常常想一個問題:「真實」的世界究竟有多「真實」?「真實」與「虛幻」的分界在哪裡?會不會有一天,我一覺醒來,發現所謂「真實」的世界,只是夢裡的一個泡影?而我,可能早已是個七八十歲的老人,在夢裡回憶著年輕時的歲月。或者我像其中一個網上流傳的《叮噹》大結局中的大雄一樣,是個自閉症的兒童,所有的「真實」都不過是自己腦海中的幻想。甚至乎我可能像莊周一樣,只是一隻蝴蝶?(或者會是一隻龜?)

更有甚者,隨著電腦「虛擬現實 (virtual reality)」技術的不斷提升,在可見的將來,必然會有人生活在虛擬世界裡。當技術提升到幾可亂真的程度,以至普及於日常生活中,到時必然會有分不開現實與虛擬的問題。可以想像,到時每人都可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場境。例如某人喜歡中世紀的歐洲,他就長時間讓自己夢遊於中世紀歐洲的虛擬場境中,在那裡生活,在那裡工作,在那裡成長,久而久之甚至忘記了自己「原來的世界」。

在電影 Matrix 裡也有類似的設想。電影裡說,未來的人類只是一個「電池」。他們自出生到死亡,其身軀都被機械人操縱著,用作提取其中的生物能,供機械人之用。而機械人則為他們設計了種種「虛擬真實」的生活場境。在這個虛擬世界生活的人類,以為眼前自己所見都是真實的,甚至乎即使明白了這背後的把戲,也有人選擇繼續留在這個醉生夢死的幻象之中。這就是未來版的「莊周夢蝶」,不知作者是否由《莊子》中得到靈感。

然而,莊子與 Matrix 的作者都沒有繼續發揮下去。無論是《莊子》還是 Matrix 電影,都只提及一個真實世界、一個虛幻世界,而人們則只是迷失於兩個世界之中。但那個所謂真實世界,會不會又是另一個世界虛擬出來的世界呢?如此一層一層下去,我們或者生活在一個多元的世界之中,有無限多個世界在互相緊扣著,每一個世界都有著相同的地位,每一個世界都是某個世界的真實,卻是另一個世界的虛幻。這樣的話,所謂真實與虛幻,就變成只有相對意義,而沒有絕對意義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